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咏琴刚刚转职,好胜的她对工作一丝不苟,难得公司又给予她不少机会,她

都会尽力去做好。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20时多,她依然独自去一个家庭做家访,

为明天报导旧区重建的新闻作准备。

她按着地址,到了一栋旧公寓,对方住在五楼,她按了电铃,应声的却是一个

中年男人,咏琴说明来意後,那中年男人却说她老婆正在洗澡,请咏琴上楼坐一下

,喝个茶。由於对方语气很有礼貌,咏琴也不疑有他,就进去了。

走到五楼,铁门却是关着的,咏琴站在门口看了一下,一个中年男人过来开门

,请咏琴进去,咏琴进了门,男人还拿拖鞋给她,然後把门关上。客厅布置很简单

,桌上放着茶具,原来男人喜欢泡茶。那男人自称叫阿海,招呼了咏琴坐下後,就

倒了一杯茶给咏琴喝,两人坐在客厅里闲聊,男人问咏琴年纪多大啦,寒暄了几句

。咏琴也随便应付着,可是她却感觉那叫阿海的男人虽然脸上挂着笑容,可是眼睛

却不停往自己身上打量着。

「你太太呢?还没洗好澡吗?」咏琴问着。

阿海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回说︰「我没有太太,今天晚上你

就陪陪我吧。」

咏琴吓了一跳,站起身来想逃跑,可是阿海扑到她的身上,把她压在沙发上面

,咏琴想用手推开男人,可是阿海力气很大,咏琴根本挣不脱,挣紮的力气越来越

小,阿海用虎口杈住咏琴细嫩的脖子,咏琴很害怕被他掐死,瞪大眼睛瞧着阿海,

眼睛里满是惊慌可怜的神情。

「你乖乖听话,给我干一次就好,不用怕!」阿海说,他跨坐在咏琴身上,把

咏琴的衬衫脱掉,又扯掉她的胸罩,露出两颗浑圆的乳房来。阿海用手拍着咏琴的

奶子,一边说︰「哗!奶子不少哦!」接着就趴下去,舔起咏琴的乳房来,咏琴心

里虽然百般不愿意,可是这时候却因为恐惧而不敢反抗,湿滑的舌头舔上来,咏琴

只觉得恶心。

阿海用舌尖挑逗着咏琴的乳头,缓缓的绕着圈圈,从四周舔向中间桃红色的乳

头,一手按住咏琴的另一只奶子揉弄着,另一手却慢慢的解开咏琴的窄裙,在她光

滑的背部抚摸着,老练而温柔的手法和他蛮横的长相完全不同。咏琴被这样的刺激

弄得呼吸渐重,可是却不敢哼出声来,在阿海脱去她的窄裙时,她还配合的抬了抬

身子,让阿海脱得顺利些。在几分钟的时间里,阿海已经把咏琴的套装丢到茶几上

,露出她雪白光滑的身体。阿海挺起腰身,也脱掉自己的汗衫,露出纠结的肌肉和

满胸的黑毛,咏琴看到阿海身上的肌肉和满身的刺青,更加害怕。

「乖!不要怕,一次而已,我会弄得你很舒服的。」阿海在咏琴的耳边轻声说

︰「不过你要是不乖,别怪我不疼你。」他半威胁半挑逗的语气,让咏琴的态度更

加软化。她闭上了眼,心里想着︰「忍耐,忍耐!」希望整件事可以很快就过去。

阿海的舌头舔上了咏琴的耳壳,他拨开了咏琴的长发,仔仔细细的舔起来,那

是咏琴的敏感处,她的身体略略颤抖了起来,轻声的叫着︰「不要!不要弄那里。

」当然阿海是不可能理会这种抗议的。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阿海坚实的胸肌紧紧

压着咏琴的乳房,那浓密的胸毛紮在咏琴敏感的乳头上,更加刺激着咏琴的性慾。

咏琴夹得紧紧的腿也越来越无力。

「你这里很敏感哦,让我看看另外一边。」阿海在咏琴的左耳舔了快十分钟後

,扳过咏琴的头,换另外一边去舔,这时候咏琴已经被逗得快受不了了,可是阿海

还是继续在逗弄她,阿海灵巧的舌尖在咏琴敏感的耳内搅动着,他的舌头力道恰到

好处,咏琴忍不住拚命甩头想逃开,可是阿海固定住她的头,逼她接受挑逗。同时

阿海也扭动着身体,把自己的身体在咏琴细嫩光滑的身体上摩擦着,让咏琴的全身

都感受到阿海的刺激。

「啊!受不了了。」咏琴说。阿海又在右耳舔了许久,咏琴全身都发热了。阿

