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年, 我乘着工作方便, 搬了来此大厦十八楼的这个单位, 过着我的独居生活, 我们这层共有六个单位, 但邻社关系只属一般, 碰面时只限点一点头便算, 陈生是独居在我的邻室, 有少少轻度智障, 街坊和我都知道他的妈妈间中会到来探望他。

? ???从某一天开始, 我发觉陈生家里多了一个年轻女子出入, 一个很漂亮的操着乡音的内地女子, 标致的五官, 长长的秀发, 均衡的身型, 虽然衣着普通, 但仍掩盖不了丰满的上围, 自此, 我对此女子的身世充满着好奇心, 但从平日大家见面点头的时候, 我偶然问起她和陈先生的关系, 我才得知她是陈先生的妻子 – 美仪。

? ???有一晚, 我正在无聊地看着电视的时候, 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我赶忙开门看个究竟, 原来是邻室的美仪, 我见她一面神色慌张地说 :“张先生, 可否帮我一个忙, 我先生羊癎症发作…..”。

? ???人命关天, 我二话不说便行往邻室, 看见陈先生卷着身子地在地上, 我上前察看, 已没有抽搐现象, 应没有大碍了, 我和美仪合力把陈先生扶回上床, 为了安全起见, 我向美仪说应马上送陈先生入医院作个检查, 美仪此时已六神无主, 但也认同我的想法, 我们便马上扶着陈先生乘着的士往医院去。

? ???经医生检查後, 认为陈先生需留在医院一两天作个检查较为适合, 美仪办个手续後, 辗转已淩晨二时了, 我们终於可以离开医院了, 我和美仪一起乘着的士返家, 在车上, 美仪已疲倦不堪地睡着了, 不知不觉她的头竟枕在我的肩上, 我看着身旁已睡着的美仪, 真的是一个小美人, 我心想为何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 会下嫁一个患有轻度智障的男人, 很快到了家里楼下, 我拍拍美仪, 她醒觉枕在我的肩上, 一面羞怯的说了声对不起, 我俩便一同步往大厦乘电梯上楼了。

? ???上天真的太眷顾我了, 美仪竟在慌忙之下忘了带锁匙, 我说这麽晚应找不到开锁工人了, 如不介意, 今晚先待在我家中, 明早才找人回来开锁吧, 美仪有点无奈, 只好就此作罢, 我请了美仪进入屋内, 她很好奇地视察着我家里, “想不到你一个男人生活, 但家里却执拾得井井有条”, 美仪赞叹着说, 我着她坐在沙发上, 我的家虽不是很豪华, 但总算下了点心思, 美仪充满着羡慕的眼神。

? ???我问了她一个想知很久的问题, 就是为何她会嫁给陈先生, 美仪此时有点无奈, 想了一会便说 : “都是我家里穷, 父母欠了人家很多钱, 我今年才二十二岁, 原本我有一要好的男朋友, 但因父母为了要还债, 听到陈先生母亲想帮儿子找一个媳妇, 说可付一大笔钱给我们, 就此, 我便被迫嫁了陈先生”, 美仪眼中泛着泪光。

? ???我此时坐到她旁边, 递了一片纸巾给她, 我发觉美仪身上和头发沾了点陈先生的呕吐物, 我说 : “如你不介意, 可在这里洗个澡, 我先给件衣服你替换, 待清洗後明早应可换回吧”, 美仪也感到一身异味传来, 说着我便给她找些替换的衣服, 我找了一件比较长身的棉质 V 领T 恤, 对於美仪的身型来说已是一条短裙模样, 我再想给她找条裤子, 美仪说不用吧, 就这条便可, 说着便进了我的浴室洗澡, 我有点儿饿, 我进厨房弄了两个即食面, 很快, 面已弄好了。

? ???这时美仪亦刚洗完澡, 她穿着我的棉质 T 恤, 我的天, 多麽的美丽啊, 长长的腿子, V 领中露出的深深乳沟, 更要命的是她手上拿着的衣服内还有一个胸罩,那麽...., 我再看看她的胸前, 果然两颗蓓蕾微微地从 T 恤内凸起, 我看到入了神, 美仪有点不好意思, 羞怯地转过身去。

? ???我结结巴巴地说 : “你的衣服可放进洗衣机去, 洗衣机有乾衣工能, 明早取出便可穿上”, 我指着洗衣机的方向, 跟着我端着两碗刚煮起的即食面放在桌上, 美仪大叫着 : “很香啊”, 我示意她坐下来吃面。

? ???我们吃了一会, 美仪有点感慨地说 : “这麽大个人, 除了小时吃过父母煮的面外, 未尝吃过其他人为我煮的面”, 此时她眼角流着泪, 面吃完了, 我和美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虽然做着戏集, 但我俩却默默无言, 忽然, 美仪把头靠在我的肩膀, 面额微微擡起地向着我, 我看着她一双悠情似水的眼睛, 咀巴微微地张开, 我再也按捺不住, 深深地吻在她的小咀上。

