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藏到厨房大水缸後面的一瞬间,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声音。

「好嫂子,快来吧,我们哥俩儿都等不及啦。」

「两个小坏蛋,怎麽总想和嫂子干屄呀。」

这不是妈妈的声音麽?干屄?这麽粗俗的字眼怎麽可能会从妈妈的口中说出

来呢?

「因爲我们喜欢嫂子呀,可是现在嫂子的肚子大了,不能和我们干屄了,那

我们就干嫂子的脚,干嫂子的嘴,干嫂子的小屁眼,嘻嘻。」

「你们俩可变得越来越坏了,快来吧,干完了我们赶紧回去,要是让咱爹妈

知道了,还不把你们俩的屁股打开花了。」

「呵呵,嫂子好像比我们哥俩还着急呢,水河,你摸摸,咱媳妇的屄都流水

了。」

「别乱叫了,叫顺嘴的话,要是让咱爹妈听到,可没你们好果子吃的。」

「怎麽会让他们知道呢,只有咱们三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敢称呼你媳妇的。」

等她们三个人进了屋子,锁上了门,我才偷偷的从水缸後面跳出来,窗户的

塑料纸模上已经有十几个窟窿了,看样子真的是不经常住人。

透过其中的一个小窟窿,我发现?面竟真的是妈妈和水根儿的两个弟弟。

从她们的对话?,我发现妈妈好像变得很淫荡了,真不知道这半年的时间,

她的变化竟然会这麽大,而此时此刻那两个男孩子已经脱得精光了。

更让我诧异的是,妈妈的肚子竟然大了,圆鼓鼓的,难道妈妈真的怀上了水

根儿的孩子?

水生和水河脱掉了妈妈身上的衣服,水生竟然还从衣柜?拿出了一双充满诱

惑的黑色长筒丝袜穿在了妈妈的大腿上。

「嫂子,你这儿都流了好多水了。」

「坏水生,别馋嫂子了,快舔舔嫂子的屄。」屄?这麽肮脏的词汇,我真的

是第一次听妈妈说出来。

「嫂子,说真的,你现在对干屄需求比以前还要强烈呢,好像哥一个男人已

经满足不了你了。」

「是啊,尤其是嫂子怀孕以後,欲望好像真的越来越强烈了,如果我们不碰

嫂子的话,没准嫂子会主动求我们哥俩和她干屄呢,嘿嘿。」

「小坏蛋,不许那麽羞嫂子,嫂子年纪大了,当然需要男人了,你们俩不喜

欢呐,不喜欢的话,嫂子就是憋着也不让你们碰了。」

「喜欢,喜欢,我们太喜欢了,我们要干一辈子呢,你既是我们的嫂子,也

是我们的老师,还是我们的媳妇,嘿嘿。」

「别逗嫂子了,嫂子这儿痒了,快给嫂子舔舔。」

妈妈的表情真是淫荡至极,躺在火炕上,主动用两只手分开自己的丝袜美腿,

露出她早已湿淋淋的阴户,应该说是她的骚屄才对。

当水生趴在她的胯下,一边吸允她的阴唇,一边用手指挑逗她骚屄的时候,

换来的是妈妈放纵的呻吟。

「啊……舒服啊,就是那儿。」

「嫂子,别光自己舒服啊,也给水河舔舔鸡巴呀。」

「坏水河,蹲到嫂子头上,让嫂子舔舔你的臭鸡巴。」

听到妈妈这麽说,水河坏笑着跨坐到了妈妈的胸脯上,把那根坚硬如铁的大

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小嘴?。一下接一下的向妈妈的嘴巴?面插,就像是做爱一样。

「啊呀,嫂子的骚水流的太多了,都快把水生淹死了,嘿嘿。」

想不到啊想不到,就在半年以前,妈妈因爲村?那个不成文的规矩才和水根

儿的两个弟弟一起做爱,还是手把手的教他们俩。

可是现在呢,妈妈的表情却这麽淫荡,都已经怀胎六月的人了,竟然还挺着

个大肚子,和水生水河这两个比我年纪还小的孩子在火炕上淫乐,这半年的变化

爲什麽会这麽大?

