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零晨三点锺了,我乘座的飞往雅典的747航班正在大西洋上空三万六

千尺的高度上飞行着,我蜷缩在头等舱的靠窗口的位置上。过道边的座位都空着

,机舱?的灯也早已经熄灭了,乘客们都已进入了梦乡,飞机乘务员似乎也都不

见了踪影。

可我却一直无法入睡,我试着拿起本书来读,可是很快发现自己总是一遍遍

地重复地读着同一段文字。

由於我下身只穿了件薄薄的短裙和丝袜,所以感觉到一丝凉意,於是我用毛

毯盖住自己的身体,眼睛望着漆黑的窗外,想象着我这次到希腊旅行将会发生的

事。

我总是在梦中见到希腊和爱琴海,可是,如果不是我在Internet上结识的朋

友给我提出如此有趣的建议,我恐怕永远也不会来到这?。“婷娜!”她的名字

立即让我兴奋了起来,一想到这个小美人给我发的的 E-mail和其中那撩人情欲

的邀请,我的下体便开始湿润了。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入毛毯,撩起我的短裙,在我穿着尼龙丝袜大腿抚摸

着,手掌在丝袜上那凉爽光滑的触觉,更勾引起我肉体深处的欲望,我的下体感

到一阵骚动,我的手忍不住沿着吊袜带轻轻滑向我的内裤,中指勾开蕾丝边伸了

进去,抚摸着我已温润湿褥的肉缝,噢……啊……,我露出舒爽的呻吟,一想到

婷娜就会让我欲火中烧,我的小穴会兴奋得蜜汁涟涟,我将两只手指伸入我那湿

热的小穴中,我最喜爱用我的手指爱抚我肿胀的阴蒂,喜欢手指在柔软、光滑的

阴唇上的触感,啊……!!!我又不由自主地发出轻轻的呻吟。

我闭上眼睛,继续用手指爱抚着我的肉缝,想象着婷娜用她湿润温暖的舌头

上下舔啜着我的肉缝,她的每次爱抚都在我的阴核边游移,噢……天哪,我真渴

望能立即有一次美妙而强烈的高潮!好让我身体彻底松驰,安然进入梦乡。

我对婷娜的遐想象继续着,此时,我的手指摸索到我的湿洞并深深地插了进

去。啊……啊……!!感觉如此美妙,我不知不觉地哼出声来……

这时,我听见身边响起轻轻的脚步声,的当我意识到时,我马上安静下来,

静静地坐着,一个空中小姐轻轻走到我身边。

她俯下身,在我身边轻声问道:“有什麽需要帮助吗,小姐?”

“不……谢谢。”我慌乱地答到。

“好吧,如果需要就请叫我。”

“好的。”

空中小姐转身刚要走,又回过头来,冲我神秘地微笑了一下,然後扭头向前

走去。

我目送着她的背影,眼睛盯着空中小姐短裙下穿着丝袜的修长大腿,我的欲

望更加难以自制了。

我见周围没有人醒来。便又回来继续用手指抚弄着我那饥渴的小穴,想象着

婷娜那秀美的脸埋在我两腿之间的情景。天哪,我似乎能够感觉得到她的手在我

的大腿上,轻轻分开我的腿,长发触到我的肌肤上的搔痒感。

? ? “噢……对了……宝贝……对了,我能感到你的呼吸,婷娜,来吧……婷娜

。”我呻吟到:“来吧……亲爱的……舔我的小热穴……快!”

“我猜的不错,安波儿小姐,你需要我。”

当我意识到这不是想象,是一个真实的声音,我大大地睁开眼睛。

“噢,甜心,所有人都睡着了,我想我们不该吵醒他们。”

正是刚才那个漂亮的空中小姐,从她胸前的名牌上可以知道她的叫罗丝,她

正跪在我两腿之间的地板上,身上的毛毯已被她推到一边,她的手在我穿丝袜的

大腿上摩娑着,鲜红的嘴唇距我的阴唇只有几寸远,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妩媚地看

着我,充满着欲望和挑逗。

“嗨,往後靠,甜心,让我施展一下我的魔法,我保证你将享受第一流的服

务。”

我没在阻止,我想需要所有罗丝想提供的“服务”。

我降低我的坐姿,将我的小穴打得更开,渴望着她的舌头进入我的感觉。

“请抚摸我,罗丝,抚摸我。”

不需我再请求,我看到她慢慢低下头,长长的黑发散落下来,挡住她的脸,

透过秀发的间隙,我只能隐约看见她那红艳性感的嘴唇正缓缓凑向我湿润的阴唇

“噢……”当她的嘴触到我时,我不由得呻吟起来。

这不是轻轻的、试探性的触摸,罗丝用手指翻开我的外阴唇,用她那硬的如

钻机般的舌头顶开我的内阴唇,未经挑逗便直接挤入我的穴孔。好了,当她的舌

头已充满我的阴穴内时,挑逗开始了。噢……天哪,当她舔舐着我穴内的肉壁时

,我在我的座位上蠕动着。她的舌头在?面不断卷曲、伸展,直到?面的最顶点

,立刻让我达到疯狂的状态。

噢!上帝,她怎麽会如此精确地了解能让我在几秒锺内达到高潮的那个点!

