本篇最後由ptc077於編輯

  第一章

  我叫葉小雨,是某市一所大學的學生。我所在的這所大學屬於『混子收容所』,

  在這裡上學的多半是想要混個幾年,拿了文憑之後出外搬磚的。

  當然,也有一部分是富二代,仗著家裡有錢在這裡找女人玩兒。而我屬於第

  一個部分『搬磚』的,我也只能是第一個,因為我家並不富裕。

  我們學校的女生,自然學習也不好,學習好的早托人轉校了。他們也分為兩

  部分,一則是富家公主,被父母逼著在學校混日子,二則想飛上枝頭做鳳凰釣金

  龜婿。

  按理來說,像我這種窮屌絲是不可能有女朋友,但世事總是變化無常,反而

  有女生對我以身相許,將第一次給了我……事情是這樣的;我呢,在我們學校也

  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平常就算是學校裡的幾個大混子也會給我『兩分』薄面。

  我們班說實在的,沒有長得特別漂亮的女生,都是長相一般般,臉上的化妝

  品塗的有城牆那麼厚,不過穿的很暴露,蕾絲什麼的都習以為常。還有一些女生

  竟然什麼都沒穿,一對兒紅潤的乳頭隔著上衣都隱約可見,但下面就不好看到了,

  只能看到一片漆黑……我們班有一個女生長得卻很漂亮;從來不會化妝,身材修

  長,可謂是婀娜多姿。遺憾的是她總是戴著一副眼鏡,穿著的很是保守,將玲瓏

  身材緊緊遮蓋,因此她的漂亮自然也無人發現。

  若問我為什麼知道,我只能說,我是我們班最賴的一個,而她卻是我的班長

  ……現在的老師學聰明了,不會自己找麻煩去管壞學生,都是讓女生管教。我還

  是那種從來不會對女生發火的翩翩君子。

  這一天,不負責任的老師剛上課就說了句『自習』然後跑了,下課都不見蹤

  影。我的班長『王秀秀』也就是我所說的那名唯一長得好看的女生,就負責班級

  裡的紀律。

  平時我是跑網吧打遊戲,從來不上課。但今天我到網吧打了幾把遊戲,被坑

  的我想哭!!!而且我說他們兩句,他們竟然站血池裡罵我,一罵就是幾十分鐘。

  哎!實在心累……所以就跑來上課了!!!

  我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心想今天老師溜了也好,省的像蚊子一樣在耳邊

  嘰嘰歪歪的講一些聽不懂的東西。正當我趴在在靠窗的課桌上假寐時,班級裡響

  起一對兒男女爭吵辱駡聲。

  我睜開眼睛一看,乖乖的!我們班長王秀秀竟然和王二虎吵了起來。王二虎

  這傢夥屬雞巴的,是見軟就硬、見硬就軟的貨色。他知道王秀秀沒有男朋友,而

  且也沒人罩著,所以此時罵的特別難聽傷人,說王秀秀是婊子養的,男生都怕她

  有病,就算是路邊的野狗都不敢上她。

  班上的同學在一旁瞪著看戲的小眼兒,聚精會神的看著,聽到王二虎說的這

  句,驟然爆起哄堂大笑。

  王秀秀聽到全班都在恥笑她,登時被氣的面色通紅,委屈是我眼淚唰唰的流

  了下來。眼神就像被拋棄的可憐小狗一樣,滿是無助與委屈。

  「王二虎你他媽夠了沒有?欺負秀秀幹嗎?你想死嗎!!!???」

  王秀秀為人挺好,比較樂於助人,我很喜歡她,整天幻想著能夠有一天能夠

  將她按在身下,用我的大雞吧好好的讓她享受享受。此時我看王秀秀這樣被欺負

  自然不會袖手旁觀,猛地站了起來,一巴掌拍在課桌上,瞪著眼睛怒指王二虎呵

  斥。

  「葉小雨,平時我王二虎敬你,不代表我怕你。我怎麼幹你鳥事?我……」

  王二虎被我當眾一頓喝罵,臉上掛不住一陣青一陣紅的,口中充大頭的說到。

  可我在他還未說完的時候,拿起我同桌的課本,走到王二虎面前,直接砸在他的

  臉上,我臉上似笑非笑的說道:「再說一句試試!!!」

  「別打,我沒事!」

  王秀秀見我為她出頭打了王二虎,慌忙從桌位上跑來抱住我的手臂。眼神望

  著我滿是感激,而且似乎還有其他東西,但我沒太注意。我的注意力全在我手臂

  上,我只感到『好軟!!!好大!!!'