「嫂子的舌头可真厉害,舔的我鸡巴都酥了。」

「水河你看,嫂子屄上的这个豆豆真好玩,每碰一下,嫂子的身体就一颤一

颤的。」

「城?人管那个豆豆叫什麽我还真不记得了,反正我就管那叫屄豆,嫂子说

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了。」

「那我就好好玩玩嫂子的屄豆豆,让嫂子开心,让她兴奋,让她一辈子也离

不开我们哥俩儿。」

水生把注意力完全的集中到了妈妈的阴蒂上,一边用舌头舔,一边用手指挑

逗着。

「嫂子,我的亲嫂子,我的亲媳妇,我要射了。」

水河在干嘛?他在射精啊,他竟然把肮脏的精液全射进了妈妈的小嘴?,这

个混蛋。

就在妈妈转身想吐出嘴巴?的精液时,水河却撒娇一般的注视着妈妈。

「嫂子,别吐出去了,你就吃了吧。」

「小坏蛋,就喜欢折腾嫂子。」妈妈在干什麽?她竟然在吞咽水河那腥臊的

精液,那表情,怎麽会那麽暧昧?

「嫂子,你的屄豆变大了,嘿嘿。」

「啊……水生,我的好水生,嫂子来了,嫂子要高潮了。」

妈妈的身体在不停的抖动,可是骚屄?却喷出了一股晶莹剔透的水注,那是

什麽?那不是妈妈的尿麽?难道妈妈竟然会被两个孩子刺激的尿了?

「二哥,你干嘛呀,弄的这麽激烈,不会伤到肚子?的儿子吧。」

「应该不会吧,我也没想到嫂子会高潮的这麽激烈呀。」

「坏水河,不许胡说,那是我和你大哥水根儿的儿子,是你们的小侄儿。」

听到妈妈有些暧昧的反驳,水河坏笑着抚摸着妈妈的大肚子。

「嘿嘿,虽然名义上是我们的小侄儿,可是他的妈妈都和我们哥俩干屄了,

我们俩不也是他的爸爸麽,是吧,嫂子媳妇。」

「人小鬼大,当初怎麽没看出来你们俩会变得这麽坏呢。」

去他妈的,这话怎麽听起来这麽刺耳,得了便宜还卖乖,干了人家的妈妈,

人家孩子就要叫你爸爸麽?

「媳妇,用你的小脚帮我再弄硬了了吧。」

「死水河,我的年纪当你们俩的妈妈都绰绰有余了。」

「那我们就叫你妈,嘿嘿。」

「那可不行,叫妈妈的话,那就是乱伦了,虽然我年纪小,可我也知道母子

乱伦是要天打雷劈的。」

「还是水生说的对,不过你们这麽对嫂子,难道就不是乱伦了麽?那叫叔嫂

乱伦啊,呵呵。」

「可是叔嫂和母子不一样啊,除了嫂子,天底下所有的女人我们都不喜欢。」

「是啊,嫂子是我们哥俩最爱的女人,如果叔嫂乱伦也要天打雷劈的话,那

我们哥俩就替嫂子扛着,让雷劈我们俩。」

「不许胡说,有你们俩这句话,嫂子就是做什麽都值了。」妈妈这个表情,

这个眼神,怎麽会充满了感激,充满了爱恋?

