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就必须决断,干了玲玲,估计刚刚插进去就能被发现,不干玲玲,在这样的场合下又很奇怪,为什麽两个女人被轮奸,而她却独善其身,守身如玉,这不是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其实正确的路往往只有一条,趁着玲玲还没有缓过劲仔细来判断我的身高和体味的时候,我松开她冲到里屋来到正准备对欣欣上下其手的小马身边小声说道:「外面的你干,里面这个我要!别磨蹭………快去!」话语停顿间我一手推着小马。

??因为我突然放手玲玲,玲玲也有点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咋办,小马属於直觉超过理智的男人,他脑子里还不能反应我刚才话的意思,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玲玲叫或者冲出去,那我们两个都完蛋。

??「我就喜欢干这个大波妹!」小马二话不说抄起匕首,一把搂住我女朋友。

??感觉这个东西就是怪怪的,有时候是你的时候不珍惜,如果你的东西让别人占有了就反而在失去中感觉到了别扭。看着小马搂住玲玲的时候,兴奋的感觉一下涌起。

??玲玲是个见习律师,在英国留学4年回国,律师非常磨练人,但接触男人的机会不多,因为她们总是很早上班,但却很晚下班,当时找她做女朋友就是因为这点,因为这样混夜场的我就可以有充分的时间来把妹妹。

??平时在家的时候玲玲总是带个眼镜,晚上回家的时候把一身的职业装一脱,一下子就有让人插插制服女的感觉,有时候晚上做的时候不让她脱上身,看着上半身名贵的制服,但是下半身却变成白条鸡,做起来格外的有感觉,不过今天,现在,一会儿就要被小马这个淫棍占了便宜,真是不甘呀,不过看着欣欣这个骚货,想那麽多干啥,先做了再说!

??其实在门口刚才插丝丝的时候,因为欣欣的到来,紧张的出了一身汗,现在反正欣欣也不能反抗,正好拉到浴房好好享受一下,而且有水声玲玲也听不见我的声音,思忖到这里,一把抓着欣欣的头发,拉到了小浴房内,拧开了水龙头,在花花的水声中,我摇晃着匕首对着欣欣说:「想活命就好好伺候老子,老子松开你,看见这个了吗?」我另外一手拨动的胯下的大鸡巴,「给我好添添!」欣欣的身体被喷头的水给泠湿,玲珑的曲线一下子显露出来,真是个诱人的小骚货呀,大眼睛在水珠的点缀下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一副任人可欺的样子,看着此时此景,我也有些放松,用钥匙打开了她身後的一支拇指锁,用另外一边扣在暖气的管上,而後开始慢慢享受脱光她的衣服的过程。

??「呜呜,呜呜」,大鸡巴在欣欣的嘴里游走,欣欣的小舌头看来真是伺候过不少的鸡巴,从龟头添到蛋蛋,一边舔,还一边自己脱着衣服,欣欣以前是一个小手模出身,已经在演艺圈里混,看来这一套已经轻车熟路了,估计当年所有导演都是这样要求她的吧。

??「放开我吧,呜呜,我一定把你伺候好,呜呜」,欣欣一边哀求着,一边主动把她的波波凑过来方便我的禄山之爪来蹂躏,可惜真是小了点,一只手刚刚握住,刚才她自己脱奶罩的时候已经让我看见那厚厚的边缘了。

??一手享受着小暖玉,上下左右,一对小奶子比我捏成各种模样,我坐在浴缸边上,用脚趾在她不好意思脱下的内裤上刮着那条小缝,恩,内裤的颜色是黑色。

??真是享受呀,一个小明星就这样伺候导演的吧,想着想着,脚趾已经剥下她的小内裤,阴毛修整的非常整齐,一个小小的馒头B露了出来,浴室的水滴在小B上挂着,显着无比诱人。

??欣欣非常轻,我从她嘴里拔出了鸡巴,一手放下匕首,手指沿着欣欣的大腿内侧摸向小馒头B,太舒服了,一会儿好好享受享受,正在享受这样的温柔乡的时候,手机猛然震动起来。

??居然是玲玲打过来的,我猛然扭头望向里屋,就见小马并没有太动玲玲,只是把她用拇指铐铐了起来,身上的衣服都没有脱掉,脸被一个枕巾把蒙上了,而小马正在兴致勃勃的调戏着捆成一团的丝丝,已经把她的腿分开,用匕首尖慢慢的试探的捅着丝丝的小B,而後嘴里威胁着:「爬过来尝尝我的鸡巴!」这个傻小马,不过我很从容的把手机拿过来,手机屏幕上清楚的显示着「宝贝」,对,宝贝就是玲玲的昵称,故此是宝贝就应该送到宝贝里去。

??我拉过欣欣,很粗鲁的用三个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阴道里已经因为欣欣的主动发骚而分泌了很多体液,拔出手指,一下子把震动的手机塞了进去。欣欣的表情一下子由享受变成极度的古怪,说不出来是爽还是痛,因为刚才那三根手指其实是享受,而一个带着震动的手机一下子塞入进去,还是疼痛难当,但强烈的震动又让她感觉到刺激,而那手机插了半截进去,外面半截上还显示着「宝贝」。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我指着欣欣说:「敢喊就杀了你!」说罢起身走向玲玲。

??对,没有枕巾的玲玲就是炸弹,而有了枕巾的玲玲就是尤物。

??走近了她,看着她被反扣在背後的一手还隔着屁股的兜上按着手机的播出键,我一把把手机从裤子里拿了出来,玲玲就像受惊的小兽一样蜷缩了起来,哆哆嗦嗦的喊道:「我男朋友是警察,你们,你们如果敢动我,小心………」真不愧是见习律师,偷偷的拨手机,还居然敢恐吓我们。

??我居然是警察,真是好玩到极点,小马,听了也发出了笑声,转身对着玲玲,我举着手机对着小马,小马当时一身冷汗,不过他仔细看了播出的号码竟然是我的,也缓了口气。

??我冲着小马狠狠的点了点头,意思就是让他不要犹豫,这样的女人太可恨了,要是真的拨到其他人那里,那我们就………

??小马很快领会我的意思,狠狠的点了点头,放开了丝丝,一把把玲玲抓了过来,使劲往下拔开了她的牛仔裤,不用看,一定是白色的蕾丝内裤,因为明天早晨起床的时候都是她扭着大屁股穿上。

??小马可不吝这个,把小内裤和仔裤一口气拔到脚跟,女友拚命的挣紮着,但一把凉爽的刀子让她很快冷静下来。看她安静了,我转身走向浴室,开了扣在暖气上的拇指铐,把欣欣也带到床边。

??「还敢拨手机,想死了吧你!」小马用手使劲抽着玲玲的大屁股,连我都不舍得的抽的大屁股上一下下的印出红色的掌印,大屁股的深处就是骚骚的小B,小马,这次你也试试深浅吧!

??欣欣被我从浴室带到客厅还不敢拔出阴道中的手机,但那手机已经不震动了,我拿着玲玲的手机按出了播出键,欣欣又发出了呻吟,这个骚B,真骚呀!

??小马看着三个妞都在床上,大声对着我说:「玩个老游戏吧!把屁股都撅起来,让我们来检验一下那个更贱!」三个女孩只能趴着床上,不情愿的撅起了屁股。

??後来回想起来还感觉心惊动魄,三对屁股,各有不同,而且三个小B,各有不同,在你的眼前扭动着,真是让你欲罢不能!

??我们两个就跟监宝一样,在小B间使劲玩弄,两个鸡巴硬的不行了,正在准备盘肠大战一番的时候,突然门又敲起来了!

??我靠,又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