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大家好,我叫小韻,這裡要說說自己的故事。我身材瘦瘦高高的,皮膚也很

白皙,算是大家俗稱的美少女。惟獨我的胸部實在不算大,只有將近B罩杯的小

奶,而且,我的乳頭還算蠻大顆的,又很敏感。



常常在搭公車時,我的小奶不經意地跟人擦擦碰碰,都會讓我產生彷彿觸電

般快感,小穴穴都很不爭氣的流出水水來,害我一到學校都得先跑趟廁所,將我

小妹妹上的淫水擦拭乾淨。



其實會這麼敏感也是有原因的。我家只有爸爸和弟弟還有我三個人,媽媽先

上了天堂當天使守護我們;然後在我國二的時候,弟弟當時還小五,家裡發生了

一連串改變我生活的事情。



記得那天大颱風天,刮風下雨又閃電,加上這一帶又停電,我們姊弟倆嚇得

要死,而爸爸因為工作忙碌,幫我們點個蠟燭陪我們一下子以後,就自己回房間

先睡了,剩下弟弟和我兩個人聽著外頭風雨聲夾雜著閃電,就是很難睡得著。



後來又突然雷聲大作,弟弟嚇得躲到我懷裡,儘管我自己也怕得要死,可是

弟弟這樣的動作激起了我當姐姐的使命感,我也心疼地抱著他的頭跟他說:「小

弟別怕喔!有姐姐在,不怕不怕。」



就著樣我摟著他,聽著外面風雨作響,卻似乎沒那麼害怕了,然後迷迷糊糊

的慢慢地睡著。睡著睡著忽然覺得胸前癢癢的,似乎是我的乳頭被人吸吮著,原

來小弟不知道什麼時候解開我史努比睡衣胸前的釦子,掏出我的小乳房,對著我

的奶頭吸吮著,像是小北鼻在吸著媽媽的奶那樣。



這讓我想起小弟小時候愛跟媽媽撒嬌,都跟媽媽討奶吃,然後又開始想念起

媽媽,這樣的夜晚要是可以抱著媽媽睡覺就不會這麼怕了。那時候的我大概知道

什麼是做愛,也知道女孩子的身體不可以這樣讓人亂碰,可是當下我只覺得想疼

惜我這可愛的小弟。



我摸摸他的頭要他不可以太用力吃,姐姐會痛。弟弟似有若無的點點頭,專

心地用嘴吸著我的奶頭,手指也開始玩弄著我另一邊乳房。我的兩個乳頭被小弟

摸得腫脹堅挺了起來,一種酥酥麻麻的快感充斥著我全身。我沒有阻止他撫弄,

只是溫柔的摸摸他的頭,默默地忍受著,直到小弟睡著了,我才將衣服拉好。



這時電力供應好像正常了,晚上的時候就已經很想上廁所,只是苦於停電不

敢去,現在終於可以上了。到了廁所,我拉下內褲,坐在馬桶上,忽然看到我的

內褲底部整個濕濕黏黏的,然後腳打開看了一下我自己的小妹妹,原來那邊整個

濕淋淋的,稀疏的陰毛都沾滿了自己小穴流出來的水水。



我伸出手指沾了點小穴流出來的水水舔了一下,沒什麼味道,還有點酸甜,

這才意識到原來我這些水水是班上男同學所說的淫水,據說這是女生想被男生幹

的訊號,難道我剛剛有想被男生插入的感覺嗎?現在回想起剛剛小弟吸著我的乳

房的感覺,我的小妹妹好像又抽搐了一下,身體又開始熱了起來。



接著想到要檢查一下自己的胸部有沒有被小弟吃壞,解開了睡衣鈕釦,仔細

地看著自己的胸部。那年紀的我的胸部開始微微的隆起,而且乳頭已經很明顯的

變大顆了,認真的比較一下還發現剛剛被小弟吃著的左邊奶頭相較於右邊明顯的

腫脹著。



我輕輕的用雙手碰了一下自己兩邊的乳頭,忽然又感受到了那種說不出的酥