「嘿嘿,我们俩不会被雷劈的,我们还要和嫂子……应该说和我们的乖媳妇

干屄,干屁眼呢,永远干下去。」

「坏孩子,就忘不了这个。」说着,妈妈就暧昧的伸出两只穿着黑丝的肉脚,

慢慢的夹住了水河的大鸡巴,来回的套弄着。

是足交啊,妈妈竟然在给水河足交啊,这个动作简直是太淫荡了。

「真舒服啊,嫂子的小脚太厉害了,软软的,滑滑的,能遇到嫂子,真是我

们家上辈子修来的福啊。」只见水河的鸡巴变得越来越大,从表情就看得出他有

多麽的舒服,多麽的享受。

「嫂子,我们想干你了,嫂子自己也等着急了吧,嘿嘿。」

「死相。」

水河躺在了热乎乎的火炕上,而妈妈则劈开双腿小心的跨在他的身上,将自

己湿淋淋的大阴唇贴在了水河的大鸡巴上,轻轻的摩擦着。

「嫂子的屄好热好软啊。」

「啊……水河,好大,真想让你插进去。」

「嫂子,我的好媳妇,我也想干你的屄呀,可是我不能伤害我们肚子?的孩

子啊。」

「好水河,等嫂子生了孩子,让你使劲干,让你干个够,嗯……」那边的水

生,早已按耐不住了,把妈妈阴道?面的淫水涂抹到她的屁眼以後,缓缓的插了

进去。

「啊……我的好水生。」水河和水生,一个在摩擦妈妈的阴唇享受着阴交,

另一个在拼命抽插着妈妈的小屁眼。

屋子?的气氛非常的淫靡,不断回响着性交的撞击声和妈妈的淫声浪语,几

个人都玩的大汗淋淋。

「啊……水生,水河,嫂子来了,你们的媳妇要高潮了。」

「嫂子,你别叫了,我都快忍不住了。」

「别忍了,射给嫂子吧。」在水生射进妈妈屁眼没多久,水河也一股脑的把

精液射在了妈妈的阴唇上。

高潮後的妈妈,满脸爱意的亲吻着身下的水河,水生也不停的抚摸着妈妈已

经无比硕大的乳房。

「嫂子,我们还想干你,嘻嘻。」

「两个小祖宗,不是刚射了麽。」

「你可以用小脚和嘴巴帮我们再弄硬啊,我们还想让嫂子高潮,最喜欢听嫂

子高潮时的淫叫了,嘿嘿。」

「今天就别弄了,嫂子现在还怀着孕呢,已经很累了。」

「嗯,那我们听嫂子的,休息一会我们就扶嫂子回去。」

「哎,也不知道你们大哥怎麽样了。」

「估计应该没什麽事,我娘不是带着大哥去县医院了麽,应该就快回来了,

嫂子就放心吧。」

「说的也是,才十几岁的高中生,应该不会有什麽大毛病的。」我就说呢,

怎麽没见到水根儿,原来是去县医院看医生了。

「嫂子,你想什麽呢?都说了,我哥不用你惦记的。」

「我想我儿子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吗,都半年没见到他了。」

「原来嫂子是想小东哥了啊,等你生了孩子就会城?看看他吧。」

妈妈的话让我宽慰了不少,虽然她的变化很大,让人有点难以接受,可是妈

妈还是很惦记我这个亲生儿子的。

「水河,你笑什麽呢?」

「没什麽,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什麽事这麽好笑啊。」哼,这个水河可要比水生坏多了,看他的笑容准没

什麽好事。

「我想起小东哥了,你说他的妈妈和我们干屄,既是我们的嫂子,还是我们

的媳妇,你说小东哥该怎麽称呼我们哥俩呀,嘿嘿。」

「水河,你混蛋,嫂子可警告你,不许拿我儿子开玩笑啊,他可是我这辈子

最重要的人。」这个混蛋,连我都敢取笑,真他妈找打。

「好嫂子,别生气麽,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水河错了,以後再不敢了。」

「这还差不多。」听到水河承认了错误,再看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妈妈才

破涕爲笑,搂住了这个让她高潮让她满足的孩子。

此时我的心?真像打翻了五味瓶,虽然从女人的角度的来看,妈妈确实有点

淫荡了。可是从母亲的角度来看,她还是非常的惦记我,把我这个儿子当成她最

重要的人。

看到他们准备离开小院,我赶紧再次躲在了大水缸的後面,眼看着两个孩子

一边搂着妈妈一边抚摸着妈妈丰满的大屁股,离开了小院。

等他们走远了,我才走进屋子,躺在热乎乎的火炕上,我不停的思索着,妈

妈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女人呢?

