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下午,我到女友DIMI家里去玩,她住在虹口区的一个弄堂里。

    根据门牌号,问了十几个人,七拐八绕的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家,这是一个老式的合院,共三层,住了十几户人家。

    到了她家楼下,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我说话声音有点大,我向楼上看的时候,竟然有好几户人家开了窗户向我张望。

    “奶奶的,有什麽好看的。”我轻声地嘀咕着,估计只有我自己能听到。

    “不是看你好吧!我朋友今晚要来玩,再说一个大男人还怕人看呀,吃粮!”我闻声向上一看,是三楼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在冲我嚷嚷,显然她听到我说的话了。我操,不会吧,她还是人吗?这麽远那麽小的声音她也能听到。我真的大吃一惊,再不敢发出声音来了,就装作没听见,爷很大度的,从不跟女人较劲 。说话间,女友DIMI已经屁颠屁颠的下楼来接我了。

    一见面,她就拉着我的手,边走边轻声说道:“十来天没见,想死我啦。”

    “是不是春晚小品看多了吧,这开场白是跟冯巩学的吧。”我逗她。

    “去你的,那猴子我才不跟他学呢......。”说着还捏了一下我的手,我也还了她一下,小手热乎乎的,根本没有大冬天的感觉。

    说着说着,我们很快就来到她家房子门口,门洞黑乎乎的,也没有灯,楼道上一个不大的窗户,透进些许微弱的光线,勉强够她用钥匙打开门的,我们开门的时候,对面住户的门打开了,探出一个人来,我认得就是刚才那个听力特好的女子,批着一头长及腰下的秀发,拖着一双露脚趾的棉拖鞋,一身红白相间的花睡袍根本掩不住她那曼妙的身材。单看那脚趾头就好比是白玉玛瑙精心雕饰而成,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她瞥了我一眼,冲着我女友叫到,“喂喂,你过来下呀,来,过来,我有话跟你说!”神神秘秘的样子,妈的,XX女人说话就是没礼貌,有什麽话不能当我面说的?我也懒得理她了。就随意冲她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了。平常要是碰上这麽样正常女人的话,口水都能把她淹死。

    我女朋友刚要换鞋,听见她说话,回头一看,说道,“哟,林姐呀,什麽事呀......噢......好的吧,就来,等下啊......。”女友似乎不情愿的样子,却又不好意思 拒绝,就让我先进去换鞋进去屋里,还顺手掩上门。

    我换了鞋,等了几秒锺,没听见她们说话声,就凑到猫眼上看了下,就见那个叫林姐的贴在我女友的耳边,也不知道她叽咕些什麽,逗得女友格格在笑,还一边直摇头。不好意思的一把推开她,笑着走过来,我看到猫眼中,林姐变形的脸庞歪了歪,眼睛望向我,好像还暧昧的挤了挤眼睛!好像她看见我似的......

    我心中一哆嗦,赶紧转身向房里走去。

    女友家里面积很小,有一个很小的客厅,仅能放下一张三人座的小沙发,沙发左侧是卫生间,右侧是卧室,对面是个厨房连餐厅,大约十来平米吧。听女友说 过,这是她的单身公寓,是她自己租的,2500大洋一个月。

    等女友进来的时候,我已经完全了解了房型构造,其它没什麽说的,主要是炮房女友收拾得很好十分干净利落,一张两米宽的大床,相信足够我折腾她的了 。关好门的女友,鞋都没换,就饿狼似的扑向我,一把搂住我的脖子,香吻就送了上来。妈的,我还没来得及放好手机,已经被吻得差点咽了气。好歹哥是从性 吧泡出来的,久经沙场,什麽阵仗没经历过?

    我机智的调整了下情绪,做了个深呼吸,热烈的呼应起来,时而吸、时而渡、时而搅、时而吹、时而插,不一会就已经把女友弄得晕晕乎乎了,很快地,她就举手投降了。TMD,跟我玩,玩死你。我暗自得意洋洋,又狠狠的亲了下她额头,这才作罢。

    过了好大一会,(起码有十来秒吧)女友缓过劲来,不舍地说,“你真是我的冤家,被你一吻......人就发飘......”