? ???美仪领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 一双充满弹性的乳房被我揉捏着, 吻了不久, 她主动脱去身上的 T 恤和内裤, 跟着为我解去身上的衣服, 我俩已回复到大自然的模样, 我俩赤条条地步进房间, 我拥着她吻着, 美仪此时握着我已充着血的硬物轻力地上下摇动着, 我也不让双手空闲, 我抓住她一对完美的雪白乳房揉捏着, 继而伸手向下抚弄着她的阴唇。

? ?? ?摸了一会, 她把我推到在床上, 她伏在我的身下, 握着我的阴茎细意欣赏, 继而用她的小咀吻着我的茎部, 慢慢地吻到顶处, 小咀开始吞噬着我的冠部, 我感到她用舌头舔着, 我的阴茎此时已充塞在她的咀里, 我看着这小美人在享受着我的阴茎。

? ???此时, 我示意她转换一下姿势, 好让我也为她服务, 美仪仍在吻着我的阴茎, 但她下身开始转到我的上身, 她把右腿提起跨过我的身体, 这时, 她的阴户已朝向我的面前, 稀疏的毛发布满在两片阴唇的四周, 我用手指拨弄着她的阴唇, 唇肉微微地胀大得变红了, 晶莹剔透的爱液亦开始从缝中渗出, 我媛媛地伸出舌头向着两唇之间舔起来, “啊 ……….”, 美仪被我舔得叫了起来, 跟着我们便各自享受着为对方的口舌服务。

? ???我开始按捺不住, 我拍拍她的臀部, 示意她睡在床上, 美仪睡在床上, 张开两腿准备迎接着另一种感觉, 我看着这完美的娇躯, 我忍不住再次拥着她深深地吻着, 她亦急不及待, 一边吻着我, 一边伸手握着我的阴茎领到她的穴口位置, 她把我的茎顶不断磨着她的缝隙, 我也被她磨得兴奋异常, 我感到我的阴茎从没如此坚硬过, 美仪不等我的进攻, 她把纤腰向上一挺, 双手压下我的臀部位置, 我的阴茎已没入她的阴道里去。

? ???美仪此时闭上眼, 咀巴张开地发出长长的呻吟, 我开始发动攻势, 进出的动作在她洞穴内进行着, 这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感觉, 冲刺了一会, 我把她的身体弄侧, 我擡起她的右腿, 双腿夹在她的小腹和臀部位置继续抽送, 这姿势令我插得更深入她的体内, 也令我可以很清楚地看着我的抽送过程, 小穴已被我抽送得有点红肿, 大量的爱腋沿着洞穴口流到床上。

? ?? ?此时, 美仪再一转身伏在床上, 她双手向後把两边的臀肉拉开, 再用手指把屁眼瓣开, 我知她是示意我进攻这位置, 刚才的穴水亦已把屁眼弄得湿润一片, 我抽出阴茎, 朝着已瓣开的屁眼顶着, 我一下一下地的深入, 美仪亦一下一下的拉开着配合着, 臀部亦向上微微掀起, 慢慢地, 我已深入这更压迫的另一通道, 美仪皱起眉头, 鼻子的呼吸声亦显得比较大, 我开始慢慢抽动着, 这也是我第一次探索这通道, 通道果然十分压迫, 抽插了一会, 她也有点吃不消,

? ?跟着转回正常的姿势地睡在床上, 我握着她双腿高举地分开着, 我再次从正面刺进入她的阴道, 我不断抽送着, 美仪已显得有点疲态, 我开始加快速度, 她亦被我抽插得猛烈摇动着, 忽然, 她捉紧我的手臀, “啊 ~ 啊, 我要来了”, 我感到她的身体开始颤抖着, 跟着双手紧抱着我的背部, 我听到她不断地喘着气, 跟着很快便精疲力竭地躺着。

? ???我继续抽动着我的下身, 美仪眯着眼地看着我微微一笑, 跟着她伸手往她的穴边摸着, 这样她的手指亦可摸着我抽动着的茎边, 慢慢她的手伸到我的旦旦处, 她把我的旦旦轻轻地揉捏着, 另再用手指轻轻在我的屁眼处扫着, 这感觉真的舒服死了, 手指撩着我下身的刺激传到脑里, 一股爆发的冲动使我的精液如排山倒海地射进她的体内, 美仪再次拥着我, 她享受着我留在她体内的暖流感觉, 我俩一动也不动地相拥着, 一会儿, 我的阴茎亦开始软下来, 慢慢地从她体内滑出。

? ???此时, 我俩亦已筋疲力竭, 我们顾不了床上仍从体内流出的污秽, 我俩紧紧地相拥着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 我们一起洗澡过後, 我为美仪找来开锁师傅弄开大门後, 跟着她便要往医院探望和照顾陈先生, 但自此, 当有合适的机会, 美仪便会过来我处和我作些亲密的邻里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