首先说明她是个欲求不满而且性欲旺盛的女人,因爲就连她怀着孩子,还和

水根儿的两个弟弟在一起纵欲淫乐,还表现的那麽放纵,看他们那默契的程度,

也绝不止十次八次了。

可这又证明什麽呢?她是个淫荡的女人?也不是,如果她真是个贪图享乐喜

欢纵欲的女人,她大可答应那个校长的无理要求,做校长的情妇,也许早都当上

教务处主任了,可是妈妈甯可被调到这个穷困无比的小山村,也没有那麽做。

难道说妈妈因爲当老师当久了,只对像自己儿子那麽大,什麽都不懂的青涩

小男生情有独锺?不会是这样吧。

可是不管怎麽说,妈妈都不是个坏女人,至少她心?装着山村?这些贫穷的

学生们。虽然她和水根儿的婚宴有点让人啼笑皆非,可是她的心?真的装着水根

儿,惦记着这个小丈夫。

尤其是对我,虽然不在我身边,可是每个星期都会给我打个电话,关心我的

身体,关心我的学习。就连刚才水河无意中取笑我,妈妈都很不高兴的样子,说

我是她一辈子最重要的人。

妈妈是那麽善良,对家人,对亲朋好友,甚至是不认识的受苦受难的人,都

能以诚相待,慷慨相助。

哎,晕了,真的有点晕了,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卑鄙,无耻,我怎麽能这样,躺了半天我才发现自己的裤裆?凉飕飕的,?

面竟然湿了,我怎麽射了,虽然是无意中的,可我还是觉得自己很龌龊。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估计大白天的,她们也

不会再来小院做爱了。

索性又在小院?呆了一下午,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我才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一会的工夫,只见水生扶着妈妈走了进来。