麻快感,不只是自己腫腫乳頭,連下面軟軟熱熱的小穴也有點抽搐著,而且又流

出來更多剛剛我舔過的水水。心裡有點嚇到,趕快尿完接著擦拭乾淨,就回房間

睡覺了。



隔天放學回到家裡,爸爸打電話回來說會晚點回家,要我盯著小弟洗澡做功

課,我答應了爸爸之後,便回到房裡換上居家的衣服,當然也脫下內衣,那時候

剛開始穿內衣沒多久,其實很排斥那種拘束感,但是自己的乳頭那麼明顯,也不

敢只穿著小可愛。



不過回到家之後,通常都會馬上脫下內衣,讓自己不那麼不舒服。和弟弟吃

過飯之後我就招呼著小弟要他一起洗澡。那時候還很習慣跟著小弟一起洗澡,可

能身體從小就這樣互相看著,讓我對性也沒什麼特別的意識。當然小弟也會好奇

地要我把腿打開,讓他看看我的性器官,我就讓自己像是標本一樣,讓他摸摸看

看探索一下人體。



不過除了這些,小弟似乎也沒其它想法,只是單純的好奇而已,就像我也會

把玩他的小雞雞一樣。然而自從昨天發現自己小穴開始會流水了以後,心裡就多

了點奇怪的想法。而小弟還是像往常那樣,沒什麼變化。



接著我把小弟的衣服脫光了之後,自己也脫去身上的衣服,然後小弟突然把

臉貼上我的乳房,對著我的乳頭吸吮,我整個人差點站不直了。



「齁,小弟你壞蛋!都幾歲了還愛吃奶!害姐姐差點受不了。」



「可是姐姐的奶奶好好吃呀!軟軟的又QQ的,姐姐,再讓我吃一下好不好

嘛?」



被自己可愛的小弟這樣撒嬌著,我也不忍心拒絕他,只好忍耐著讓他多吃幾

口:「不可以吃太久喔!趕快吃一吃然後快點去洗澡,免得感冒。」接著把小弟

摟在我懷裡,閉著眼睛讓小弟享用我的小乳房。



小弟的嘴巴忙碌的在兩個乳房間來來去去,我靠著浴缸盡量的忍耐,不讓自

己叫出來。可是,我明顯的感覺到大腿根那裡又流出了滑滑黏黏的液體,只好夾

緊大腿,不讓小弟發現大腿內側水水流出來的痕跡。



「小弟吃夠了沒?快點洗澡了,會感冒。」我發現自己快忍不住了,只好打

斷弟弟,讓他停下來。弟弟小小抱怨了一下,不過為了怕著涼,我也只好拿出姐

姐的架子,幫他快快的洗好澡。



幫小弟洗好之後,就叫他先出去吹乾頭髮,自己再慢慢地洗,其實也是為了

要處理一下自己潮濕的小穴。手指輕輕的剝開兩片粉嫩的陰唇,裡面流出好多透

明的液體,接著用蓮蓬頭開始沖洗自己的小妹妹,想把上面的水水沖掉。



那時候還不懂自慰,而我就在這樣的情形下發現,這樣的動作可以讓我產生

很舒服的感覺,手指很自然地隨著強勁的水流撫摸著自己的私處,這樣的舉動讓

我好舒服好舒服。之後我明白我心裡也喜歡乳頭被小弟吸吮的感覺。



從那之後,只要有一起洗澡或是晚上睡覺小弟都會吵著要吃奶奶,甚至爸爸

不在家的時候,小弟都會自動地把我的乳房當成他的玩具。常常電視看到一半,

小弟就從我身後抱著我把玩我的雙乳,或是我在書桌前寫功課時,他蹲在我身邊

吸著我的奶頭。而我也很縱容小弟的要求,雖然我都得強忍著那股遍佈全身的快

感,然後趁著自己洗澡的時候,藉著蓮蓬頭抒發這難忍的酥麻感覺。



後來有一次,我在書房裡寫功課,制服的釦子也都解開,內衣當然也脫下,

這樣好方便讓小弟等等想吃乳頭的時候可以直接蹲著就吃得到乳頭。可是沒想到

爸爸跟著小弟一起進來,爸爸看到我這樣穿著有點驚訝。



