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张志,28岁,在我们市一所高中里当体育老师。工作四年,倒是没什么可说的。

但说起我的老婆,那可就有的自豪了。她叫周欣,是我在师范大学的学生。大学的时候她就是中文系的系花。一米66的身高,身材匀称,皮肤很白。相貌更是没的说,大大的眼睛,樱桃小嘴。性格,属于那种比较文静温婉的。

大二那年,我俩就走到了一起,那时她还是处女。

毕业之后,我们没有像其他情侣那样分手,而是我带着她一起回到了我的家乡。巧的是,我们竟然同时被这所学校录取。她教语文,我教体育。工作刚一定下来,还没有正式上班,我们俩就领证结婚了。

这四年的小日子,过的可叫一个和和美美,恩恩爱爱。平日里在学校,大家都认为她作风保守,是那种不多言不多语,下班之后准时回家的人。其实这个基本属实,她的确是那种很贤慧的妻子。

直到去年,因为想寻找点刺激,跟我的一位铁哥们两口子玩了一次换妻,我才知道她内心深处的欲望是有多么强烈。至于具体的经过,以后再说。

今年过完春节,我俩就谋划了起来。眼看着要三十岁了,该要个孩子了。两个人就开始了造人计划。

我可是教体育的,平时也经常锻炼身体。身板壮的没话说。可是一连耕了小半年的地,就是不见发芽。

刚开始也没怎么在意,直到有一天看电视,听里面说现在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很高。于是乎,我就去做了检查。结果是,我的精子无论是数量还是活力都好得很,完全没有问题。

又过了一段时间,老婆自己的心里泛起了嘀咕,说会不会是她的问题。刚开始我还说她乱想,可熬不过她,还是去医院做了检查。

上周日,我带着老婆去医院取结果。

到了诊室门口,她说什么都要自己进去,让我在外面等着。看着她一脸紧张的样子,我也就没说什么。十分钟以后,老婆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我一看不对,赶紧走了过去,问她怎么了。可是,老婆竟然直接流下了眼泪。我心道坏了,看来老婆真的有问题。一看结果,果然,老婆的输卵管和子宫都畸形,怀孕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一。

看着老婆的无助,我一把抱住了她,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老婆没事,大不了我们不要孩子就是了。

其实我心里真的是这样想的,相识快十年了,我们俩的感情真的特别好。就算是那次换妻,也是为了增进感情的。

「小周?」

这时,有人叫我老婆。老婆赶紧擦擦眼泪回头,苗校长。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苗丽华。苗校长今年四十二,人长的很有气质,性格也很开朗。虽然比老婆矮上两三公分,但穿着高跟鞋,还是很养眼的。不要说年轻时候肯定是个美女,就是现在也一点不差。

学校里的人都知道,苗校长不到三十岁就离婚了,这些年一直都在忙工作。当然,大家对她没有什么闲言碎语,因为人家平时真的很热情,人也很随和。

「小周,小张,你们俩这是怎么了?在医院里就哭起来,吵架了?」

我看着苗校长,只能摇了摇头。

苗校长毕竟是过来人,看到了老婆的检验单。稍稍看了几眼,她就全明白了,直接拉着我俩就到了拐角的地方。

「小周,你也别太受不了了,得了这个病,只能说咱们女人命不好了。」

苗校长说话的语气很温柔,更像是老婆的大姐姐。

「苗校长,我也在劝她,大不了不要孩子就是了。」

说到这,苗校长不知怎么也掉了眼泪,「我也不瞒你们了,其实我也是这个病。要不然,也不至于自己过了这么多年。」

一听这个,老婆也不哭了。接着,苗校长又是好一顿安慰,老婆的情绪好了很多。

那天晚上,老婆问我是不是嫌弃她。我说没有。老婆又想跟我离婚,被我坚决的否定了。

也许真的是被我感动了,老婆那天晚上特别的主动,又是给我口交,又是各种姿势,甚至还破天荒的让我走了后门。

那之后的几天,苗校长在学校见到我俩都特别热情。甚至说以后也不用叫校长了,就叫华姐。

周末的时候,华姐还让我和老婆到她家吃饭。

吃过饭之后,华姐就把老婆拉到了卧室里,一口气聊了两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就看老婆低着头,脸上通红。

晚上,我问老婆跟华姐都聊了什么。

老婆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在我再三的追问下才开口,而且跟我说了一件十分荒诞的事情。

原来,华姐这些年也没苦着自己,在外面有个情人。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华姐竟然还跟另外两对夫妻经常性的玩群P,其中一对,就是我那个铁哥们。华姐打算让我们俩也参与进来。用她的话说,既然没有孩子了,就应该好好生活。

我问老婆,说华姐这是不是太荒唐了。

老婆说华姐人很实在,连自己的情人就是教育局赵局长都没有避讳,是很有诚意的。

我问老婆你想参加吗。老婆说她是无所谓,全看我的意见。还说,不能给我生孩子她很愧疚,所以想补偿我。

被老婆这样一说,我也很感动。当晚又是做了两次。

这个事情,算是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上班老婆就跟华姐说了,华姐说这周五先去她家玩一次交换,如果觉得行了,改天再约另外两家出来。

周五这天晚上,我和老婆精心打扮了一番才去了华姐家。老婆外面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看着很纯洁,可里面却是丁字裤。

一进了门,赵局长很热情的走过来问好,弄的我俩很有些不好意思。

赵局长这人,并不像别的官员那样大腹便便,身材很匀称,长的也挺有男人味,最重要的是,对人很客气。??