    “我还没过瘾呢......。”我并毫不谦虚地说,并显出很关心她的样子,温柔的用手抚摸着她的短发,这可是目前最流行的款式。

    “今晚给你做最爱吃的,行了吧?保证让你过瘾咯......呵呵......”这个来自浙江的小浪蹄子,不仅人长得白白嫩嫩,小巧玲珑的,一手厨艺真不是盖的。这是我喜欢她的最主要的原因,男人天天在外混,各种各样的人物都要打交道,这个营养是动力源泉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果然,女友拿出绝活,我帮忙打下手,时不时还赞叹几句。这里插个科打个诨,“要的美人归,先得美人心,”大多数女人就喜欢你跟她一起做事,要不然她的能耐你哪里能知道呀,她的好你怎麽会懂?这是跟床上功夫相匹配的。床上看男人,床下也要看男人,做男人真的很不容易的。(同意的 鼓掌——鼓掌的都不是人——是超人)经过女友短暂的努力,和我精心的配合,精致的饭菜就摆上桌了,香喷喷的椒盐排条,红通通的糖醋鱼上放了几根芫荽,外加一盘青绿绿的西兰花。还放了 瓶上海老酒,装了两碗白米饭,中间还放了红彤彤的小樱桃,热气腾腾的,一看就很有食欲。会联想的男人还会很有性欲,这两碗饭难道不像两只极品的玉乳吗 ?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我们秋风扫落叶似的,吃完饭菜,喝完老酒,就算是酒足饭饱吧。(哥不是自夸,哥永远不怕失业,实在不行就去应聘陪酒员,绝对胜 任)俗话说,温饱思淫欲,女友忙了这麽久,爲的是什麽呀,还不就是这一口嘛。等她收拾完毕的时候,我早就吃了颗“神枪手”,躺在床上在等她送死呢......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眼前麻烦。就在我准备就绪,看看就要一展雄风的时候,停电了,整栋楼都停电了。

    “怎麽会这样呀......”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女友气愤的叫道,“已经好久都没停过电了。”

    我说:“没事呀,点个蜡烛嘛,更有浪漫氛围呢。”

    “没有呀,就是有也找不着了,真是的,这个破地方。”知道女友这麽说是爲了安慰我,我就提醒她:“没关系的,没有让我去买吧。”

    “不要,你就躺在床上吧,我去买吧。”女友体贴的很,说的话正和我意,因爲我实在不敢出去,药效已经渐渐显现。

    我关心地说:”那好吧,你拿着手机照着走,路上小心点呀。”

    女友答应着,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照明,摸索着换了鞋,就听咣铛一声关好门,“咚咚咚”地下楼去了。

    正好趁此机会,我要闭上眼睛养养神,昨晚和女网友畅聊到淩晨3点多锺,现在还真有点困了。 我拉过被子就盖在身上,很快就打起轻酣来了。(一般不打 呼噜的,只有特别困时才会这样的,相信这个你懂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就感觉到有一双小手抚摸着我的脸颊,有点凉,影影约约的感觉是女友回来了。

    “外面天气还是蛮冷的吧,进来吧.......暖和暖和先!”我拉住她的小手,掀开被子就把她拉在身边躺下,然后小心盖好被子,接着问她,“还冷吗?”

    她没有应答我,只是感觉到娇躯有点抖擞,我越发的有点不好意思,怜爱打心眼里油然而生。使劲的搂紧她。十多天不见,感觉她似乎胖了些。这年头,人活动少了,很快就会发胖的。我就是这样,所以我就坚持天天锻炼身体,身体绝对是日屄的本钱,没有强健的身体,一切都是空谈。

    很快的,被窝中的佳人似乎暖和多了,她的手开始上下摸索,其实是轻车熟路,直奔主题,隔着裤子一把就抓住我下面那话儿,撩的我欲火上攻裤裆的帐篷更加高高顶起,她熟练的用手拉开拉链,上下一拉扯,粗大滚烫的肉棒像弹簧似的蹦了出来,她嘤咛一声,显得兴奋异常,技巧的套弄起来。