爸爸:「小韻怎麼衣服不穿好?這樣會著涼。」



小弟:「姐姐在家都這樣穿呀!因為這樣我比較好吃奶奶,姐姐的奶奶好好

吃喔!」小弟很天真的說。



爸爸:「怎麼可以這樣?」爸爸不知道怎麼的生氣了起來。



小弟一臉無辜的說:「因為以前媽媽都會讓我抱抱、讓我吃奶奶啊,現在媽

媽都不在了,我很想念媽媽啊!姐姐對我好,所以讓我吃,為什麼不可以?」接

著小弟就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看了讓人也不忍心罵他。



我紅著臉看著爸爸,爸爸嘆了口氣,又把我和弟弟抱在懷裡。



爸爸舒緩了一下心情,然後溫柔的說:「我知道你們想念媽媽,可是男女授

受不親,你們是姐弟,這樣的行為是不可以的,知道嗎?」



小弟:「為什麼不可以?姐姐常常讓我吃都沒怎麼樣呀?」



這時候我更害羞了,於是低著頭小小聲的說:「爸爸這沒關係,弟弟只是想

媽媽,想吃吃奶而已。我們沒怎樣的,讓他吃吃沒關係,如果爸爸也想念媽媽,

小韻的奶奶也可以讓爸爸吃吃。」



爸爸瞪大了眼睛看著我,然後說:「好吧!不過這不可以讓人家知道,免得

大家都笑小弟長不大,幾歲了還愛吃奶。」



小弟:「才不會說呢!免得別人知道了,也要跟我搶姐姐的奶吃,我自己吃

就來不及了!」



爸爸笑了笑:「那爸爸跟你搶著吃,你介不介意呢?」



小弟:「爸爸可以吃,別人就不可以了。」



接著爸爸轉過頭來看著我:「小韻來,爸爸幫你檢查看看小弟有沒有把你的

奶奶吃壞掉。」



小弟連忙回嘴:「哪有,姐姐的奶奶又吃不壞,我吃得很用力都沒事。」



爸爸:「不可以用力咬,這樣姐姐會痛痛。以後要輕輕的吃,知道嗎?」



爸爸邊說著邊把我抱到他腿上,我則是很害羞的把頭靠在爸爸懷裡,乖巧地

讓爸爸摸著我的身體,檢查我的乳房。



爸爸:「小韻開始長大了,越來越像媽媽,連奶奶也跟媽媽很像。」



小弟:「對呀!跟小時候吃媽媽奶奶的感覺一樣呀!可是姐姐的奶奶沒有奶

水可以喝。」小弟說完又把嘴嘟上來,含住爸爸沒摸的那隻乳房上面,我不小心

叫了出來。爸爸在一邊也沒阻止,只是一手摟著我,一手摸著小弟的頭,讓小弟

恣意地吸吮。



這是第一次在爸爸面前讓小弟吃奶,心裡頭很害羞,不過也讓我有種由小女

孩變成小女人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在爸爸面前會想把自己心中那種舒服的感

覺表現出來,讓爸爸知道我的快樂。



小弟一邊吸吮一邊玩弄著我另一邊乳房,不時地將我的乳頭拉長,我的呼吸

越來越急促,我只覺得我的臉頰好燙好燙,內褲底部也悶悶熱熱的。爸爸看著我

呼吸越來越急促,於是要弟弟別吃了,先去外面看電視,讓姐姐專心寫功課,之

後爸爸讓我正面朝著他坐在他腿上那樣抱著。



爸爸關心的問著我:「會不舒服嗎?小弟有吃痛你嗎?」



「沒有不舒服,只是感覺怪怪的。」我很害羞的回答爸爸的問題。



「爸爸再仔細看看小韻的奶奶有沒有被吃壞。」於是爸爸讓我挺直了身體,

讓我的小奶挺在爸爸面前,爸爸輕輕碰了碰我的乳頭,這樣的動作又讓我不小心

叫出聲音來。



爸爸有點被嚇到:「對不起!小韻,爸爸摸痛你了嗎?」