  王二虎見我邪笑的問他,他便不敢再說話了;因為他知道我在學校有一個外

  號叫『鬼面人葉小雨』知道我邪笑就是準備揍人的前兆,若是再說就逃不過被狠

  揍一頓了。

  等我面帶享受的從王秀秀那兩團柔軟的奶子中醒過神來之後,發現王秀秀和

  全班的同學都愣愣的看著我,不知道我幹嘛一臉猥瑣的表情。我連忙繃著臉、瞪

  著眼向王二虎說道:「再敢欺負秀秀,我讓你從學校消失!!!」

  「脫掉衣服有多大?吃著香嗎?揉著軟嗎?」

  我暗想著說完,便轉身下意識的看了眼緊貼我手臂上隔著衣服的兩團酥胸。

  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液。王秀秀被我一看,旋即知道我為什麼一副猥瑣的表情了,

  慌忙鬆開我的手臂,垂著羞紅的臉頰,低聲說道:「放學我在樹林等你。」說完

  便垂首回到座位上。

  「啊???」

  我驚疑不定,不知王秀秀說的真的假的。因為我們學校操場南邊,有一處花

  園,花園的南邊,是一片小樹林,經常有情侶在那邊激烈的野戰。

  我知道她愛看小說,難道她要學小說之中,要對我以身相許嗎?……不要那

  裡啊!我還沒有野戰過呢,我會不好意思的!!!我腦海裡閃爍著淫蕩的畫面,

  恍恍惚惚的走回桌位。

  回到桌位之後,我打開窗戶,夏季燥熱的風吹了進來,我周圍的同學被悶熱

  的風吹過,都面帶不適的疑惑轉身看我。我不理會他們,因為我感覺今天吹著悶

  熱的風,也是那麼舒適,不知怎麼回事。

  「你和她是情侶嗎?」

  我同桌『王玉娜』也是一個蘿莉型女孩,長得還算可以。奶子嘛……目測要

  比王秀秀小上一號。我倆從高中都是一個班級,現在上大學了,竟然成了同桌。

  她很內向,看人都是躲躲閃閃,想賊一樣。比喻不太恰當,但確實是這樣,也只

  有對我時,才敢大膽一點,難得的是還會經常臉紅。

  我深深吸了口我享受著『涼爽』的空氣,向王玉娜說不是。她哦了一聲,低

  著頭不知道想些什麼。

  「我的書呢?」

  王玉娜沈思了半晌,面色古怪的看著我問道。我登時想起來,因為我從來沒

  有帶過書,今天摔王二虎的是她的。我尷尬的說等一下,我讓王二虎送來。

  她聽到我要讓王二虎撿來摔自己臉的書,面上限期一副無奈,這對於王二虎

  來說無疑是最大的恥辱,怕王二虎惱羞成怒與我發生衝突。連忙說算了算了她自

  己跑去撿了回來。對於她的純真、善良、懂事,我也習慣了,畢竟同學幾年了。

  這一天的課,我感覺上的特別慢,時間過得好像身在地獄一般,是種煎熬。

  不過好歹算是過去了。

  夏季的夜晚,最是沈悶,燥熱的氣息讓人感覺甚是難受。大多數人沒什麼事

  情都不會從宿舍出去,但今晚我心情舒爽的特意洗刷一番,穿上我平時不捨得穿

  的藍色韓版小西服,帶著一副橢圓的墨鏡。晚上帶墨鏡有些怪異,但我覺得好看。

  我舍友聽說我要去野戰區赴約,也是格外嚴肅的讓我帶著,說是碉堡了!!!