海已经慢慢逗了很久,咏琴全身都发热起来,呼吸几乎成了喘息,阿海的唾液把咏

琴的脸都弄湿了,咏琴鼻中尽是阿海唾液的臭味,那是长期抽烟弄来的恶心味道。

虽然如此阿海的技巧仍旧令咏琴难以抵挡。

阿海的手慢慢的伸到咏琴的双腿之间,指头伸入了已经湿滑的肉缝中,咏琴这

时候才发现阿海的动作,想重新夹紧大腿,却已经太慢了,阿海已经把指头按上了

咏琴的阴核,咏琴喘息着说︰「不要,不要!」

阿海淫笑,一边用手指在咏琴的阴核上搓弄,一边在咏琴的耳边说︰「湿成这

个样子还说不要,放轻松,不过就给我干一次而已嘛。」

「真的,就一次而已?」咏琴发出疑问。

「真的啦,我把东西还你,我以後也不会去找你,大家高兴一下,不用怕嘛。

」阿海说。

这时咏琴在阿海的数路进攻之下,身体的防线和心理的防线都已经崩溃,而且

阴核上阵阵趐麻酸痒的感觉,更让她无法抗拒。阿海手指的动作由轻而重,由慢而

快,咏琴很快的就有了快感,她的牙齿紧紧地咬着鲜红的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

声,可是随着阿海的动作,咏琴越来越紧张,因为她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兴奋,自己

蜜穴里流出大量的淫水,在阿海做手指运动的时候发出难为情的声响,咏琴的脸越

来越红,身体也变得火热,咏琴张大了腿,从紧闭的口中发出哦哦的呻吟声,美丽

的脸不停的左右摆动。

阿海看着眼前的美女,心里也得意起来,觉得自己运气真好,要不是碰巧自己

居所快要拆卸,受到电视台的访问,又弄碰上郭咏琴这个美丽女主播,身为一个餐

厅清洁工的他,决没有机会干到这种美女的。於是他更加卖力的挑逗着咏琴,一边

刺激着阴核,另一只手指又伸进蜜穴里挖弄着。

终於在阿海的进攻下,咏琴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她伸手抓住阿海的身体,喘

息着说︰「不要了!求求你,啊!我不行了!」

「舒服吧!想要了吧!」阿海看咏琴闭上双眼,全身发热,修长粉嫩的双腿大

大张开,,一脚悬在椅背上,一脚放在地上,而穿着高跟鞋的脚上还挂着扯破的丝

袜,两腿中间的蜜穴有着白色的蜜汁,阿海吞了吞口水,连忙脱掉自己的裤子,把

早已蓄势待发的粗大阳具掏了出来。

「不!不行啊!」咏琴感觉到蜜穴口阿海火热的肉棒正要进入自己的体内,虽

然身体已经千愿意、万愿意,但是口头上却仍然抗拒着,口头上的抗拒当然不能阻

挡阿海,阿海奋力的把肉棒顶进咏琴的身体。

咏琴感觉到肉缝被撑开,阿海粗大的阳具正往自己秘密的地方刺入,可是自己

却完全没办法反抗,绝望的心理从美丽女主播心中浮起,自己的身体被心的中年男

人污辱了,而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咏琴终於完全放弃了反抗,双手摊开,头一撇

,任由阿海玩弄自己的身体。

在充分淫水的润滑下,很快的整根阳具就没入了咏琴的身体中。「哦!」咏琴

皱起了细长的眉头,呻吟中带着痛苦的感觉,阿海粗大的阳具真让她有点受不了,

她男友的阳具和阿海的大家夥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感觉好像直顶到子宫里的感觉

,身体似乎要被贯穿。

「痛吗?一下子就会爽得受不了的」阿海说。他抬起咏琴的脚,开始缓缓的

抽送。

「嗯……」放弃抵抗的咏琴,感觉到蜜穴紧紧的缠住她前所未见的大东西。虽

说自己是被强暴的,可是一旦被男人插入以後,身体自然会有反应,肉棒摩擦黏膜

,撞击子宫的快感从肉洞的深处一波波的传来,让咏琴受不了,她闭上了眼睛,双

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阿海也沈浸在征服美女的快感中,他一开始先慢慢的抽送,让兴奋已久的肉棒