    “哦.......好爽呀......”女友十多天不见,手上的技巧更加娴熟老练了,套捏旋搓捻,我禁不住叫出声来。

    她轻轻的挣脱我的拥抱,坐起身来,小手却始终没有离开过肉棒,一直攥在手里,并用她特有的高超技巧套弄着,这小妮子什麽时候学的技术,我越发喜欢了。

    这时,她慢慢下移,并开始俯下身去,我突然感觉到龟头上传来一股热力,“啊”,她开始用舌头轻轻的舔舐着我的大阴茎,时而从下向上,时而从上向下,时而快时而慢,时而用牙齿轻咬,时而用嘴唇上下套弄,时而深些时而浅些,感觉大龟头深及咽喉,被几块喉肌紧紧包裹,那弹性十足的喉肌还会无序的蠕动......一 波波快感像电流似的遍传全身,我几欲失控,赶忙匆匆抽出人间利器,可不能这麽早就丢盔弃甲啊,可也不由暗暗赞叹女友进步神速,真是今非昔比。

    我凝神聚气,气沈丹田,运用锁精大法,缓缓控制住了情绪。黑暗中,双手摸索着反击目标,嘴巴边问她:“小骚精,怎麽不把蜡烛点亮呀?”要知道说两句话缓解下心情,是主要目的,有没有灯光并不那麽重要,女人这身体构造,对我来说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说话间。我已经找准方位,三两下就解了女友的衣扣, 心里不禁暗暗嘀咕,NND,什麽时候回来换成棉睡袍了,明明是拉链衫的嘛,我也难得想这些了,此时的我,双手已经沿着细长的脖颈,摸索到高高耸起的双峰, 我的天,难怪她会觉得冷呀,睡袍下只有一个胸罩,我快速的用手向下探去,乖乖侬的咚,真空啊!我有莫名的兴奋起来,大肉棒“噌”的一下又硬了一截,直挺挺的杵在她的光滑的小腹上,她”嗯“的一声,显然是已经感觉到我的威猛,身体矫情的一扭一蹭,这一扭一蹭不要紧,直蹭的我酥酥麻麻的好不舒服。我不禁轻 哼一声,腹部微微一收,双手绕到她的背后,一挤一错,已经麻利的解开了她的胸罩搭扣,就感觉到面前一对玉兔般的双乳”腾“的蹦了出来,我真是傻了,这十 多天不见,连这宝贝也升级换代了哇!

    此时的我不敢怠慢,如此精彩的场景,也容不得我多想,我运用起轻抚轻揉轻压轻捏轻转轻弹的玩乳神技,下面擡起腿分开她的双腿,她的真空装倒真是省了我很多事,我没费多大劲就已经用大腿压到她那块肥沃的土地上,上下有节奏的摩擦着,她受到我左右逢源、上下夹攻,再也控制不住了,发出了急促的喘息声 ,继而又发出淫靡的呻吟:“啊......哦.......哟西......哟.......”“哼啊......唷......哟哟哟.......哟哟哟......唷唷......唷唷......快乐的叫声此起彼伏.......

    妈的,这是什麽声音,我从没有听过,这更加刺激着我的兽欲,我身不由己地加快了运动速度,同时还加大了动作幅度,很快地,我就感觉到我摩擦她肥穴的那个裤腿湿了一大截,凉嗖嗖的怪难受的。

    ”湿了,湿了,这不行呀,哥明天还要穿这裤子上班呢,“我冲着动情的她发出轻吼。果然动情的小骚娘子乖乖的很听话,她摸索着解开了我的裤带,我配合着她拱起人桥,她轻易地就把我裤子连裤衩一脱到底了,真是高手啊,做事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丝毫不影响性情发展,没等我拱起的人桥完全放下,她随手就扯住 了我的命根子,又使出她的让人销魂的绝招来,我不敢含糊,一只手沿着已经被我军占领的361高地滑下,顺着肚脐下面光滑平整的小腹,直奔她的”根据地“而去 ,越过短短的稀稀拉拉的茅草荒原,稍微向下一点,就碰到一枚乳头大小的肉粒,我轻轻的用手抚弄着,身下的女人伴随着我的动作,身体一阵阵的轻颤不已, 我的手指神功此时发挥出巨大的威力,直弄的骚娘们紧握大肉棒的手都抖抖簌簌的,我又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意感觉,今晚的收获真是巨大呀!我中指下移,跨 过已经淫水泛滥的长河,”嗤“一下就顺利的插进一个幽幽的洞穴中,妈呀,这是一口深水井!我左右前后肆意地抠摸着......女孩浑身轻颤,已经发不出声来,我看 看火候已经到了,大鸡巴一翘一翘的,好像要挣脱出来自谋出路的野马,昂首高冲,勇往直前。