“噢……噢……天哪……我要来了……我要泄了……”

我急剧地喘吸着,她激烈地爱抚着我那一点时,高潮在我体内不断加深加强

,我的腿紧紧地勾着她的头,“噢……对了……啊……”

我能感受到一种美妙而热烈的快感如电流般从我阴蒂向外辐射,传向我的大

腿、我的小腹,最後充满我全身。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并屏住几秒锺的呼吸,然後深深呼出一口气,想从我松

驰无力的身体内彻底呼出所有的空气。

“噢!上帝,感觉大棒了!”我低声说道。

罗丝继续舔舐着我阴穴的淫液,没有停止的迹象。在她的抚爱下,我呻吟着

,我的阴核变得难以置信地敏感。

我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她擡起头,我抚摸着她的脸,用手指从她唇边擦去

我的淫液,然後放入我嘴?舔着。

“请让我尝尝它。”我请求。

她对我仰起脸,我张嘴接住她的嘴亲吻着,使我能够从她嘴?吸吮我自己的

蜜汁,我真想吞下她的舌头,因爲我需要她的舌头深深地进入我嘴?。

罗丝的嘴唇柔软、丰满,让我吸吮起来感觉非常的美妙,我的手捧着她的脸

,好让她的嘴唇紧紧地压着我。她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透过我的丝质罩衫抚摸

着它们,接着,她用手指熟练地解开钮扣并将脸埋在我丰大的乳沟上,亲吻、舔

咬着乳房上的柔软的肉体,然後,她的手又从我後背解开了我的乳罩,将我38

D的乳房释放了出来,她捧起一只乳房含在嘴?,吸吮着我那坚挺、高耸的乳头

“噢……啊……”

她湿润的嘴唇和舌头在上面吸吮的同时,她的手指挤捏着我另一只乳头,感

觉真是舒服极了。

我的手紧紧抱着她的头,手指纠缠着她的黑色长发,我想要她含住我的乳头

,吸吮它们只到它们麻木。

她似乎刚要决定这麽做时,她突然停了下来。

我睁开眼睛,想请求她不要停。忽然看见另一个人坐在我的身边,这也是一

个空中小姐,从她的名签上知道,她叫凯瑟琳,长得高佻而性感,一头黑色的短

发,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媚媚地看着我,眼?闪烁着的情欲与冲动的光。

她一只手放在罗丝肩上,俯下身在她耳边低语几句,两个女人便会心地笑了

,她们看着我,如同看着一些即将到口的美味一般。

罗丝又回来吸吮、轻咬着我的乳房,同时凯瑟琳的手滑过我的大腿直到我被

淫液湿透的小穴。

当她的手指进入我潮湿的肉的褶层时,我耸动着我的屁股,迎合着她的手指

。我只想她更快更用力地操我。天哪!我多想再一次达到高潮。

凯瑟琳没有在温柔的前戏上费时间,她的手指马上找到我的热洞并深深地插

了进去。我的手紧拉着她的另一只手臂,我推动我的屁股以迫使她的手指更深更

用力地插入我的小穴,用她的手指操我自己。

罗丝继续吸吮着、舔咬着我的乳头,她用舌头和牙齿轮番地挑逗着我的每个

乳头,当她的嘴从一个乳房转至另一个时,我可以看见咬过的这只留下地鲜红的

痕迹。

我被这两个女人吸、操得不断喘吸着,除了呻吟外我没有别的能够帮我,因

此,罗丝放开我的乳房,她的嘴盖住我的嘴,舌头深深地进入我的嘴?,嘴唇摩

擦着我的嘴唇。

凯瑟琳的手继续深深地抚摸着我的小穴深处,紧密地抚触着我小穴内的肉壁

,同时,她将姆指按在我的阴蒂上慢慢地旋转着,那是我需要的最终的触摸,我

爆出的淫液沾满了凯瑟琳的手。

她的手在我的阴蒂上继续地加着力,迫使我一次又一次地高潮,直到我请求

她:“好了……拜托……好……好了!”