「哎呀,妈的好儿子,你什麽时候来的呀。」

「我刚到。」

「小东哥好,你们母子很久没见了,你们慢慢聊吧,我先回去了。」等水生

走後,妈妈搂着我,眼圈都有点湿润了。

「儿子,妈妈好想你。」

「妈,我也想你,这不来看你了麽。」

「妈真想回城?看你的,可是现在身子不方便,走不了山路。」

「嗯,我知道。」

「儿子,你不会怪妈妈吧。」妈妈看着自己隆起的大肚子,羞涩的低下了头。

「妈,你说到哪去了,开始我是有点接受不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那天我

躺在床上,就想起了过去发生的一些事。说真的,您这辈子也挺不容易的,处处

都替别人着想,只有别人坑你的份儿,你从来不会想着去报复去坑别人。」

「哎,妈这辈子就这样了,挺知足的,就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你,等妈的支教

期到了,妈就会去陪你。」

「这个世上我们母子是最亲的人了,只要你高兴,活的开心,儿子也就知足

了。」

「谢谢你,妈的好儿子。」

在小院?住了两天,就在我快要走的时候,水根儿从县城回来了。我把他拉

到了门外,他的样子真有点憔悴。

「水根儿,你怎麽了?」

「没啥事,大夫说我好像有点低血糖,就是有点会头晕。」

「哦,那你可得注意啊。」

「小东哥,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待她的,可是我……哎……」

「怎麽了?」

「没什麽。」一个人回到了城?,不管怎麽说,只要妈妈自己觉得幸福就好。

时间过的可真快呀,转眼间就到了高考,就在高考的前几天,我打开房门的

时候,忽然见到厨房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啊,是妈妈,我的妈妈回来了。

「妈,你怎麽回来啦。」

「现在是儿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候,妈怎麽能不在你身边呢。」

「谢谢妈,有妈妈在身边,我一定能考上一所好大学的。」

「妈妈相信,我儿子一定能的。」说真的,也不知道怎麽的,虽然妈妈也是

笑容满面的,可我看的出她多少有一些憔悴。

虽然清华北大没什麽戏,不过也算如愿,我考上了自己喜欢的同济大学。

等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我们母子和亲朋好友好好庆祝了一番。

可郁闷的是,妈妈又要回到那个小山村,没办法,我知道她和水根儿的孩子

还太小,离不开妈妈。

哼,水生和水河这回可高兴了,这麽长时间没见我妈妈,等她回去了,她们

还不得大干特干啊。

大学的生活相比高中可真是惬意多了,有时还真有点乐不思蜀的感觉。

爲了更早的适应社会,我还趁周末特意找了一家小企业去打工。

放了寒假,又在那家小企业打了几天工,就坐上了回家的列车,一宿的工夫

就到了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

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却看到桌子上准备了丰盛的早餐。

「妈,你什麽时候回来的呀。」

「昨天回来的。」

「你怎麽知道我今早回来呢?」

「笨儿子,上个星期你给妈打电话的时候,妈问你们学校给没给订票,你自

己说今早回来的呀。」

「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

「妈,这次回来,你还回那个小山村麽。」哎,我这话问了等于白问啊。

「当然得回去了,妈的支教期还有半年就到了,等这批孩子上了大学,妈就

该回原来的学校教课了。」

「太好了,哎,可是我已经上大学了,不能在家陪妈妈了。」

「你能想着妈妈,妈妈就很开心了。」

「对了,水根儿考上大学了麽?」

「考上了,就是当地省城的一所专科大学,不过也算不错了,毕竟那儿考上

大学的也没几个。」

「哦。」也不知道怎麽了,妈妈脸上有点不高兴的样子,我也就没再多话。

真没想到,妈妈这次在家呆了这麽长时间,一直到过完了年才动身回到那个

小山村。

呆了没几天,我也做火车回到了同济大学。

半年的时间又过去了,本打算暑假不家了,就在这打工,可是刚干了几天,

公司却说因爲资金紧张,暂时不想用我们这样的大学生了。

没办法,还是先回家再说吧,哎,因爲没在学校订火车票,只能自己去买了,

买了一辆加车的票,比原来的快车慢了六个小时啊。

等到家的时候,都是下午了。急匆匆的赶回了家,可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

却发现家?有点变样了。

难道妈妈回来了?走进妈妈的卧室,?面根本没人啊,沙发的旁边还放着两

个从没见过的大包裹。

阳台上则挂着两条一样的运动裤,只是长短不一样。

去厕所的时候,竟然还发现?面挂着好几双袜子,有两双明显是男人的袜子,

还有一双是长筒的黑色丝袜,那边则挂着一条粉色的和一条黑色的女式内裤。

难道妈妈和水根儿一起回来了?不对呀,那两条裤子肯定不是一个人的。

先静观其变,等等再说,脱鞋放好,又穿上了我回来时的运动鞋,就藏在了

我的卧室?。

快到傍晚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还从客厅传来了嬉笑声。

「坏水河,在外面就摸我的屁股,也不怕被别人看到。」

「嘿嘿,好媳妇,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走路时,屁股一扭一扭的。」

「都说了,别总媳妇媳妇的,叫习惯了,让别人听到就完了。」

「知道,在外面就叫老师,在家才叫媳妇呢。」

「好媳妇,都说好别再给我们俩买衣服了,那天都买过了,太破费了。」

「没事儿的,都是大学生了,多几件换洗的衣服,不是挺好吗。」

听出来了,说话的是水河还有我的妈妈,没错,就是他们两个。可是水河明

明说妈妈在给他们俩买衣服啊,那个人呢?

