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恶梦的初临

作爲一名着名大学毕业的硕士,再加上我的身段及美貌,每次都让我成爲大

衆艳羡的对象,也令我拥有高傲及倔强的缺点,也令我堕进了永远的黑暗了中。

我叫张美娴,是香港一所大公司的营业经理之一,素有「冰山美人」之称,

同时也是公司中的TOP10 营业员,我手下有十多名营业员,都是公司中的精英,

其中李淑如更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小学及中学同学,我们几乎无所不谈,虽

然她才干不是出衆,有时不够营业额,但我总是帮助她。小如不算是美女,但上

围却十分厉害,足有36E 杯罩,比起我的34D 还要大。

不过,我想不到最亲密的朋友,竟是害我最苦的背叛者。

上星期开始,公司把董事长的儿子朱然伟调到我的一组,他又胖又高大,看

见已很惹人讨厌,而且常性骚扰女组员,还常偷看女同事的走光,不少人说他来

当营业员只是试验,快会当高层。我曾经几次暗示过他不要这样做,他不理,今

天我忍不住在衆人面前骂了他,他悻悻然离开,大家都很害怕他会向父亲打小报

告。

我起初还以爲我爲公司赚了这麽多钱,不会对我怎样,怎知第三天,我便接

到通知升我爲助理总营业主任,这是明升暗降的职位,我没有了自己的营业组,

只做一些文件上的工作,这代表着我在公司中失势了。我的客户也流失了给其它

营业员,我一无所有。

有一点奇怪的是,表现平平的小如竟然升任我的位置,不过我仍替她庆祝一

番,在庆祝我和她升迁的宴会上,她穿了一件低胸晚装,身材呼之欲出;我不欲

和她争艳,我挑了一件黑色的晚装,不过实在各胜擅长,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我

一向对男生很冷漠,甚至有人猜我是同性恋,不像小如一样,常与男生谈笑风生。

我坐在一角在喝闷酒,这时我以前的旧下属王雯雪(Ada )及潘小婷(Karen)

走过来,我知道她们最近的营业额大升了许多,我和她们聊了一会,恭喜她们,

但她们眼神却告诉我,她们不开心。我突然发现,她们的衣着比以前性感了许多,

连已爲人妻,平时衣着保守的王雯雪,也穿起露背装及高叉裙来;潘小婷更穿了

超低v 晚装,露出了整个乳沟。我还取笑她们,她们只微微一笑,笑容中带了苦

涩。小如在整个晚宴上像穿花蝴蝶,也难怪的,在升职半个月内,组的营业额升

了三十巴仙,她也取代了我的top10 位置。

我无聊地四处走着,突然,我看到王雯雪挨着朱然伟那个死胖子进了升降机,

升降机停在十楼,我坐另一升降机到十楼,我在走廊中徘徊,听到在1015室中有

很大声的呻吟声音,未有性爱的我听到面也红了,我直觉觉得那是雯雪的声音。

雯雪一向都温柔娴淑,而且是有夫之妇,怎会和那朱然伟有染?我忍不住拍门,

不一会,朱然伟裸了上身,下身围住白色毛巾开门,他一看到我,也呆着了。我

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房,一看之下,我看了难以置信的可怕情境……

第二章淩辱人妻

那一幕,我足足害怕了三天。王雯雪当时是全裸的,跪在床上,她的手脚全

被绑着,乳房被麻绳围了一圈,把乳房都挤得大了一倍;而麻绳把下体的阴唇都

分开,麻绳就在阴唇之间;另外,她的咀被一个红色的胶球塞住,闭口不得,我

见到口水在她的咀角中流在乳房上。她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一个人,像一头等待被

淩辱宰杀的母猪. 我呆呆地站在房中,冷不防朱然伟在我身後,从後抱住我的腰,

把我举起,我大声呼叫及大力挣紮,她用绳把我捆绑起来,用王雯雪的内裤塞着

我的咀,我感到很恶心及惊恐。他走到床边,拨开了王雯雪屁眼中的麻绳,他除

下毛巾,天啊!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男人的阳具,他的阳具足足有八寸长,很粗大,

而且四周布满了青筋,龟头呈大大的冬菇形,可怕极了!我不禁闭起眼,但我听

到一声惨叫,我一看,只见那根粗大的阳具竟插进了王雯雪细小的屁眼中,不可

思议. 我以前也听过肛交这回事,不过现在竟亲眼目睹。朱伟然的巨大阳具抵住

了屁眼口,慢慢的钻入去,我看见王雯雪的面颊不停地跳痛,突然一声大喝,朱

然伟身子一挺,巨大阳具插了一半,开始用力抽插,王雯雪的样子痛苦极了,不

过她的咀被塞住,只能发出呻吟声,但她的咀角大量流出口水来;真的难以想象

如此细小的菊门竟然容纳这麽巨大的阳具。我一边哭一边又忍不住要看,朱然伟

抽插了半小时後,全身一震,拔出了阳具;其实当时王雯雪已差不多痛昏了,双

目无神,呆呆地流着口水;我看到王雯雪的屁眼,我简直想立刻呕出来,那已不

再是一个屁眼,而是一个黑色的洞穴,洞穴中流出大量的红色的血及白色的精液,

肌肉翻了出来,可怕极了!