「嗯……爸爸,我沒事!只是小韻好奇怪,小韻覺得身體好熱好熱,每次被

小弟吃奶奶之後,小韻都會把小內褲弄髒,內褲都會濕答答的。小韻真的不是故

意的,爸爸不可以罵我喔!」



爸爸溫柔地看著我,然後開始跟我解釋,我和小弟這樣的行為是男女之間性

行為的一部份,而我跟弟弟這樣算是亂倫,是不被允許的。好在我們並沒有真正

的發生性行為,只是單純的讓小弟滿足一下所缺乏的母愛。



爸爸邊說邊抱著我的臀部,讓我更緊密地坐在他的大腿根上,我感覺到爸爸

的雞雞和弟弟的不一樣,很粗大很堅硬的觸碰著我的內褲底部。接著爸爸繼續解

釋性行為的內容,而雙手也不停地持續檢查著我的乳房,檢查得很仔細,不時地

把我的乳頭拉起,向左扭向又扭,我感受著爸爸的關愛,而身體卻自動地前後扭

著我的腰部,讓我的內褲底部摩擦著爸爸短褲下面堅硬的雞雞。



爸爸說,所謂的性行為就是男生把陰莖插入女生的陰道,我內褲裡面的小妹

妹有個陰道口,可以讓男生把硬硬的大雞雞插進去,然後男生插到很爽的時候會

射出精液,如果精液直接射進小韻的小洞裡面,小韻就會懷孕。而我跟小弟是不

能懷孕的,所以不能讓小弟的精液射在我的小妹妹裡面。



爸爸一邊說著,動作也跟著改變了,他把手放在我的小屁股兩邊抓著我的臀

部,前後搖動我的身體,我感覺爸爸硬硬的雞雞隔著內褲頂住了我柔軟的下體。



爸爸:「小韻,爸爸也很想念媽媽,你可以讓爸爸也吃你的奶奶懷念一下媽

媽嗎?」



小韻:「當然可以呀!爸爸好可憐喔!快來吧!小韻的奶奶讓爸爸吃。」



然後爸爸就低著頭,把小韻那不算小的乳頭含進嘴裡。隨著爸爸的吸吮,我

嘴裡開始不受控的叫出聲音:「爸爸,小韻被吃得好舒服喔!奶奶都麻麻的,小

韻喜歡被爸爸吃奶奶。」



「小韻好乖,爸爸也愛吃你。」然後爸爸不只是用嘴巴吃著乳頭,手指更是

沒停過的在捏弄我另一邊的乳房。爸爸吃著小韻奶奶的感覺,和小弟吃的時候有

很大的差別,不知道為什麼,爸爸的手指和舌頭像是有電一樣,小韻的大乳頭被

吃得很舒服。這讓我更加不安的擺動身體,我的腰肢自然的前後搖擺著,好讓我

內褲底部軟軟的私處可以更加深刻的和爸爸的雞雞摩擦。



小韻穿的內褲很薄很薄,我感覺爸爸的雞雞好像有一點點被自己的小穴穴吃

了進去,薄薄的小內褲被頂進私處的柔軟裂縫裡面。當時我還不敢想像小韻的小

小陰道能夠把整根大雞雞吃進穴裡,我只知道爸爸熱熱的大雞雞頂著我的小軟肉

讓小韻無比的舒服。隨著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自己的小妹妹有股要尿尿的感

覺,小腹那裡有種酸酸麻麻的電流,讓我好像要尿尿。



「爸爸,嗯嗯……小韻有點想尿尿,怎麼辦?小韻尿尿的地方麻麻的,好像

要尿出來了!」



爸爸聽著我的叫喊,知道我這樣是快要高潮了,於是讓我躺在床上,將我的

雙腿大大分開,然後直接拉開內褲底部,用嘴巴開始輕咬著我的下體,這種從未

有過的刺激馬上讓我尿尿的感覺更加強烈了起來。



「啊啊……爸爸……小韻好想尿尿,小韻要尿出來了……啊……爸爸……小

韻韻尿出來了……啊……啊……」



「小韻乖喔!想尿就尿出來,尿在爸爸的嘴裡,爸爸幫你清理。」爸爸說完

