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早晨,天朗气清,子健如常乘搭巴士到学校去。

下车後,步行经过一座公园,就是他的学校了。

清晨的空气份外清新,子健背着书包,步履轻盈地沿着公园小径向前行,眼

睛却不断望着前後左右与他同时间返学的女生,三五成群地嬉笑前进。

她们美丽的容貌,甜甜的笑靥,苗条的身材,婀娜多姿的步伐,都是令他眼

睛吃着冰淇淋,觉得享受无比的。

子健是一个念中七的男生,快将要进大学的了,修读的是文科,将来志愿做

个律师,写作人,或投身政府,做个政务官员也说不定。

由於快要毕业的缘故,学校方面正忙着训练同学们在毕业典礼中担任表演。

有唱歌,有话剧,也有舞蹈,而子健的班主任许老师负责选拔有表演潜质的

毕业同学担任话剧演出,同时负责选拔毕业生代表致辞。

子健的班主任选了子健作为毕业学生代表致答词。

子健受宠若惊,向来低调的他竟被许老师选中。

他欢喜也来不及。

子健的班主任许诗礼老师,是子健的梦中情人。

许老师来子健的学校工作已差不多一年了,但对这里的一切一切还未完全熟

识。

她是教子健中国语文的。

许老师三十来岁,但看起来只有廿六、七岁,结了婚,但尚未有孩子。

她样貌娟好,身材窈窕,有一张白里透红的脸蛋,高雅脱俗的气质,兼有一

双摄魄勾魂的媚眼,桃红色的嘴唇,胸前两个丰满的乳峰高高耸起,又尖又挺,

弹力十足,走起路来上下颤动着,跌荡有致,浑圆的屁股又挺又翘,还有一双雪

白修长的大腿,真是一个美人胚子的模样。

她每次上课时都会令子健一班色迷迷的男生看得垂涎三尺,暗暗地打量她穿

着的衣服鞋袜。

许老师不但风情万种,而且她对服饰也很讲究,能够尽量把她成熟美好的身

材显露无遗。

子健边走边又想着有一天许老师上课时,穿了一袭她常常穿着的黑色的紧身

短裙,衬托着她仅得廿五、六寸可爱的纤腰,和颜色胜雪的肌肤。

每当风吹过裙裾,裙的下摆飘起时,就引起子健一班男生猜她内裤的款式和

颜色的遐思。

她的外衣领口开成低低的V字,从高处望,隐约看见她深深的乳沟,联想到

她又挺又圆的一对大乳房,简直令人血气沸腾。

当配戴着镶有明珠的耳环,涂上鲜红色的指甲的许老师,从人身边经过的时

候,一阵女性迷人的香风传来,中人欲醉。

女人就像谜一样的神秘,也像梦境一样的无踪无迹。

有人喜爱年轻的少女,喜欢她们似诗的情怀,子健却沈迷於那些像醇酒一样

的成熟女人,他喜欢她们女人味十足,善解人意,最懂风情。

许老师就是子健最心仪的对象。

子健正傻傻想着的时候,冷不防给人在背後叫了一声:「李子健,早啊!」

一把好熟悉而又甜美的声音,是许老师的声音,李子健急忙回转头:「许老

师,早。」

「咦,你一大清早便獃头獃脑的?」

「啊,没什麽,还不是想着老师要我写的演辞呢?」

「原来如此,你写好後给我看看,全班文采最好的是你啦,不要令我失望呀

!」

「不会,不会……」

李子健想也想不到今早会遇上许老师,并肩一起走到校门。

那种愉悦的心情对他来说简直难以形容。

「Miss许……早……」

「许老师,早……」

来到校门,同学跟老师打招呼的声此起彼落。

李子健也向自己的课室走去。

子健进了课室,看见其他的同学差不多己经到齐,他匆忙走到自己的座位。

这时上课声响起了。