  我戴著墨鏡看著今晚的夜色,發現即使在幽暗的燈光下也是格外的黑!宿舍

  區夜間依舊人來人往,都是一對兒一對兒的情侶,走著路手還不老實的上摸下摸。

  他們看見我這副怪異打扮,紛紛側目偷笑不已。我摘掉墨鏡狠狠瞪了他們一眼,

  他們見我是鬼面人葉小雨,便嚇得快步離開。我冷哼一聲,將墨鏡重新戴上。

  走到花園的時候,由於太黑,我摘掉墨鏡,世界這才亮堂了一點。透過昏暗

  的夜色看向樹林,果然有一道俏麗的身影不安的坐在灰色木椅上等候,我連忙走

  了過去。

  我舔了舔嘴唇,俏麗身影果然是王秀秀。而且她今天沒戴眼鏡,還特意打扮

  一番,長髮披肩,穿著一件白色緊身稍長的米白色襯衣,領口開了一點,奶子似

  漏非漏,看著很是讓人想撕開揉捏她的奶子。

  最為惹眼的就是她下身竟然穿著黑色緊身短裙配,修長帶有肉感的玉腿,被

  肉色絲襪緊緊包裹,看得人心癢難忍口水直流。

  我下身不由得有了動靜,王秀秀聽到腳步聲,緊張的轉身,見是我這才舒了

  口氣。我奇怪的看著她面頰羞紅,雙手拉著衣角。我心想這有什麼可含羞的,難

  道是想到要和我在這浪漫的夜晚交戰一番,激動的了?

  我按耐住下身的蠢蠢欲動,走到她旁邊,輕身坐在灰色木椅上,眼角不經意

  間掃到她臉紅的原因。原來是有人野戰地點選的不太好,從灰色木椅邊就能看到

  兩道光溜的身影纏綿在一起賣力的抽插。

  而且耳邊還能聽到男人若有若無的急促粗重喘息和女人的忘情呻吟聲。我看

  到這樣的一幕,也不免有些尷尬,但我的欲火也隨之膨脹,下身的雞巴將褲子高

  高的頂了起來。

  「你來過這裡沒?」

  看她沒有想說話的意思,我便找話題的開口說道。嘴上說著,我將手悄悄的

  放在她圓潤的大腿上上下撫摸。她的腿隔著肉色絲襪都能感到光滑細膩,摸的我

  心中一陣蕩漾。可我剛放上,還未摸幾下她就登時緊張起來,身體緊繃、呼吸急

  促。

  「陪……陪我去逛街吧!」

  她眼神慌亂的緊張開口,將我的手從她腿上快速拿開,逃也似的站起來就走,

  絲毫不給我一點選擇的機會。我看她這樣,心裡一沈火熱的心像是掉進了冰窖裡;