朱然伟解开了王雯雪的绳子,把她推进了浴室,他望着我,阴森森地笑了一

笑,他躺在床上,竟然在自渎起来。我合着眼,不想看这丑恶的情境。过了一会,

我张开眼,朱然伟及王雯雪都穿好衣服了,朱然伟解开我的绳子及拿走了我口中

的内裤,我不禁大哭出来,我立刻跑到洗手间中,我把脸浸在洗手盘中,我不停

哭,我感到屈辱,而且更多的震惊及恶心。

当我镇定下来,回到宴会厅时,晚会已接近尾声。我看见朱然伟若小如在谈

天,看他的神情好像若无其事似的。我又看到王雯雪和潘小婷坐在一边聊天,表

情也没有甚麽特别,不过我看到她的小腿有点颤抖,看来她屁眼应该很痛很痛。

爲甚麽?发生甚麽事?爲甚麽一向保守、温柔斯文的人妻雯雪会做这样可耻

又可怕的事?

第三章快乐背後的阴谋

今晚刚好是星期五,我睡不着,脑海中总是出现那些可怕的片段。想到这?,

我突然想如果这些事降临到我身上,我会怎样?被男人肛交?我立刻摇头,想驱

去这种可怖的想法。但我实在不明白,不明白爲甚麽王雯雪会做这种事,我想打

电话给她,但又不敢。我想报警,但又不知要告他们甚麽?

到了星期一,我回到公司,才知道总营业经理已换了人。我回到办公室,我

才发现我的房间已被拆掉了,我的办公桌被移到男厕的附近,我竟然连一个文员

也不如。我怒气冲冲去找新的总营业经理,我不理秘书的阻止,冲入了办公室,

我看到那人,我呆了。

那位新营业经理,竟然是朱然伟。

我看着他,脑上又浮现起上星期五的片段。我怒气冲冲的骂他上次爲甚麽要

绑起我,我问他爲甚麽要这种对待王雯雪,我问他爲甚麽要把我的座位搬了。他

看着我怒气难平,没有回答,只看着我不停起伏的胸口。

朱然伟慢慢地说:「王雯雪只是一件玩具,插她的屁股有甚麽奇怪了?你就

不同,我会慢慢调教及品尝」。

「调教」、「品尝」?这些字眼我其实也不太明白,但感到总是可耻的说话。

我拿着放在桌上的一杯茶拨向他,他的脸都被我淋湿了。他没有生气,他淫笑说

:「嘿嘿,我会用精液射到你的面上,嘿嘿」。我怒及羞得快要失控了,我哭着

冲了进女洗手间,大家都用奇异的目光望着我。

我在女洗手间不停地哭及呕,我感到好恶心,我不明白爲甚麽我的处境会这

麽糟,我怎样再和这人一起工作。我又不能辞职,我现在的收入已减少了许多,

我还有楼宇要按揭供款,股票又失利,我经济正陷于困难,加上我是家中经济支

柱,我不能失业.

我只好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上,我眼也红了。我这麽有名有地位的营业

员,现在竟然要坐在大办公室内,还要在男洗手间外,每天男同事来来往往,都

望着我。那个朱然伟几乎每天都当衆大骂我一顿,我一点尊严也没有,但我没有

哭,只是用倔强的表情望住他。不过总是很现实的,现在我的已没有了半点权势,

以往奉承我、害怕我的人都对我有不同的态度,现在连一个文员也可呼喝我了,

除了小如,她现在已是营业部的红人,但她仍对我不离不弃,仍然十分尊重我。

这天,她邀我到她家去试衣服及胸罩。她的新居挺大,她现在的环境就像三

年前的我一样,我不胜感概。进了她的房间,她二话不说,就把衣服脱了下来,

我才第一次看到36E 巨乳的魅力,难怪不少男生都被她吸引着。她拿出很多胸罩

出来,邀我一起来试。我说:「呵呵,小如,你这麽大,我怎能用你的胸罩啊」。

其实我的胸有34D ,算是极好的身材,不过比起小如的巨乳,就明显输了一筹.

小如笑嘻嘻地拉了我过来,硬要看我的胸,我反对了一会,终于屈服了,我被她

半推半就地脱去了衣服,她还要来脱我的胸罩,我拒绝了她。她反而自已脱了起

来,我看见她巨乳的全豹了,她的乳晕很大,乳头也比一般女生大,像一个大木

瓜一样,我觉得有点像日本的AV女郎,有点CHEAP 的感觉. 我有点尴尬,但看见

她没有机心的样子,我反倒觉得自己不应这样想。

她不停地在试胸罩,还问我好不好看,渐渐我也没有顾忌了,她也把我的胸

罩脱下了,我自十一岁後第一次裸露人前,虽然是同性,但也有点感到面红耳赤。

突然,她伸手过来我的胸前摸了一把,我吓了一惊,我要打她,她和我搂成一团,

我们在说说笑笑,我感到像回到童年时候,我对她完全没有戒心。她知道我还是

处女,还不停地取笑我。

她说要看看我的美态,她要我摆一些POST,有时双手夹胸,有时摸着自己的

胸,有时爬在床上,我觉得这些POST不太好,但一向矜持的我今晚有点放肆了,

她说很好看,说我可以拍写真,我连忙推说不好。

我们就这样快乐地过了一个晚上,小如的开朗热情,令我的最近的不快尽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