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姓姚,二十四歲。現在無固定工作,唯一的愛好就是賭球。我最佩服自

己的是我找了個好妻子,我岳母是我們市裡有名的企業家,是做建材出身的。市

裡所有公共汽車的停車站都是她承包建造的。手下的廠房不下三十多間,外地還

有她家裡投資的公司。



說起我妻子相貌普通也倒罷了,結婚後我發現她認為夫妻生活根本是個累贅

。辦事一定要在床上!連玩點花試動作她都不願意,更別說口交和我喜歡的肛交

了。每次上她都好像個木頭一樣偶爾「哼哼」兩聲當敷衍。



每當我像單人相撲結束下來,她立刻迫不及待轉頭就睡了。其實當初她父母

是準備把她嫁個海關關長也好做個所謂政治婚姻,可惜人家看不上她。當我從朋

友那兒知道她有那麼多家產也就耍盡了手段以求靠近她。像我們這類所謂社會上

跑的傢夥別的也許不行,泡泡MM那是絕對沒問題的。



不到半年我就招女婿進了她家的家門,她母親給我們買了幢二層小洋樓住著

。可惜我沒料到的是我岳母一直防範著我,不知道是不是不信任我的理財能力還

是看出我是為了錢才娶她女兒。公司的生意她始終不讓我插手。我也不能表現得

太過強求,只能順其自然。



而我的岳父絕對是個老實人。因為所有的家產是岳母和他婚後帶給他的,所

以在家根本沒地位和擡不起頭。在公司裡說是總經理其實大家都明白,一切決策

的事情都是由我岳母簽字認可才能實行。



也許因為我和岳父經歷相同,我們反而很聊得來經常在一起喝酒看球。一天

他大概心情不好喝高了,我扶他到沙發上睡會兒。突然他拉著我的手告訴我:「

小姚啊,男人要有錢啊!!沒錢TMD連條狗都不算!!」我心裡格驟一下,不知

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是個機會。



我就問到:「爸爸,怎麼啦???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他像是一下要站

起來的樣子,突然又摔在沙發上手揮舞著:「你那個所謂的岳母不光錢的事不讓

我碰,連房間都不讓我進!!我是不行!!我無能!!但我也有需求啊!!!



說我半調子什麼事都沒能力做好。我在她們家進去的時候就是條狗,現在真

連狗都不如啊!!!」



說完就睡著了,嘴裡低估著什麼。我打算在問些什麼,可是他不再回答了。



我在另一沙發上坐下,我開始明白岳父一些話,在這個家裡男人恐怕是不可

能會有機會掌握經濟大權的,如果我現在不想辦法先動手恐怕以後的下場就和現

在這個男人差不多了。



我想到了岳母她才45歲,平常依舊打扮著時尚前衛。因為常吃保養品的緣故

身材保養非常好,她那麼有名估計是不可能在外面養個小白臉,被人捅出來的話

一定名譽盡毀。對女人來說有時侯名譽比錢重要。



但照岳父來說他們好久沒夫妻生活了,也許。。。。。。但到這兒我沒再敢

想下去,和岳母???畢竟這是亂倫啊!!三個星期後我不得不開始策劃實行「

勾引」岳母的計劃了,這三個星期裡我走了被運德甲意甲都大爆冷門我賭那支球

隊輸那支,一下子賭球輸了10多萬。



我找了道上的朋友幫忙說話,上線才放出話來給我一個月!一個月我不把錢

拿出來就砍一手一腳。如果指望從現在的家裡拿錢出來還債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了

。顧不得什麼岳母什麼親戚了,反正沒血緣關係上了也就上了!