  今天算是瞎了!約戰沒約成,反而要陪著她在這悶熱的夜晚逛街,逛完肯定是各

  回各宿舍。

  「這麼晚了還出去啊?小心點安全。」

  我心情低落到了極致,無精打采的垂著腦袋跟在她身後。不久便走到了鐵欄

  門口處,看門的大爺站在門口的昏暗燈光下,面目慈祥的說道。我擡頭對大爺強

  笑了一下,說放心吧大爺沒事兒的。

  「呦!是鬼面人葉小雨啊。這我就放心了,交女朋友了?出去可別惹事啊!!!」

  「……」

  我竟不知道該怎麼說話,寶寶心裡苦啊!想不到看門的大爺都知道我鬼面人

  ……雖是夜晚,校外並不寂寥孤寂。一對對兒的情侶親昵曖昧的走在路燈通明的

  馬路上,馬路邊各種小攤小販比比皆是,喊賣聲不絕於耳,很是熱鬧。

  還有一些年輕女生穿著十分暴露,幾乎全裸。臉頰上畫的十分妖豔,手中夾

  著香煙,笑容妖嬈的向走過的單身男生低語輕談。

  更有甚者竟然拉著一個戴眼鏡的男生的手放在自己僅隔一層衣服的奶子上輕

  輕的摩擦,然後又緩緩向下慢慢移動。這樣的舉動惹得那名眼鏡男雙眼都要噴出

  火來,鼻孔裡勃勃的鮮血直流,不時便被穿著暴露的女生拉走了。

  我晚上一般情況下都是呆在網吧或者宿舍,從不閒逛,沒想到現在的小姐竟

  然這麼大膽的拉客,而且竟然還是這樣的無恥。我胯下雞巴登時再次豎了起來,

  腳下不知覺向一名穿著淡紅色蕾絲睡衣,長相清純身材玲瓏的女孩走去,想要嘗

  試一下她們究竟是多麼無恥。

  「葉小雨,你幹嘛去???!!!」

  可我剛走兩步,便聽到王秀秀的一聲怒喝。我連忙止住腳步,尷尬的輕咳一

  聲,遮擋住明顯高高鼓起的褲襠,正色的說道:「她們太無恥了,光天化日之下,

  竟然敢這樣,我想要『教訓』她們一頓,讓她們吃點『苦頭』。」

  王秀秀面色羞紅的瞥了我一眼,不知聽沒聽出我話中之話,繼續向前走去,

  我歎息一聲只好上前跟著,不過我突然想到,讓我陪她出來逛街,是不是可以摟

  著她的腰走呢?我邪笑一下,快步跟上伸手非常自然的攬住她的腰肢,眼睛偷瞄

  她的反應。

  王秀秀被我突然的攬住腰肢,腳下微微一頓,臉色更是通紅,默不作聲的低

  著頭繼續走路。我暗籲了口氣,沒掙脫就好,這一趟算是沒白出來,有點兒進展。

  不時,王秀秀的表情便自然了起來,時不時的看起路邊木架上的小商品,而

  且還會向我說一些開心的事。

  從她的語言中,我聽出,她似乎是單身家庭,只有一個父親。家裡也很貧窮,

  最讓我在意的是,她說她想要讓她父親不再勞累,不再是有病無錢醫、有錢不舍

  花。她這樣說,無疑是說她想要過有錢人的生活。而我家也是這樣,雖然我父母

  身體健康,但家裡也不富裕,她想要的我給不了她。

  她似乎今天很開心,走到路攤盡頭之後,拉著我向另一條街走去,說是要讓

  我看一下她最喜愛的一件東西。

  我當然欣然接受,這證明她為我打開了心扉,但又有些擔憂;這條街不比剛

  才那條街,剛才那條街上的商品,無論是衣服、首飾也只是幾十元就可以搞定。

  而這條街隨便一件衣服、一件首飾,都要上千塊,足足是我幾個月的生活費啊!

  不久,她拉著我來到一家金碧輝煌裝扮豪華的首飾店,年輕美女身著白色職

  業裝,領口系著紅色領結的年輕美女店員向我倆問好,我嘿嘿一笑,和王秀秀走

  了進去,看到玻璃櫃檯中光芒四射的首飾,我不禁膛目結舌,裡面有金鐲子、金

  項鍊、各種鑽戒……隨便一個標價都是幾千、上萬,最便宜的一條銀質項鍊都要

  八百多塊……「知道我最喜歡的是什麼嗎?」

  王秀秀笑容甜美的看著我問道,我登時心虛不已,手心都有汗水流出,弱弱

  的問她是什麼。她拉著我來到一個單獨的櫃檯,指著一條銀質項鍊。

  我看向這條銀質項鍊,做工很是奇異像是幾條髮絲編織而成,又用一顆小拇

  指大小的鑽石點綴,鑽石邊緣則是黃金的心形邊框。我不僅感歎這條項鍊的精細

  做工,更感歎這條項鍊的價格『兩萬八』。

  我面色尷尬這個鐵定是買不起的,除非我賣血……也不知道我的血有多少,

  賣了夠不夠買這條項鍊的。或者是賣腎?王秀秀見我的表情,便笑了起來,說道:

  「不是讓我賣,只是很喜歡它,因為我母親生前也有一個這樣的項鍊,不過在她

  生了一場大病時,被父親賣掉了。」

  「先生,這條項鍊現在打折,只需要一萬兩千三百零六就可以了哦!」

  這家首飾店的店員長得不僅好看而且還很聰慧,見王秀秀說著眼淚在眼底打

  轉兒,便趁機甜笑著說道。我看著店員說著連連給我示意,我當然懂得買下這條

  項鍊,肯定能讓王秀秀開心的對我投懷送抱了,可它的價格也讓我開心的落淚。

  看著王秀秀睹物思人,傷心的落淚,我喜歡王秀秀,心裡自然也不好受。片

  刻之後,我皺著眉頭,心下一狠,轉身眼神堅定的捧住王秀秀的臉頰,盯著她的

  眼睛,柔聲深情的說道:「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說完之後,我便轉身走出了首飾店,拿出手機給我幾個朋友,讓他們務必給

  我籌出一萬兩千塊出來。

  我朋友有錢的不多,聽到這個數目,被驚了一下,聲音都提高幾分的又問我

  多少,我凝重的重複了一遍。他們問我幹嗎,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我讓他們不

  用問那麼多,我知道若是讓他們知道我為了買條項鍊討好女孩,他們鐵定不會給

  我湊出來。但若我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們肯定會湊出來。

  我掛完電話,轉身正要重回首飾店,卻發現王秀秀已經出來了,站在我的身

  後,雙眼淚汪汪的凝視著我。

  「等一下就能給你買了。」

  我不知道她怎麼淚汪汪的,或許是還未從睹物思人中恢復過來。我淡淡一笑,

  捧著她精緻的臉頰親昵的說道。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為什麼???」

  沒想到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緊緊的抱住了我的腰,哭泣著問道。

  「不要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我感到了她的一對兒大奶子緊緊的貼在我的胸口,我的雞巴也同樣貼在她的

  下身,可我此刻的思想卻毫無淫蕩的思想,只是覺得心裡此刻非常寧靜,貪婪的

  嗅著她的發稥,輕輕用手撫摸著她的長髮。

  不知怎地,天空竟然在這時飄起了濛濛雨滴兒,我倆站在昏暗的街道上緊緊

  擁抱。我擡首望著濛濛細雨,由衷的感歎:「好浪漫!!!」

  王秀秀也止住了哭泣,輕輕點首,同意我的看法。我心裡暗喜,從今往後王

  秀秀就是我的了。我的雞巴也在這時起了反應,一點點的膨脹起來,直挺挺的頂

  著王秀秀的花草之地。

  「我操,他媽的!!!」

  王秀秀不適的扭動了下屁股,似乎沒感受到我的大兄弟正怒氣衝衝的頂著她

  的花草之地,要不然按照她的性格肯定掙脫出我的懷抱。而我在這時突然大罵一

  聲,因為雨竟然他媽的『嘩嘩』的下大了。

  我倆狼狽的跑到首飾店裡,雨水下的非常急驟,僅僅這麼一小會兒的功夫,

  我倆便被雨水淋成了落湯雞。而王秀秀穿的是白色襯衣,此時被雨水淋過之後,

  緊緊的貼在身上,胸罩都能夠看得一清二楚,整個窈窕胴體一覽無遺。

  我雙目圓睜的看著,鼻中『呼呼』的喘著粗氣,下身雞巴更是堅硬的直立。

  這時,首飾店裡的一名店員輕咳一聲,我回過神來。見她似笑非笑的打量著我高

  高鼓起的下身,我登時一陣尷尬,連忙用雙手遮住。

  尷尬的輕咳一聲,見雨水沒有停歇的勢頭,便向王秀秀提議去對面賓館休息

  到雨停了再回宿舍。王秀秀竟然沒有拒絕,當然也沒同意,算是默認了,我登時

  心花怒放,冒著雨拉著她向對面的一家賓館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