大家从书包里拿出课本,与此同时,许老师来到课室,当全体同学和老师敬

礼後,老师便开始授课了。

子健每天都看看许老师的服饰打扮,看着她讲解课文时的一言一笑,那美丽

迷人的动态,都使子健入痴入迷。

他的脑海中常常有这样的一个幻想。

一天,许老师全裸地走进课室来,她站在讲台中间,双手放在背後,雪白的

乳房、修长的双腿,毛茸的阴户,全身赤裸无遗地让全班同学看得彻底。

许老师樱桃一样红润的小嘴开始在讲课。

她那双水灵灵的媚眼,神色自若的看着课本,她一丝不挂的身躯在课室内走

来走去。

她那对笋尖一样的坚挺的乳房,圆圆的乳晕上两粒娇艳欲滴的奶头,长在柔

滑有致的小腹上的小巧圆润的肚脐,那嫩滑丰满的大腿,衬托着修长笔直的小腿

,高跟的凉鞋和涂红的趾甲更突显出许老师一双饱满圆润的脚掌,大家看得如痴

如醉。

讲课时,许老师轻移莲步,一转身,一扭腰,都表现出她婀娜美丽的裸体。

她的一颦一笑之中,尽显出一位成熟少妇醇酒春风的韵味。

许老师又在有意无意之间,把腿儿略略擘开,把她最美丽,最神秘的地方也

暴露了出来。

许老师的阴毛,乌黑柔滑,卷曲着朝着各自「喜爱」

的方向生长,的确是很可爱的。

在她阴户附近一带皮肤白里透红,恰好和啡黑色的大小阴唇,茂密幽黑的阴

毛色泽相映成趣。

许老师大方地让全班同学把她的身体每一寸肌肤完全看过饱。

有时许老师又走到同学身近,俯身回答同学的提问,於是她的双乳便在同学

面前愰动,而後面的同学便饱灠许老师高圆的臀部和若隐若现的阴户。

许老师又会唤一些同学走到课室前面黑板处写字,让他们有机会和她近距离

接触,细看她裸露的嫩滑肌肤。

更甚的是,同学的表现如令许老师满意,许老师就会让同学轻轻摸摸她美丽

的乳房,作为同学专心上课的奖励,情景简直香艳极了。

「李子健!」

一把声音把子健从幻梦拉回现实。

「呀……」

子健立时清醒的望向发声之处。

「子健,你是全班文采最好的一个,毕业表演的话剧剧本就交由你负责。

你怎麽样?」

原来是许老师叫他。

「好……好的……」

子健不想自己上课的幻想被老师识破,唯唯诺诺便答应了。

「那好了,子健,你今天放学後来找我,我给你一些资料。」

「知道!」

子健心想,哗,早上上学遇见许老师,放学又可以明正言顺找许老师,今天

是我李子健什麽的好日子啊。

「待子健的剧本写好,负责演出的同学就要排练,以後我们会定个时间,放

学後排练。」

「知道,老师!」

一众同学应着。

这时下课的钟声响起来了。

许老师和同学回礼後便离开课室,临离开课室时她叫了又健帮她把一叠学生

习作拿到教员室给她。

子健赶忙拿着那叠习作部,他看见不少同学对他的羡慕眼光,他扮了一个鬼

脸,便尾随着许老师步出课室。

沿着梯级一路走到教员室那里,子健从後面饱览许老师走路的美姿。

她穿的窄身裙,刚刚包裹着好她健美丰腴的臀部,下楼梯时一扭一扭地,显

露出一种令所有男生都怦然心动的美态。

偶尔见她回头看看子健,子健见她面颊微红,更觉得她的梨涡浅笑,如娇花

一般地娇美,梦一般的迷人。

子健把习作放下,便退出敎员室。

诗礼望着子健的背影,不知道为什麽自己对这个学生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由於李子健从国内来港入读时的年龄己较同期同学年长,故到了预科,也快