便更加忙碌的用舌頭刮著我私處軟軟的蜜穴,整個洞口都濕淋淋的,連稀稀疏疏

的陰毛也被不知道是口水還是小韻自己的水水弄得黏答答的。我兩片粉紅色的肉

唇不時地被爸爸輕輕的咬著,或是將腫脹的小豆豆像乳頭一樣的吸吮著,我被爸

爸弄得舒服到要哭出來了。



我用略帶哭聲的聲音喘息著:「爸爸,小韻受不了了,小韻不管了,小韻要

尿出來了,小韻要尿給爸爸喝。」接著我搖擺著自己的下體,試圖讓爸爸的舌頭

可以更加頂進肉縫裡,房間充滿著爸爸親吻我私處的聲音,還有我舒服的嬌喘。



我的身體忽然弓了起來,下半身一陣強烈的痙攣,小腹那股酥麻的尿液爆發

了出來。爸爸似乎早有預感,張開大嘴將我的整個私處含進嘴裡,而舌頭還是不

斷地往小洞洞鑽弄著。我再也受不了,不想再忍耐的讓那股熱流噴射出來,發燙

的肉穴在爸爸的嘴裡強烈的射出了熱熱的液體,而爸爸還很享受的在喝著我的尿

尿。



痙攣感覺持續了一陣子,我的小腦袋還一片空白,小穴穴那裡麻麻的感覺還

沒消失。而爸爸的舌頭卻還在舔著我的下體,手指不斷地將兩片小肉唇撥開,露

出裡面的粉紅色肉肉,舌頭用力地要把肉縫上的黏黏液體刮下來,只是我的小妹

妹實在太滑又太緊了,爸爸的手指要一直翻開肉縫才能舔得到小穴裡的肉肉,爸

爸好辛苦。



爸爸舔了一陣子似乎舔乾淨了,然後趴在我身上溫柔地看著我,之後親吻我

的額頭,我也用力地抱著爸爸。



「爸爸,對不起,小韻不乖,小韻偷尿尿。」說完我便把頭縮進爸爸懷裡,

向他撒撒嬌。而爸爸也把我整個摟進懷裡,然後摸摸我的頭。



「小韻最乖了!剛剛那不是尿尿,是女生很舒服的時候也會噴出淫水,那是

很乖巧的表現,以前媽媽也很會噴呢!小韻跟媽媽一樣都很乖喔!」



我聽了很開心,「真的嘛?小韻也跟媽媽一樣乖!小韻最乖了!小韻最愛爸

爸了!以後爸爸想媽媽的話,一樣可以吃小韻的奶奶喔!」



爸爸聽了之後又笑了一下,又親了我的額頭。



爸爸:「小韻的小內褲都濕掉了,爸爸幫你脫下來拿去洗。小韻如果累的話

先睡覺沒關係。不要踢被子喔!小韻乖!」



接著爸爸把小韻的內褲脫了下來,然後又在小穴穴上親了一口,才把內褲拿

到廁所。後來我才知道,爸爸總是讓我把尿尿射進他的嘴裡以後,再拿著我的內

褲到廁所,一邊聞著小韻濕答答還帶有體溫的內褲,或是舔著內褲底部黏黏稠稠

的液體,一邊快速搓動著自己的成熟肥大的陰莖,最後再把小韻內褲底部濕潤的

部份套著他的龜頭,讓精液全部射在那塊布料上。



我知道精液沒有射在我的小穴裡面,而是射在我的內褲上,這樣我就不會懷

孕了。爸爸沒有做錯事情,爸爸沒讓小韻懷孕,而且還讓小韻很舒服,小韻最愛

爸爸了。



接下來的日子,一回到家裡我總是馬上脫下內衣,讓小弟方便找奶吃,等到

小弟把我吃到內褲都濕答答之後,爸爸會把我抱進房間裡頭,讓小韻的內褲更加

濕濡,最後讓小韻尿尿。



最後爸爸會用舌頭把小韻濕濕的小穴舔乾淨,不過有時候會越舔越濕,讓小

韻忍不住又尿了一次,不過爸爸也不會嫌多的又把小韻熱熱的尿尿又喝下去,然

後爸爸再幫小韻脫掉內褲,蓋好被子,哄著小韻睡覺,之後再進去廁所打手槍。

當然後來我也學會了幫爸爸打手槍,不過這些就下次再跟大家分享了。





(二)