    我轻轻地将已经绵软的女孩平放在床上,毫不犹豫的爬上她的身体,紧握住这只几乎不受控制的”小野兽“,运用旋转研磨的功夫,揉按她的高高凸起的肉核 ,又在那眼深水井口停留片刻,她感觉到热乎乎的肉棒悬而不落,似碰非碰的,十分难受,挺着屁股向上直凑,我故意跟她玩起猫抓老鼠的游戏,一逗一逗的撩拨她,一会功夫,她就大口喘着粗气,真是我见犹怜,我用滚烫的龟头顶在她的阴核上,烫的她又是一颤,我硬是用威武的大肉棒压下她向上到处追逐的肥臀,稍加瞄准,便不假思索的”扑哧“一声直插而下,大肉棒深深的陷入肥美多汁的肉屄中,明明是三九寒冬,里面却是温暖花开的宜人季节。久经沙场的威猛的大肉茎,也有它温柔多情的一刻,它在贪婪的享受着这绝美的味道,身下的动人的胴体此刻也一动不动,她已完全丧失了抵抗的能力,恐怕连生死都愿意交给我主宰了,我稍作停留,便按照我的节奏开始操起这个肥美的骚穴,激起一阵阵淫欲的浪潮,溅起的淫液沾湿了茅草荒原,顺着玲珑的沟壑流向遥远的地方而去......

    此刻我狂放的大鸡巴,一刻不再停留,不知疲倦的驰骋在草原下的肉穴中,仿佛是一代杰出的旷世枭雄横空出世,看着身下快乐得不断扭动的娇躯,感受着外送内紧的美穴一阵阵抽搐,规律的律动后一股热乎乎的阴精喷向兀自快速抽动的肉棒,我不禁被烫的一激灵,强烈的快感像电流似的快速充斥全身,自豪的征服感使我怒吼着,大鸡巴像装了高速马达,不讲任何章法规则,疯狂的抽插着还在抽搐着的美穴,说声迟,那时快,我龟头一阵酥麻,鸡巴像刚引爆出发的火箭般,一插到底,深深的顶进美人的子宫颈中,酝酿已久的阳精像火山爆发般喷射而出,毫不费劲的将我的万子千孙送进营养丰富的温床......

    我俯下身体,紧紧的压在身下香汗淋漓的动人胴体,她散乱的长发淩乱的铺洒在身下,散发出阵阵沁人的香味。明显地感觉到她的双腿仍在不自觉的抖动着......

    忽地,她竟然一反常态,从我的身下溜了出去,那一刻,就像条抓不住的鱼儿似的。簌簌的声响中估计她在穿衣服。我顺势趴在床上喘息着,充分的吸收着弥漫在空气中的香艳美味,直到一声清晰的门响,才把我又拉回黑暗的现实中来。”DIMI,DIMI......我连叫数声,没有人应答,不禁觉得奇怪,这小妮子怎麽回事呢,又跑出去干嘛呢?我本想起身出去看看,想到黑灯瞎火的,还要穿衣服,就又转身钻进被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黑暗的房间让我很快理清思绪,爲何感觉这麽奇怪?依稀中记得自己曾触摸到一缕缕长发,可女友是短发呀。那门又是怎麽开的呢?她出去时明明是关好了门的,爲何她始终一句话没有说呢?下午那个林姐到底和女友说些什麽话呢?我越想越怕,不禁汗毛直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就在这时,门咣当一声开了,就听女友DIMI大声叫道,“我回来了......我脑中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她下面说的话我都听不到了。

    第二天,我们就搬离了这个阴气森森的弄堂,可那香艳的感觉始终荡漾在脑海中,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