感觉一下被美女的肉洞紧紧包围的感觉,也顺便挑逗一下咏琴。果然过了没多久,

阿海感觉到咏琴的嫩穴里流出了许多的淫水。他停止了抽送的动作,把龟头顶在阴

核上转磨,果然咏琴马上发出苦闷的声音,摇动雪白的屁股。

「想要吗?」阿海故意问着可耻的问题︰「想要被我干对不对?小妹妹?」

「没……没有!」咏琴红着脸道,这麽不要脸的问题居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问

起。「你不要问这种问题啦!」

阿海嘿嘿淫笑,突然一下把粗大的阳具整根没入湿滑的小嫩穴中,咏琴一声娇

呼,双手连忙环抱住阿海。阿海推开咏琴,展开一阵急攻,咏琴的腿被举高,阿海

双手把咏琴的腿张大,低头看自己粗黑的大肉棒在咏琴的身体里进出,黑色的肉棒

在咏琴雪白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红嫩的阴唇不停的被带进带出,肉棒上还带着白白

的淫水。阿海越看是越过瘾。

「啊……不要看,……好舒服……天啊……哦……哦……好深……撞死人了,

哎……好快哦……啊……」咏琴哎声连连,她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个样子,可是在

阿海的进攻下,肉穴里传来阵阵的趐麻感,咏琴根本就无法抗拒,只能够乱叫。

「好老婆,你是不是我老婆?」阿海把咏琴的脚抬到肩上,整个人压上去,两

只手压住咏琴坚挺的乳房,咏琴苗条的身体好似被对折一样,粉嫩的屁股被举高,

肉棒刺得次次尽根,沙发也配合的「嘎吱嘎吱」叫。

「哎唷……是……是啦……老公……好老公……死……啊……我要了……啊…

…啦!啊……!」咏琴被阿海的攻势弄得毫无反击能力,只觉得被阿海干得小穴发

麻,淫水不停的流出,弄得两人的阴毛和沙发都湿漉漉的,但??两人丝毫不觉。

「你要不要做我的女人?说……说啊,哦,你的水真多,好索,哦……」阿海

低低的吼着,咏琴紧窄的小穴紧紧的包住阿海的肉棒,而且不停的夹紧。

「要,……我……的,我死了,天啊,啊……啊,啊……!」咏琴一声浪叫,

纤细的臂膀从紧紧抓住沙发扶手,变成紧抱住阿海的背部,尖尖指甲直陷入肉里,

彷佛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样,大量的淫精直射而出,浪穴不停的收缩着,眼见是

到了高潮。

「我不行了……放我下来,求……求求你,停一停,啊……死啦,,啊……」

阿海见咏琴如此激动,自己其实也有点精关不固,便停止了动作,顺便休息一

下,他紧紧的把咏琴抱在怀里,只见眼前的美女双颊晕红,媚眼如丝,娇喘不止,

小浪穴还不停的夹紧。

咏琴撅起了红唇,要阿海亲,浑然忘了自己是被奸的。阿海也俯身亲了下去,

两人疯狂的把舌头纠缠在一起,交换着口水,亲了好长一阵,咏琴胸口的起伏才稍

稍平静。

「好老婆,舒服吗?」阿海好不容易摆脱咏琴舌头的纠缠,问道。咏琴红着脸

承认,她从来不曾被干到失神的地步。「水流那麽多,好可耻哦。」咏琴感到自己

的屁股都湿答答的。

「要再来吗?」阿海问。咏琴红着脸点头,阿海便换了一个姿势,咏琴上身趴

在沙发上,白白嫩嫩的圆翘屁股高高挺起,她从来不曾这样办过事。

「这样好丢脸啊。」咏琴说。阿海也不回答,一手扶着她的纤腰,一手调整肉

棒的位置,龟头对正蜜穴,一下狠插到底,磨了一下之後又慢慢的抽出。

「这样舒服吗?」阿海双手向前抓住咏琴的奶子,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阿海知道咏琴已经屈服了,便不再狠干,改用狠插慢抽的招数慢慢提高咏琴的性