「来,尝尝你华姐的手艺。」

坐到桌上,赵局长也很热情,仿佛他真的是华姐的老公一样,一点都不拘束。四个人这样一聊,尴尬也就少了很多。

收拾碗筷的时候,赵局长还特意把我拉到一边悄悄问,「张啊,你们俩以前玩过没有?」

我也没多想,「玩过,局长你就放心吧。」

赵局长笑了笑,「以后就别叫我局长了,叫永明哥就成。」

之后,我们四个人在客厅看电视。我和老婆倒还好,永明哥和华姐直接搂在一起,好像他们俩才是刚结婚没几年一样。

眼看着已经八点多了,华姐伸了个懒腰,「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还装个什么劲,馋坏了吧。」

我和永明哥都尴尬的笑了。

华姐走过来直接拉住我的手,「走,大志,跟姐一起洗澡去。」

起身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老婆一眼。老婆很坚定的跟我点了点头,彻底打消了我的顾虑。

华姐毕竟是过来人,对我是很体贴的。进了浴室就帮我脱衣服,放热水。然后自己脱衣服。华姐的身材还算可以,美中不足的就是,奶子挺大但有些下垂,屁股也稍微有点扁。

「哟,果然是教体育的,八块腹肌。」

说着,华姐在我肚子上拍了一下,弄的我立马就勃起了。华姐一看就惊了,说我的大。这倒是不假,我的确实很大。

压根不用我动手,就是华姐帮我洗,打沐浴露。

当华姐把我擦洗鸡巴的时候,我真的已经硬的不行了。华姐笑了一下,把头发盘在后面,蹲下去帮我吸了起来。??

毕竟过来人,华姐对这个很在行。并不急于吸进去,而是用舌尖舔我的龟头,沟,和下面的蛋蛋舔了一番。真正吸起来的手,嘴里的口水哗哗作响,舌头也不停的扫龟头。手指还在我菊花附近若有若无的轻抚,那感觉,的确比跟老婆做的时候强多了。

这时,我已经隐约听到外面老婆的声音了,不知不觉就软了不少。华姐也看出来了,把龟头吐出来笑了笑。「吃醋了? 」

「没,没有。」我赶紧解释。??

华姐站起身,拉住我的手,「走,咱们也出去。」

到了外面,永明哥果然已经跟老婆干了起来。

老婆被顶在沙发上,双手抱着永明哥的脖子,腿盘在他腰上。

永明哥则是双手捏着老婆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慢慢的抽插。看到我俩过来,永明哥还笑着点了点头,屁股却一点没停。

我仔细一看,永明哥这人还很讲究的,主动带了套子。事后老婆也说,这一点她很有好感。

这时华姐抓着我的鸡巴套弄了起来,「看啥呢,自己老婆被人搞,吃醋啦?」

我赶紧伸出手来捏住华姐的奶子。华姐让我坐在旁边,自己坐在我身上,抓着我的鸡巴塞了进去。华姐的骚穴比老婆的松一些,但是里面很热,水也很多。

华姐很主动,一边捏着我的乳头,一边上下动了起来。

「哦,哦,小周,你老公的东西可真大呀。」

被这么一说,老婆的脸更红了。而永明哥则赶紧加大了力度,弄的老婆马上呻吟了起来。我也不甘示弱,使劲往上顶。

「哦,哦,用力……再用力。」

华姐也配合着我上下耸动。两个大奶子也跟着一上一下的晃动起来。

几分钟下来,永明哥那边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小周,我要射了。」说着,加快速度使劲插了起来。

老婆的叫声更大了,「哦,哦……永明哥,用力,用力……哦,啊……啊……」

我这边也抓住华姐软软的屁股,使劲捏了起来。

永明哥猛插了几下就射了,倒在老婆身上穿着粗气。我就来了精神,翻身把华姐压在身下,大力的抽插了起来。

「小张,使劲,使劲啊……啊……啊……啊……啊,你太大了……大……哦……哦……小周,你老公可真带劲啊。啊……使劲,爽……爽……哦……」

永明哥慢慢的爬了下来,摘掉套子就开始穿衣服,全然不理会我跟华姐的激战。

「你们先玩吧,我还得回去陪老婆。」说着,在老婆的额头亲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我正减慢速度,跟永明哥挥手再见,华姐可就不干了,「别理他,使劲,使劲啊……我快到了,小张,加把劲。啊……啊……」

满面潮红的老婆这时慢慢坐起身子凑了过来。受到这种刺激,我插的就更猛了。

「啊,太带劲了,太带劲了,别停,老公别停,使劲干我!啊……」

折腾了好一阵子,我也快要射了。华姐估计也是感觉了出来,「小周,你就让你老公射给姐吧。」

我听了就更刺激,加快速度一阵冲刺。终于射了进去。

「小周啊,你老公太厉害了。」华姐一边说着,一边绵软的站起身,「我去洗洗。」

华姐去洗澡了,老婆才凑到我身边。我问她刚才感觉怎么样,她说还不错,永明哥很温柔。我又问永明哥和我谁厉害。老婆摇了摇嘴唇,抓着的我的鸡巴小声说永明哥没我厉害,但是她感觉很刺激。

「哟,小两口聊情话呢?」这时,华姐已经走了出来。「你射的可真多,一看身体就好。」说着,她趁我我注意,上来就把我的鸡巴含住快速吮吸了起来。

当着老婆的面,我很快又硬了。华姐吐了出来,「妹子,你老公身体好,这么快就硬了,姐都给你准备好了,快干吧。」

老婆的脸又红了,但还是慢慢的坐了上去。华姐也没闲着,凑到下面,舔起了我的屁眼。

那一晚,我和老婆就在华姐家过了夜。我跟她们两个总共搞了三次,就左搂右抱的睡着了。

离开华姐的家,我就问老婆要不要参加那个群交。

老婆看了看我,用力的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