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有凑巧,杨过以阴阳接龙术救黄蓉的情形竟被小龙女看见了,她不知二人交

合的原因,只以为二人是偷情乱伦,她越看越气,无心看下去,含泪离去。

想着杨过的「风流」,小龙女心中升起一股报复的欲望。正伤心地乱想着,迎

面碰上了西毒欧阳锋。

欧阳锋见小龙女一个人,而且神情有点恍惚,不禁有点诧异,但他没问原由,

只是道:「龙姑娘,一个人孤单吗?」

小龙女心道:「你找个老女人,我就找个老头子!」心中想着,便倒道:「伯

父可愿同行?」说话间,媚眼轻抛。欧阳锋乃色中高手,焉有不解之理,竟伸手抱

住小龙女,小龙女哆嗦着被他抱住,吻在了一起。

这个男人,温柔的口唇向着小龙女全身,传送一种舒畅感觉!小龙女心?觉得

自己不该如此,无奈血肉之躯已成乾柴烈火,兴奋难当,满脑子只想着交欢。

毫无疑问,这?面夹杂了报复之心,她主动地紧拥住欧阳锋,抚摩着他的胸脯

。欧阳锋将舌头伸入小龙女的口中,与她的丁香软舌纠缠着!禄山之爪更是放肆地

爬上小龙女的酥胸,握住了右边的玉球,轻轻地揉搓着,捏弄着!

小龙女娇喘着,虽有心拒绝,但报复之欲怂恿着,加上整个身子如触电一般,

浑身酥软,就是推不开那禄爪!渐渐地,她全身颤抖起来,欧阳锋伸手她的腋下,

解开她的衣襟。探手进去,松掉了抹胸,她那柔嫩的肌肤被他碰到,立刻起了一层

疙瘩!小龙女无法控制自己了!

欧阳锋吻着小龙女赤裸的酥胸,并用灵活的手指轻捏着鸡头肉,不一会儿,她

的乳头开始发硬,小龙女感觉脸上臊热难挡,玉峰急剧起伏,一股快感,从双腿间

油然而生,「哦哦……」她迷惘的呻吟着。

欧阳锋嗅着小龙女的体香,色心更加高涨,禄爪剥去了她的裙椐亵裤,女人最

诱人的神秘三角洲立刻显示出来,紧绷细滑的小腹下,那簇稀稀的芳草,象棉纱般

又细又柔,中间一道鸿沟,汩汩冒着溪水…………

欧阳锋俯身低头合向芳草地,小龙女下意识地把玉腿张得开开的,让他尽情地

舔弄着桃花洞口,将淫水全吞入口中!

小龙女如痴如醉,昏昏沉沉,但她的羞耻赶还未完全消失,一直紧闭着美目!

虽然她渴望将欧阳锋的鸡巴握入手中,试探一下他的尺码,并与杨过作一比较,但

她一直不敢这样做!

忽然,欧阳锋站了起来,用手将小龙女的头往下按,十分明显,是要她去含他

的肉棒,小龙女顺水推舟,玉手一握,吓得她差点失声而叫,那肉棍竟粗得惊人,

她的小手竟握不下。

小龙女又喜又怕,双手套量,三把还余龟头在外!小龙女将樱唇凑至肉棍,象

吃冰棍似的,在肉柱上留下一连串香吻。既而,伸出香舌,用软软的舌尖不停舔磨

着肉棍顶端的蘑菇头,犹如云龙盘柱一般!

欧阳锋心痒难止,暗运内功,将鸡巴挑得更加高大。小龙女启动应套唇,将鸡

巴含入小嘴?,一边吸吮,一边晃动,时而齐根吞入时而全部吐出,反反复复,吞

吐不休!她那狂热的吞吐动作,令欧阳锋几欲疯狂,双手紧紧握住小龙女胸前的两

只肉球,恨不得将它们捏碎似的!

片刻之後,欧阳锋无法再忍了,一把将小龙女放倒在草地上,小龙女玉体横陈

,酥胸上一对玉峰象刚出笼的馒头,坚挺且富有弹性,玉体白嫩柔滑,如雪似玉,

肥滑滑的大屁股,又白又圆,两条丰润的玉腿,绞扭着,张合着,大腿根部,芳草

如茵,蚌珠激张淫液泛滥……

小龙女见他低头仔细看着桃源春色,一阵羞惭涌上心头,忙以小手捂住了阴户

。欧阳锋拿开她的小手,俯身吻住滚烫的樱唇,肉枪一挺,直捣桃花洞府!

「哎哟……」小龙女娇呼声未落,大肉棍业已冲入桃源,直抵花心。

欧阳锋并没有立刻展开攻势,而是将龟头顶紧子宫口,一阵研磨!小龙女赶到

酸痒酥麻,难以言喻,不由得全身抖颤,花心收缩,连牙齿也在打颤!

此时,欧阳锋将肉棒缓缓向洞外抽拉,抽到仅剩龟头还夹在蛤口间,小龙女的

心跟着下沉,下沉……骚水不住涌出肉洞口,洞?面更是空虚无比!

「哎……我要……痒死了……快……狠狠操我吧……哦……快……」小龙女无

法自主地浪叫着,大屁股用?往上挺,玉臂紧紧抱住欧阳锋的脖子,香舌吐入他

的口中猛搅着……

欧阳锋狠狠插了近百下,小龙女浪喘吁吁,欢叫连连,赶到了前所未有的极度

愉悦,浑身如遭雷打电击,抽搐不止!「啊……我快活死啦……噢……停……停一

下……啊……」小龙女一挺一颤地迎合着!