慾。果然咏琴也配合的摇动着屁股,追求着快感。

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雪白的背部,背部也因为流汗的关系闪着细细的光点,

从纤腰到臀部葫芦状的曲线也让阿海看得血脉贲张,一根肉棒越发坚硬起来。阿海

故意把龟头顶在蜜穴口,不肯深入,逗弄着咏琴。

咏琴正在性慾高张,这时哪里禁得起挑逗,便摇着屁股往後追着阿海的肉棒。

阿海狠狠把肉棒刺到底,「噗滋」一声,淫水从结合的缝隙挤出来。「要不要

大肉棒插你啊?要不要?」

咏琴被这一撞舒服得很,哪还管什麽害羞的,连忙说;「要!要!快插我,快

,哦……你……你肉棒好硬啊!好爽……好爽……人家……人家……啊……又要,

……哦,好舒服……我又要开始了,啊……被插死了,啊……大肉棒好爽……啊…

…不行了……我要死了……啊……」

阿海扶着咏琴圆翘的屁股,开始做长程的炮击,整根肉棒完全拔出来後又再整

根插进去,只撞得咏琴好像发狂一样乱叫,手紧紧抓着沙发的皮面,一直把脸往沙

发上挤,淫精浪水好像泄洪一样的的喷出来,阿海每次抽出来,就喷到地板上,插

进去时又是「噗滋」一声,阿海这时也满头大汗,狠命的加快速度,咏琴的小嫩穴

也不停的收缩,她的高潮似乎连续不断的到来,阿海这时感到大腿一阵酸麻。

「哦,我要射了!」阿海低吼着,把肉棒深深的刺入咏琴体内,火热的精液开

始喷射到咏琴的体内,喷得咏琴又是一阵乱抖。

「啊……我不行了……一直到……要死了……」咏琴一阵激动的浪叫後,全身

无力的趴在沙发上,这麽一战下来,咏琴已是香汗淋漓,张大了嘴,不停的喘着气

,沙发和地板上一大片湿湿的痕迹。阿海也趴在咏琴的身上休息,刚射完的肉棒还

留在咏琴体内一抖一抖的,每次抖一下,咏琴就全身乱颤。

阿海休息了一阵,虽然射了精,可是肉棒却不消下去,反而涨得疼痛。他又试

着抽动起来,咏琴马上大声讨饶,直说不行了,可是阿海哪里管她,反而更加死力

的抽刺,由於刚射过一次精,阿海知道自己这次可以支持得更久,便放肆的狂野扭

动起来。

「我干死你个小荡妇,爽不爽?嗯?说啊。」阿海边干边问着。

咏琴只觉得自己的高潮不停的来到,自己不停的淫叫,可是也不知道在叫什麽

,也不知道泄了多少次,可是阿海却始终不停的抽刺,丝毫没有软弱的迹象,自己

的小穴也一直紧紧的包住阿海粗大的肉棒,而且高潮暂时失神之後,却总又回过神

来,继续疯狂的性爱行为,咏琴从来没有经验过如此惊心动魄的交欢,当阿海终於

再次射出的时候,她无力的从沙发上倒在地板上。

「舒服吗?」阿海气喘吁吁的问咏琴。

「嗯……」咏琴连回答都没了力气,在高潮过後,陷入沈睡的梦乡了。

阿海抱着右脚踝挂着丝袜,脚上还登着黑色高根凉鞋的咏琴,肉棒还留在咏琴

体内,连射了两次,他也有点累了,闭上眼没多久,也跟着睡着了。

咏琴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她发现自己睡在地板上,阿海软软的肉棒还留

在自己体内,她着急的爬起身来,找着了衣服,可是衣服却早就淩乱不堪,一件套

装被弄得乱七八糟,内裤也不知道被阿海随手一丢丢到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