20了。

再加上他的写作课又特别好,文辞优雅,跟一般的学生水平不一样,渐渐对

他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她知道这是不好的,可能是受了以前那事的影响吧。

那年是诗礼结婚约两三年左右的事了。

她丈夫(伟文)和她行房越来越不热衷,她感到好奇怪,在慢慢倾谈之下,

伟文不讳言告诉她,他有一种僻好,就是幻想自己的太太和另外的男人做爱,而

他也一起和那个男人干自己的太太。

诗礼听了丈夫的说话,简直不能忍受,不但骂他变态,甚至不再理会他。

过了好几天,诗礼发觉丈夫的无奈,他也对她说自己的不对,希望她会原谅

他诗礼也想过,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她想了好几天,勉强地对丈夫说可以成全

他的幻想,但自己始终也怕羞,也害怕遇上坏人,或不洁的男人,造成乐极生悲

的结局。

伟文保证找一个完全没有性经验的年青小夥子来和她作对手戏。

最终诗礼答应了丈夫的要求。

在一个周末的晚上,诗礼和伟文到尖沙嘴东部酒店玩一晚。

在酒店低座的餐厅里,伟文突然介绍了一个十九岁的年青小夥子给诗礼认识

,说是他的朋友,准备一起租房到上面玩。

诗礼觉得十分奇怪,不知丈夫在搞甚麽鬼。

伟文才说是约好的性伴侣。

诗礼吃了一惊,大力的扭了伟文的手臂一把,她自己则羞得满面通红。

但她细看那少年高高的身材和一脸纯品的样子,想着不久後不知如何与这小

子玩时,阴户又不自主的湿了一大片。

伟文悄悄的告诉诗礼,说他是在一间语言中心遇到这个男孩子,大家闲谈之

後,便交了个朋友。

他们已来往了一段时间後,知他为人纯品,又没有性经验,闲谈中知道他对

异性十分好奇,很渴望看看女人的阴户到底是甚麽样子的,才提议让他和她试一

试,让他开开眼界,同时也好满足他的慾望。

伟文和诗礼及那小子到了他们所租的房间後,伟文全不理会那个小夥子在场

,就急不及待的拥抱着诗礼,把手伸到她衣服里面抚模着她的乳房。

那小夥子祗是很怕羞的坐在一旁。

接着伟文脱去了诗礼的上衣,解下了她的胸围,把诗礼转过身,面对着那小

夥子。

诗礼的一对雪白丰满的大奶子完全裸露在那小夥子眼前,伟文是特意让那小

夥子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老婆的一对大奶子。

这是诗礼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裸露双乳,她满脸羞红。

这时伟文吻着诗礼的颈脖,双手从後面伸到前来不停地来回地抚摸着诗礼的

奶子,接着又揉捏又吮含着她的乳头,双手磨摸着诗礼的腰间和大腿,然後伸手

入她的裙子内,轻轻的玩弄着她的阴户。

接着伟文脱去诗礼的裙子,半透明的底裤透现出一片黑麻麻的阴毛,看得那

小夥子眼突突。

那小夥子己看得下边拱起了。

诗礼含羞地扭动着身体时,伟文已脱下她的内裤。

诗礼便是一丝不挂的站在一个年青小夥子面前。

她的两个雪白的乳房,修长的双腿,和黑茸茸的阴毛给他看得一清二楚。

诗礼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子面前脱得清光,她羞得脸更红。

跟着伟文抱起诗礼放到牀上,他把诗礼的下体张开对着那小夥子的眼前,让

他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老婆毛茸茸的阴户和半开的阴唇。

诗礼第一次让自己女性最秘密的地方给老公以外的男子看得那麽清楚,她感

到极羞愧,但又感到全身亢奋。

这时伟文跪在地上,扒开诗礼的大腿,用嘴舔着她的阴户。

伟文舔了一会儿,就叫那小夥子过来,仔细看清楚他老婆浓密阴毛的阴户。

那小夥子手震震的摸着诗礼的阴户,他轻轻的,抚摸得爱不释手。

忽然,他跪在地上说:「阿姨,可不可以给我吻一下你的美丽的阴户呢?」

诗礼还来不及答他,伟文已抢着说:「可以的,随便吧!」

他一听到,便急不及待的,一口就吻着诗礼的阴户。

由於这是诗礼第一次给老公以外的男人吻下体,很不好意思,但她慾火急升

,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那小夥子的阳具,轻轻的摸捏着。

伟文就在这时脱光自己的衣服,他把他的阳具放在诗礼的口中,叫她含着,

由於伟文已经十分兴奋了,所以叫那小夥子先起身去脱衣服,而他则急不及待的

把他的阳具放入诗礼的阴道内,大力的抽插着。

不过,当诗礼还没有来高潮的时候,伟文就射精了,弄得诗礼到喉不到肺,

而她心中的慾火则更加狂烧着。

此时那小夥子已经脱光衣服了,他的阳具又长又粗、又坚硬。

此时的诗礼已顾不得害羞了,向着他指一指自己的下体,他马上震腾腾的爬

到诗礼的身上,盲头鸟蝇般的乱撞,却不得其门而入。

诗礼见此,唯有拿着他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道口,一下子就塞进去。

他一进入,就情不自禁大力拥抱着诗礼,尽量挺入,像是要插穿她的子宫般

的,但可惜的很,由於这是他的第一次,祗是出入了两三下,就射出来了,射得

诗礼子宫一阵麻痹,一般暖洋洋的精液,充满了她的阴户。

但诗礼还是没有来高潮,又未到欲仙欲死的境地。

情急之下,诗礼一反身,拿着他的阳具放入她自己口中,用唇舌上下左右的

舔啜。

由於他年轻力壮,不到五分钟,他又坚挺了,这次诗礼叫他不用紧张,慢慢

的弄。

在诗礼和伟文的指导下,他第二次足足抽插了诗礼半个钟头,他又不断的揑

摸诗礼的一对大奶子,弄得诗礼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