大家好,我叫小韻,上次跟大家說到讓小弟在家裡含我的乳頭,以及爸爸幫

我舔舔小穴的事情,這次要繼續說些後來的發展。



在我唸國中的時候,班級上當然也有所謂的班對。可是現在的國中生都很開

放,尤其班對當中的女孩子,有點愛玩的小太妹樣。跟男友兩人總是在教室裡若

無旁人的卿卿我我,兩個人交往的程度也樂於公開。



有次午休,同學們愛瞎鬧的幾個又圍著這對小情侶起鬨,一直問些性經驗的

問題,不巧的是我又坐在旁邊,想不聽也不行。原來今天會那麼熱烈的原因,在

於這班對的男主角阿強早在之前就跟同學說已經跟女主角婷婷做過了,結果婷婷

直接吐槽他說:「是誰聽到開門的聲音就嚇得六神無主,急忙的穿起衣褲。」累

得婷婷說她內褲已經濕透,卻慾火中燒難以宣洩。



而這次似乎真的男女主角順利破處了,阿強一直吹噓說他多持久又做了多少

次,而婷婷也不知是真的害羞還是假裝害羞的低頭默認。在場同學像是要做犯罪

現場模擬一般,巨細靡遺的無所不問,而這對情侶檔卻不見害羞,反而阿強侃侃

而談,對於兩人的房事毫不保留,甚至還強調婷婷的陰毛還挺多的,插進去的時

候一直被陰毛卡住,氣得婷婷在旁邊一直打他。



不過後來阿強又說,有幫婷婷修剪過陰毛了,現在婷婷的私處可是很漂亮的

呢!說完大夥又開始瞎鬧起鬨。



其中另一個有點小混混的同學阿胖一直說:「有沒有騙人啊?婷婷這麼好幹

喔?」



婷婷很生氣的回嗆他:「干你屁事唷!我喜歡讓我的老公幹我不可以嗎?」



阿胖也接著說:「那不然你們證明給大家看啊!走,現在就去廁所幹給我們

看。」



婷婷不知道發什麼騷的回說:「好啊!怕你喔?如果我們真的幹了,你也要

打手槍給大家看。」



阿胖:「打就打啊!我才不信你們真的幹過。要是你們騙人,那婷婷要讓在

場的所有男生幹。」



阿強這時才跟著說:「好吧!阿胖你衛生紙帶著,你手槍打定了!其實我剛

剛就想幹我老婆了。走,老婆,我們去恩愛!」



這時候婷婷也說:「不過不要那麼多人去,會引起老師注意的。」



所以包含那對情侶在內總共去了六個人,他們往這大樓比較偏遠的廁所去,

而我剛好也想上廁所,所以便跟著走出教室,沒想到他們以為我也要跟著去看他

們打賭,我忙說:「沒有啦!我剛好也想上廁所,我不好意思看的。」



婷婷就走過來拉著我的手說:「小韻沒關係,你一起幫我見證,看我有沒有

吹牛。」看婷婷這麼認真的招呼著,我只好答應她的要求,而且剛剛聽他們說著

那些性行為的描述,我也想到爸爸總是要我幫他口交,內褲早就流出不少淫水,

到廁所其實是想把小穴擦拭乾淨而已。



大夥來到廁所後就等著看好戲,而男女主角反而開始有點猶豫,阿胖就開始

起鬨說:「再不開始幹,就讓大夥幫你幹馬子了。」婷婷一聽到就有氣,馬上蹲

了下來把阿強的褲子拉下來,掏出阿強充滿活力的老二,將它含入嘴裡。而我也

害羞的打量著阿強的陰莖,尺寸上是比小弟大上了不少,但又比不上爸爸的了。



含了沒多久,阿胖又不耐煩的說:「我們是要看你們開幹的,不是要看你們

吹喇叭,到底真的會不會幹炮呀?午休時間不長,不會就快點說,林杯來教你們

啦!」



婷婷吐出肉棒哼了一聲說:「我的小穴很緊,不幫我老公弄濕點等等會痛,

你是羨慕還是忌妒呀?」說完就把黑色蕾絲的內褲拉到膝蓋,掀起裙子,屁股翹

高的趴在牆壁上。只聽大夥都一起倒抽了一口氣,我偷偷打量了大家,男同學每

個人的褲襠都高高的隆起,對著婷婷的粉嫩屁股和陰戶流口水。



這時候阿胖又攪局的說:「阿強你不是說有幫她剃毛嗎?這樣我們又看不清

楚,把你馬子的裙子拉下來,先讓我們看清楚她的機掰是不是真的剃毛了。」



情侶檔停頓了一下,而又是婷婷恨恨地說:「最好等等你手槍有打出來。」

說完就把裙子跟內褲脫下來,轉身交給我要我幫忙保管。我低頭偷偷看了婷婷的

蕾絲內褲,內褲底部明顯的有淫水的痕跡,而我的臉整個燙得跟火爐一樣。旁邊

的男同學也盯著婷婷的內褲底部不放,似乎想嚐嚐婷婷淫水的滋味。



這時候婷婷赤裸著下體面對著大家,白皙的皮膚明顯的泛紅,怎麼看都是個