「嫂子,别再给我们哥俩花钱了,你挣点钱也不容易,大哥的病你都花了好

几万了,虽然没法子治,可是你真的尽心了。」什麽?水根儿病了,还花了好几

万?竟然还没治好,究竟得的是什麽病呀。

「是啊,水生哥说的对,连我们俩上大学的钱都是你拿的,我们真的不能再

买这买那了,再说小东哥也在上大学,也需要钱呀。」

「难得你们俩这麽懂事,嫂子听着心?也好受,你小东哥那边你们不用操心,

他上大学,他小姨给拿了十万块,因爲他小姨和姨夫结婚这麽多年,也没个孩子,

就一直把小东当成他们自己的亲生儿子来对待的。再有,虽然水根儿不能和嫂子

那个了,你们也要尊重他,他永远是我的丈夫,也是你们的大哥。」

「嗯,我们记着了,我们都答应大哥了,一定好好照顾你的。媳妇,你对我

们真好,等我们上大学以後,就像小东哥那样出去打工。等以後我们参加工作了,

挣的钱都交给你,让你过皇後一样的生活。」

「呵呵,让我过皇後一样的生活,那你们把自己当成皇帝了啊。水河,你们

的心意我领了,嫂子不图你们报答我,只希望你们能越来越好,我就知足了。等

以後你们挣钱了,在城?紮根了,就把你们的父母也接来,好好的报答他们的养

育之恩,让他们的晚年过的幸福点才对啊。」

「我们会的,算了,别说这个了,那是以後的事了。对了媳妇,刚才我们再

餐馆?吃的那个鱼和那个肉丝可真好吃啊,到现在我还流口水呢。」

「呵呵,那叫沸腾鱼和鱼香肉丝,是四川菜,中国很有名的菜系呢。」

「好媳妇,等我在外面打工挣钱了,也带你去吃四川菜,嘻嘻。」

「好,我等着,先别聊了,嫂子要洗个澡,凉快一下。」

「嘿嘿,我们喝嫂子一起洗,叫……叫什麽浴来着。」

「那叫鸳鸯浴。」

「嘿嘿,还是水生哥记性好。」那个水河可真够可以的,一口一个媳妇叫着,

水生还算老实,多少还尊敬一声嫂子。

水生和水河搂着妈妈进了浴室,虽然看不到他们在?面做什麽,可浴室?时

常传来她们的嬉笑声和打闹声,还不时传出了妈妈的呻吟。

就在这时,水生和水河抱着妈妈赤裸的肉体回到了她们的爱巢。当我悄悄走

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妈妈已经被他们俩抱到了大床上。

「媳妇,我差点忘了,送你一件礼物。」

「什麽啊?」只见水河从一个装衣服的袋子?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

开一看,我的天呐,这是什麽啊,竟然是女人的一条内裤,确切的说应该是一条

小的不能再小的一条粉红色蕾丝内裤,还是半透明式的。

「啊呀,这是什麽啊。」看到这个,妈妈羞涩的惊叫了一声。

「媳妇,这是我刚才在商场?买的,你穿上肯定特别的好看。」

「小坏蛋,我说刚才在商场,你怎麽偷偷溜走了呢,原来是去买这个了。」

「好媳妇,穿上吧,怎麽说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呀。」妈妈娇羞的结果小内裤,

慢慢的穿上,那动作说不出的诱人。当妈妈穿好以後,简直惊爆了水生和水河的

眼球。

虽然有点龌龊,不过说真的,就连我这个亲生儿子都有点眩晕。

不光两瓣肥美的大屁股露在外面,就连那乌黑的阴毛和嫣红的大阴唇都看的

清清楚楚。

「好看麽?」

「嫂子,真是太好看了,还是水河心细呀。」水生一个健步冲到了妈妈的胯

下,伸出舌头舔弄起了妈妈饱满的阴户。

「啊……水生。」水河见状也毫不示弱,站在床上搂住了妈妈,一边抚摸妈

妈的乳房,一边和妈妈舌吻。

胯下的水生一边舔弄妈妈的阴唇,一边用手指刺激妈妈的阴蒂,弄的妈妈双

腿不住的发软。

看到妈妈两腿发软,水生知趣的躺在床上,而妈妈则会意的骑在了水生的头

上,继续享受着水生的口交。

这个姿势,这不是A 片?面的骑乘位麽?