星期日我岳父岳母到我們家來吃飯,岳母因為剛接了一宗建築工程。心情不

錯就把傭人放假三天,親自下廚給我們做飯。看到我岳父見自己妻子下廚房做飯

給他吃都快感動得要跪下來三拜九叩了,我心中突然有種更想上她的衝動,我倒

想看看這個事業女強人在床上是倒底怎麼個表現強硬法。



我趁妻子和岳父聊天的時候走進廚房,岳母正低頭在矮櫃裡找著什麼。



她今天依舊穿著一套黑色的職業女裝,因為彎著腰的關係我能清楚看到包緊

的群子勾勒出內褲的線條,還有若隱若現黑色長筒絲襪的花邊。



想到以後就能上這個老女人,我積壓很久的性衝動一下子突然爆發出來,下

身的肉棒昂首起來。



我往前跨了一步把肉棒頂在岳母屁股的股溝處「媽媽,找什麼?我來幫你好

了!」



岳母像突然像觸電一樣,整個人一下子崩緊了,大概停頓了三四秒種她忽然

像醒悟過來,連忙站直身體滿臉紅色地說:「不!!沒什麼,我看看而已。」



我心中暗喜知道我還是料中了,她一直沒男人滋潤一下子遇到個結實的男人

。當然會心神不安。這天吃飯岳母始終像是在想心事,臉上的紅潤直到走也沒退

下去。



我知道她寧願相信我是不小心也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女婿故意勾引岳母。



當他們走掉後我迫不及待把妻子壓在床上用硬得不行的肉棒狂插了一通,洩

掉了心中少許慾火。看著躺在床上毫無反映的妻子,我心中暗罵:「爛貨,打飛機都比你強多了

!」回到客廳我見到茶幾上突然見岳母忘記帶走了工程的合同書,我知道她一定

會再回來拿。



真是天助我也!第二天我故意早早就讓妻子去上班,我找出事先準備好的熟

女A片,一個人在客廳裡放著欣賞。



聽到樓下有開防盜門的聲音,我故意開大電視的聲音,脫掉全部衣物,一個

人對著電視開始搓揉起肉棒來。



不一會兒我就聽到岳母走到我身頭,啊!!了一聲。



我轉頭看見岳母真準備往樓下跑去,我幾步就搶過去把她摟在懷裡。



岳母已經嚇的六神無主了,下身又被我故意用肉棒壓著大腿。



她轉著頭不看著我喊到:「我沒看見,讓我走!!快讓我走!!!」



我心想成敗也就這一次了,她一定不敢到處和人說女婿要強姦她。



我吻上了她的嘴把舌頭伸進她嘴裡抵開她的牙齒攪拌著,剛開始她還拚命反

抗。



當我把手撩開裙子伸進她下身內褲裡的時候,她整個人像是軟化掉一樣直往

地上倒去,我不得不用盡全力支撐著她。



我的手在她小穴裡來回抽動著,她下身早就對我投降了淫水四濺啊。我抽出

來手上滿帶著膩膩的液體,我把她手放到我漲痛的肉棒上,引導著她來回幫我撫

摸。



這時候的岳母完全已經失去思考能力,只是一味閉著眼睛享受著上下夾攻的

感覺、享受著我肉棒的硬度。



我知道停頓能讓她有時間思考,我抱著她向樓梯欄桿靠去。



把她上身轉了過去背向著我,我的舌頭依舊在她的臉上耳朵處來回舔著。趁

她一個不注意,我往後稍退了一步一下拉下她的內褲。



她一下子驚醒過來,「不要!!!這樣是亂倫啊!!!!放開!!!快放開

!!!」



因為是在二樓樓梯扶手上她怕會摔下去,所以沒有大的動作,連只手牢牢抓

著欄桿。



我怕她太大聲會引來鄰居,一不做二不休抓著她腳裸把內褲扯了下來,塞進

了她嘴裡。



這下岳母可算安靜了,我上前隔著衣服撫摸著她胸前的乳房,在她耳邊喘著

氣說到:「媽媽,別怕!我知道你和爸爸好久沒做過了,我來替他滿足您啊!!





她拚命搖著頭表示抗議,因為身體前傾的緣故她只能死抓著樓梯欄桿無暇用

手去拉開口中的內褲。



我握著我的肉棒對著她向我敞開的鮑魚一下就衝了進去,「啊!!」我和她

同時不由自主地同時發出一聲感慨。



也許因為是岳母的小穴許久沒讓人插過了,又淫水氾濫的緣故。岳母的小穴

顯得異常的緊縮,加之她拚命地晃動著腰肢想逃開更讓我感覺到小穴正一下下包

圍著我的肉棒吸吮著。



這份刺激和享受是我從來沒嘗到過的,想到自己的岳母正在自己身下蠕動著





我抱著她的屁股拚命抽插著,哪管什麼技巧和手段。



只知道一下下享受著這份「特殊」的刺激,開始岳母還反抗幾下,到後來隨

著我一次次用力深入的插進抽出,她只能配合著在口鼻中發出「恩~恩~.」的聲

音。



我知道她已經完全被我控制了,我故意放慢節奏把肉棒抽出小穴,在穴口來

回摩擦著問道:「媽媽,怎麼樣??女婿幹得還可以吧???要繼續嗎???」



岳母完全被性慾控制住了,身體往後送著想把我的肉棒放回自己的體內去。



我忍著這份強烈入骨的刺激和興奮,繼續問到:



「媽媽,還要嗎???要的話你要回答哦!!」我看見岳母的頭終於開始點

頭的時候,知道我的計劃已經完全成功了。



她還是被我征服了,想到這兒我放下心頭的負擔。



又一次慢慢地把肉棒一點點插入到她小穴裡面去,這次的刺激更勝於前面的

狂插。



岳母身體向上仰著,口中含糊地:「恩恩恩~~」。



已經放棄抵抗的她更加配合著我的動作,不能不承認她很會利用自己的小穴

來迎合我的動作。



我把手從後面伸進她的上衣裡隔著胸罩柔捏著兩個肉團,晃動著我的下肢讓

肉棒在小穴裡四周抽插。隨著快速的抽插我也開始到達興奮的極點。



「媽媽我不錯吧!!女婿的肉棒厲害吧~~~我來了!!我要射出來了!!!

啊!!!」



「恩~~~恩~~」



隨著最後一次強烈地前衝,我把整個下身全部貼在了岳母屁股上。



我積蓄好久的精液全部射了進去。岳母的身體像觸電般一樣抖動了幾下,和

我一起軟趴在地板上。



我拿出岳母口中的內褲,親吻著她的耳垂手上還是繼續撫摸著。



我輕輕地說道:「岳母其實我好喜歡你!從一開始我就好想和你做愛!!」

她已經完全像個被征服的女人,趴在我肩上:「怎麼辦啊??我們這是亂倫啊,

要天打雷劈的。你怎麼這麼糊塗啊!!」



我明白她已經不再怪我:「不用怕啊!我們又沒血緣關係!!你只是個普通

的女人,我只是你中意的男人而已嘛!!不用難過!!」



這話說出來我自己都覺得好笑,中意?我中意你的錢!!!



隨著我的安慰和撫摸她平靜下來,承認了這份不倫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