清純的國中妹,現在卻大方的露出性器官,雙腿微蹲成O字型,清楚地暴露出她

的陰阜。很明顯的可以看到婷婷的陰毛有修剪過的痕跡,稍微參差不齊的雜毛看

得出來修剪前婷婷的陰毛想必很濃密。



而這時候因為陰毛經過修剪,粉嫩的女性性徵清楚地暴露在空氣當中,兩片

因為剛開苞不久而略帶紅腫的陰唇正吐著白汁,透露出期待被採擷的訊息。



阿強似乎有點得意的說:「這有什麼好吹牛的,我馬子為了讓我好幹她就把

陰毛給剪掉了,這樣幹起來超爽的。」說完就跟著把陰莖慢慢地往著鮮嫩的小穴

挺入,大夥更加靠近兩人接合之處,想看清楚男女做愛的實際畫面。



阿強也一邊慢慢地動作,一邊故作熟練的說:「一開始幹女生的時候不要猛

抽猛幹,要慢慢的讓女生進入狀況。你們看我老婆的肉唇,每次我插進去再抽出

來的時候,都會被我帶翻出來,可見我老婆的機掰真的很緊,如果這時候我就馬

上用力幹的話,女生會不舒服的。」



而幹著幹著,婷婷的陰道口也泛出越來越多白色的汁液,空氣中充滿了色情

的氣息,同學們吞口水的聲音變得很大聲,但是更顯得大聲的是婷婷刻意壓抑的

鼻息,以其臀肉拍打的聲響。



這時候阿胖似乎是認輸的說:「喔,幹!你們真的帶種。打槍就打槍,我看

你馬子這麼騷,早就硬得跟什麼一樣。」說完就掏出他的老二死命地搓著,而其

他人也有樣學樣的都掏出老二開始在打手槍。



這時候婷婷看著現場的男孩子都因為她而掏出陰莖在打手槍,心理上似乎更

加刺激,鼻息也越來越大聲,白嫩的屁股越來越往後翹,身體不規則的扭動著。

阿強知道這是婷婷快要高潮的信號,而阿強在這麼淫靡的氣氛下早就想射了,只

是為了面子一直忍耐著,看到婷婷高潮在即,於是也跟著加快抽插的速度。



拍打的聲音越來越快速,沒多久阿強就忍不住想射了。



阿強:「老婆,我快要射了~~怎麼辦?可不可以射進去?」



婷婷:「嗯……嗯……哼……老公……射進來……射進來沒關係,老婆那個

快來了。」



婷婷剛說完沒多久,阿強就低聲的叫了出來,而拍打的聲音也停止了,只剩

下婷婷和阿強兩人急促的喘息聲,以及現場男孩子搓揉的聲音。



這時候阿胖也呼吸越來越急促,開口問阿強說:「阿強你還有衛生紙嗎?我

看你們這麼火辣,我也快射了,可是我不想弄髒廁所,今天是輪到我掃廁所。」



阿強:「啊,不然怎麼辦?」



阿胖:「不然你馬子借大夥射精一下吧?反正你都射進去了!」



阿強看著仍然恍神的婷婷,心裡當然極為不願意,可是婷婷聽到似乎也沒有

反對,只是安靜地享受著高潮的餘韻,而聽完阿胖說的話好像還悄悄地把屁股翹

高了點。



這時候阿胖又說:「好啦!借幹一下,我只是不想自己擦自己的洨而已,不

是故意要幹你馬子的。」說完就抓著自己的陰莖往婷婷的下體插進去。而婷婷也

只是輕輕的叫了出來,一點反抗也沒有,任由阿胖抽插著自己的小穴。



在旁邊的阿強還來不及阻止,阿胖已經很快地射精在婷婷裡面,隨著肉棒拔

出婷婷的肉洞,濃厚的精液也汩汩地流了出來。阿胖這時忽然抓過我手上婷婷的

黑色蕾絲內褲,擡起仍在恍惚的婷婷的腿,飛快地將婷婷的內褲穿好。婷婷只感

到下體一直有液體流出來,停留在她的內褲上,熱呼呼的,感覺好奇怪。



阿胖幫婷婷穿完內褲以後,還稍微拉開婷婷內褲的底部,用龜頭在婷婷的陰

毛上擦拭,將馬眼上殘留的精液抹在婷婷的陰毛和內褲上,似乎還意猶未盡,直

到旁邊的同學也說:「阿胖你好了沒?我也快射了!你再不走開,噴在地上別怪

我喔!」



阿胖趕緊讓開,還一邊說:「馬的,射在地上你就給我自己擦乾淨。」



其他同學就陸續地上演阿胖的戲碼,將自己的精液都射在婷婷的陰道裡,婷

婷自己好像是毫無介意的讓同學們盡情射精在自己陰道內,任由精液倒流在自己

的內褲上。而阿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著自己女友被大家輪流射精而感到不爽,

在大家還沒射完之前就收拾自己的衣服,默默地走回教室了。