欧阳锋哪儿肯停,他要让小龙女更加舒服,更加快活!他要用性爱彻底将小龙

女征服!!他一边运动「蛤蟆吸髓功」,一边继续用力抽送!不到两百下,小龙女

又痉挛着达到了高潮…………

「哎哟……心肝……美死我了……哦哦哦……」小龙女紧抱住他的屁股,娇躯

不停地扭摆,肉洞中一阵阵收缩着,同时,嘴?也浪语淫词,叫个不停!

欧阳锋也汗水淋淋,气喘如牛,和小龙女的浪声合成一片!他双手用力揉着小

龙女的玉乳,嘴巴在小龙女的耳边舔吻着,粗壮的大肉棍更是疾抽猛送,龟头如雨

点般撞击在小龙女的子宫口……

小龙女兴奋得颤抖成一团,哼叫连连,可她那雪白的肉体,还在拼命地摇摆,

拼命地挺耸,拼命地迎合!「哦……我的天……啊……好人儿……你要……把我…

…操死了……哦哦……怎麽又……又顶住我……那地方啦……哦……」

「顶住什麽地方啦?」欧阳锋故作不解。

小龙女浪叫道:「啊……好酸哪……你……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哦……

」欧阳锋将龟头顶紧花心,挺动屁股,又是一阵研磨!小龙女媚眼如丝,欢叫不止

!欧阳锋在她的乳峰上捏揉着,又探手到桃花源,只觉得她的两片蚌唇被肉棒撑得

开开的,阴户上端,丰满而鼓涨,好似一颗破裂的水蜜桃!一个是色心高涨,插得

骚水四溅!一个是淫火攻心,摇得肉棒欲断!!!

由於新鲜感,犯罪感,以及报复欲的压抑和刺激,小龙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销

魂境界,一次次地登上性的高潮,令她欲仙欲死,忘了置身何处,忘了一切!尊严

,羞耻,贞操,还有杨过,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有的只是情欲,发泄,放纵,以

及对杨过的疯狂报复!!!

从躺着搞到站着,从站着搞到趴着,从中午搞到傍晚,招式变化无穷,二人余

兴未尽,这时,欧阳锋仰躺在地,一柱擎天,小龙女骑坐在他的胯部,肉洞口对准

龟头,大屁股缓缓下蹲,将整根肉柱套入肉洞之中,旋即套弄起来!欧阳锋双手绕

到小龙女的胸前,握住她的玉峰,一边揉弄,一边道:「小骚货,舒服吗?」

「恩……好舒服……」小龙女浪笑道。

「好舒服!嘿!爽的还在後面呢!」欧阳锋说着,肉柱一挺,小龙女的身子被

顶得向上浮起,落下时,他的屁股一阵摇摆,使肉柱在小龙女的肉洞中左冲右突,

令她爽快至极!

「啊……天哪……好爽哪……啊……」小龙女快活无比,玉手撑在他的腿上,

肥白的大屁股上下顿挫,左旋右转…………

忽然,小龙女用力过猛,屁股提得太高,肉棒竟滑出了桃源,她忙不迭地用手

握住肉棒,重新套入洞中!一口气套弄了百余下,小龙女因体力不支,娇喘吁吁地

缓下了动作,她抱着欧阳锋就地一滚,让他翻到了上面…………

只见欧阳锋好似野兽一般,低吼一声後,屁股一抬,拼命抽送起来!

「噗嗤!噗嗤…!……」阴户内骚水满溢,被大肉棍挤压得不住作响,四下飞

溅!小龙女浪哼连连,抱着欧阳锋死命地扭动着柳腰,摆动着肥臀,挺耸着,迎合

着!她已使出浑身解数,刹时就象一座狂喷烈焰的的火山口,将欧阳锋熔化了!

蓦地,欧阳锋身子一阵痉挛,接着,快速抽插数十下,把一股浓精注入小龙女

的子宫中,既而,便象死狗一样趴在小龙女身上,只剩下牛一般的喘息!!

小龙女的玉体也在颤抖!痉挛!呻吟!狂喘不休!她赶到一股灼热,激荡的暖

流,突然从她的下体,一直涌进她的灵魂深处!

「啊……」这是多麽奇妙!多麽欢愉!多麽销魂的感觉!!!她忍不住欢呼:

「啊……哦……美……美死啦……」她赶到浑身乏力,软绵绵的,象虚脱了似的,

一阵晕眩,已经忘了置身何处!她狂喘着,缓缓合上美眸!她赶大一阵无比的臊热

,就象置身於烈火之中,一颗心在漂浮,在上升,一直升到云层深处……

不知何时,小龙女被欧阳锋的鼾声从晕眩中拉了回来,她的意识回来了,她的

思绪也回来了,整个人从虚幻的快感中回到了现实!她有着窒息的感觉,伸了下脖

子,却动弹不得,她缓缓张开星眸,只见欧阳锋仍然紧紧压在她身上。

小龙女吃力地转动一下颈部,渐渐地,她回忆起不久前的一切,为了报复杨过

,她竟将冰清玉洁的肉体献给了这个老毒物,心中又羞又愧!

但想到杨过的「无情」,自己终於报复了他,心中又忍不住有点欢喜!想到与

欧阳锋的疯狂交欢,和在其中得到的无比快活,心中忍不住又有点留恋和怅然!她

默默地起身穿好了衣服,深情地看了一眼沉睡中的欧阳锋,飘然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