「啊……真舒服,水河,让媳妇舔舔你的鸡巴。」转眼间水河就把早已坚硬

无比的大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小嘴?,来回的抽插着,弄的妈妈一双肥乳不停的颤

动。

不知什麽原因,妈妈忽然吐出了嘴?的鸡巴。

「好水生,别舔了,舔的媳妇骨头都酥了,媳妇要和你干屄。」还没等水生

动弹,妈妈就移动了一下身子,将水生的龟头对准了自己的阴道口,噗的坐了下

去。

「进来了,好舒服,水河,你也来吧,干我的屁眼。」水河兴奋的走到妈妈

身後,一边爱抚着妈妈的大屁股,一边将自己的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小屁眼。屁眼

竟然也插的毫不费力,真不知道被他们哥俩操过多少次了。

「啊……我的亲老公,用力。」听到妈妈的淫叫,两个孩子操的更卖力了,

几乎每次都是全根没入。

「好媳妇,我爱你,我要和你干一辈子的屄,干一辈子的屁眼,一辈子和你

在一起,我干。」

「啊……」哎,床上的妈妈和生活中的妈妈完全是判若两人啊。满卧室都是

她们刺激的淫声浪语。

「用力啊,媳妇要来了,要高潮了。」妈妈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不停的发

泄着女人与生俱来的性欲望。

「好媳妇,我顶不住了,要射了。」

「射吧,都射进来吧。」

两个才十七八岁的孩子拼命的在一个已经四十出头的美艳熟妇体内喷射着源

源不绝的精子。

水生和水河,一个爱抚着妈妈湿漉漉的大阴唇,一个抚摸起妈妈白嫩的小脚。

「媳妇,上大学以後,我们哥俩不住校行麽?」

「当然不行了,虽然你们在这上大学,可是一般的大学都有规定的,好像所

有的学生都必须住校的。」

「可是住校就不能每天都见到你了。」

「你们俩可以周末的时候回来呀,周末回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周末呀,那每星期至少要在学校呆五天呐,五天不和媳妇干屄,就算我麽

哥俩能忍住,媳妇你能忍得住麽,嘿嘿。」

「坏水河,憋死你们两个小混蛋,呵呵。」妈妈暧昧的搂着这两个比她小二

十几岁的孩子,一脸的柔情,一脸的幸福。

我没法揭穿妈妈,只能默默的把这件事装在心?,妈妈也一直和水生水河保

持着这种关系。

到放假的时候,妈妈就会和水生水河一起回到那个小山村,去看望她和水根

儿的孩子,只是水根儿得的是什麽病,我始终也没听她们说过。

这几年,妈妈一直供养着水生和水河上大学,而她们三个就像是夫妻一样,

做着夫妻间的性事,家?的卧室,客厅,浴室似乎都是她们欢乐的海洋。

那期间,妈妈好像请了一次长假,再次回到了小山村?,因爲她又怀孕了,

不知是水生还是水河的孩子。

而水生和水河似乎也很知道上进,在大学?课余的时候就去外面打工,帮妈

妈贴补家用。

事情就是那麽巧,我已经毕业了好几年,而水生和水河也顺利毕业参加工作

三年了。那天我回去看妈妈,就在楼道?,妈妈把水生和水河推出了房门,这两

个已经西服革履的小青年,站在外面苦苦的等候。

後来我才知道原因,原来妈妈见他们俩长大成人,理性告诉她,这麽下去会

耽误他们哥俩,所以想忍痛结束她们三个那不正常的关系。可是水生和水河就在

外面呆了一夜,等着妈妈回心转意。

一夜过後,当妈妈看到两个人还站在外面的时候,妈妈搂住了他们,她想不

到他们会这麽执着,可就是这种爱,这种执着换来了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