這時鐘聲響起,午休結束了,幾個男孩子趕緊跑出了女廁所,只留下我和婷

婷。我走到婷婷身邊撿起她的裙子,扶著她進去廁所的隔間,想幫她穿好裙子,

這時婷婷搖著我的手跟我說:「你幫我擦一下我下面好不好?那邊被射好多,感

覺好奇怪。」說完就把內褲脫掉,一隻腳放在馬桶上要我幫她清理。



我趕緊拿出我的衛生紙幫她擦拭,擦拭的過程當中,婷婷還若有似無的喘息

著,可是隨著女同學陸續進到廁所來,婷婷也不敢叫出來。而我手邊的衛生紙也

不夠用,婷婷也沒帶多餘的衛生紙。



可是看著婷婷被插得紅腫的私處,還在不斷地流出精液以及婷婷的淫水。這

時我湧出了個荒唐的念頭,因為想到爸爸總是幫我清理我的私處,讓我也想感受

一下舔著小穴是什麼感覺。而男孩子濃厚的精液對我來說卻不腥臭,反而有種莫

名的刺激,吸引著我去舔食。



於是,我再度把婷婷的兩片陰唇撥開,濃厚的精液又湧現了出來,我在它們

還沒滴下來之前,趕緊用自己的嘴巴去接住。精液的味道實在說不上好聞,不過

溫溫熱熱的又混著婷婷的汁液,搭配著婷婷柔軟滑嫩的唇肉當佐料,讓我不禁大

口大口地將汁液刮進嘴裡,甚至用舌頭探入婷婷的陰道花徑要擠出剩餘的汁液。



婷婷雖然訝異我的舉止,可是接下來的刺激讓她差點叫出聲音來,不得已只

好任由著我擺佈,嘴巴用力地閉緊,深怕一點點喘息的聲音讓其他女同學聽到。

我心裡只覺得剛剛都大方的讓同學插進身體了,怎麼這時候又害怕被聽見呢?心

裡邊想著一邊細心地幫婷婷的下體舔食乾淨。



最後我看吃得差不多了,除了婷婷自己的淫水外,好像也沒精液在外流了,

心裡接著浮現了惡作劇的念頭。然後我站了起來,手上捧著婷婷的臉蛋,對著她

的嘴唇吻了上去,婷婷知道我的企圖之後也想躲開,奈何我的嘴唇已到,四片香

唇交疊,我用我的舌頭撬開她的唇齒,捲動著還殘留著精液的舌頭在她口腔中亂

竄。



一陣激吻結束之後,我略帶得意的對她笑著。婷婷似乎因為剛剛被同學輪番

射精所以一反以往強勢的作風,流露出少見的纖弱氣質,並沒有對我的惡作劇感

到不快,只是顯得很累而已。我心裡想,要是婷婷總是散發出這樣的女人味,追

她的人一定更不止那些。



休息一下子以後,我們趕緊整理好回教室上課,而婷婷的內褲因為沾滿了精

液也不能再穿,只好拿去洗手台洗了一下,放進口袋裡。經過這一次經驗以後,

我和婷婷忽然變得很要好,儘管大家都覺得我們氣質差異很大,可是我們卻有最

不可告人的共同秘密。



而阿強似乎對於阿胖等人任意在婷婷體內射精感到很不高興,因而對婷婷有

點冷淡,婷婷心裡自然非常傷心,剛好阿胖又對婷婷大獻殷勤,動不動對婷婷大

方示愛,私底下更是猥褻的說著「幹你好爽」、「每天都想著你打手槍」之類的

言語,軟硬皆施的情況下轉頭接受了阿胖。這對情侶檔的戀情就這麼快速的結束

了,當然這不是本文的重點。



自從婷婷轉向與阿胖交往以後,中午午休的時候就安靜多了,因為他們總是

跑去廁所打炮,而我也不好意思要過去看,只能藉著想上廁所的名義,在他們做

愛的廁所隔壁聽著他們打炮。而那天一起去看婷婷做愛的男同學反而對我開始有

了興趣,時常在下課的時候圍著我問問題,後來才發現,因為我買的制服稍微大

了點,領口有點開,他們圍在我身邊其實是想看我的小乳房。



原本在家裸露習慣了的我對於這些其實不是很防備,可是有一次我發現他們

不只看到我的乳房,還因為我的胸部太小,奶罩有點過大,整個花生豆般的乳頭

都露出來,讓我害羞得不得了,可是又不好意思伸手去遮,只好硬著頭皮任由他

們觀賞原本只有小弟和爸爸才能享用的乳頭。



我心裡還安慰著自己,他們只是看看而已,沒關係的,既沒有摸也沒有吃,

小弟和爸爸不會介意的。因此在這樣一番自我心理建設以後,反而很享受被他們

偷窺的感覺,有時候甚至怕他們看不到我的乳頭,還特地將領口拉大以及將內衣

調鬆。之後我也跟這幾個男同學感情越來越好,午休的時候也常常一起不睡覺,

跑去阿胖他們常常打炮的廁所旁邊的樓梯那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