凯瑟琳低下头,到我的小穴边,舔舐着我流到大腿间的淫液。

罗丝轻柔地吻着我,如婴儿般轻柔地吻着我的脸颊、脖颈和我的乳房……天

哪,我真想就这样甜美地进入梦乡。

我想说一些感谢的话,感谢她们的特别关照,这时,凯瑟琳说道:“我得告

诉你,安波儿小姐,是我们机长想见你,只是我们见到你後有点不能自持,分心

了。”说着她不由得笑了出来。

“机长?不……我不能就这样去见你们机长。”我反对道。

“没问题,”罗丝说,“我们会在你身上围上毛毯。”

两个女人不顾我继续反对,将我拉起来,还没有弄平我的衣服便将我围入一

条毛毯。

我有些担心,因爲我不想这种样子去与一个男人打交道。

? ?? ?? ?? ?? ?? ?? ?? ?? ?? ?(2)

她们领我来到头等舱前面时,我的眼睛便盯着驾驶仓看,担心着会出现的最

糟的事情,可是相反,她们并没有将我领到驾驶仓,却把我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小

厨房。

一走进厨房,发现?面靠墙的凳子上坐着一个穿着同样制服的女乘务员,这

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金发碧眼女人,她长得丰满而又性感,她的制服上衣敞开着

,黑色的蕾丝乳罩被拉到乳房下面,两只手正在那对鼓涨白嫩的乳房上揉搓着,

一副欲火焚心的样子。

“这就是我们机长。”罗丝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她非常急切地想见到你。

原来所谓机长也是个女人,我的吊着的心松了下来。

“安波儿小姐,我叫海伦,真高兴能见到你,我只在Internet上读过你的小

说,我很喜欢你的女同性恋的小说,从没想到会遇见你。”

紧接着,她将她的制服短裙缓缓提至臀部以上,她修长的大腿上穿着黑色的

吊带丝袜,没穿内裤,她慢慢将大腿分开,使我能够清晰地看到她那剃刮过的阴

户。

“好了,安波儿,我听说罗丝和凯瑟琳已爲你展示了我们最佳的头等舱服

务。”

我听见我身後的门被关上的声音,罗丝和凯瑟琳正站在门前。

“安波儿,你喜欢我的小穴吗?”

“噢,是的。”我低声说道。

“很好,安波儿,现在我想爲我脱去衣服,然後,我将告诉你想要你做的。

凯瑟琳和罗丝走上前来,迅速地扯下我身上的毯子,并且帮我脱掉衣裙。

我完全赤裸着身体站在这?,凝视着海伦,看着她这副淫荡的姿态,一种熟

悉的刺激与骚动在我体内又缓缓升起。

她一边上下打量着我一边轻舔着嘴唇。

一只手插入大腿间,分开她的阴唇,爲我展现出她那湿润的粉红色嫩肉。

“来……舔我,安波儿,舔我湿透的骚穴,让我高潮,来吧。”

没有犹豫,我便低下身子,将我的脸埋向她那已等不及的湿穴。

我开始咂咂有声地舔吸着,想用她的蜜汁填满我的嘴,我将她的阴唇吸入嘴

?,让它在我舌头和嘴唇间滚动着,轻咬着、吸拉着,感觉着它们的膨胀。我的

舌尖伸入她的穴也内探索着,同时我用鼻子磨擦着她的阴蒂。我热切地渴望着品

尝她的蜜汁,想迅速地将她带入高潮。

当我正咂咂有声地舔吸着她并深深地在她穴内探索时,我感着一只温柔的手

放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想回头看看,可海伦的手将我的脸推向她的小穴,我必须

继续舔她。

我屁股上的手开始用手指抚弄我的股沟和肛门,我真喜欢这种难以置信的快

感,我也更卖力地舔舐、取悦海伦。

不一会,两个手指离开了我的屁眼,可是不久又回来了,而且还有一个滑溜

溜的东西正磨擦着我的肛门并缓缓插入了我的屁眼,在?面象手指一样开始伸缩

和润滑我的屁眼。

我将臀部迎向它,想让它更深地进入我?面,可它却又拔出去了,使我有点

失望。我又将注意力集中到我面前的湿透了的漂亮小穴上,开始用力地操着海伦

,我让我的坚硬的舌尖尽可能深地进入她充满渴望的小穴。

当我的舌头在她?面旋转翻腾,抚触着她穴内的每一个角落,海伦紧绷的大

腿紧紧地夹着我,手使劲压着我的头,好让我能更深地探入她的体内,同时,用

力向我耸动着屁股。

我们俩的双向运动,使我的舌头在她小穴?不断进进出出,猛烈而又深入。

从海伦嘴?发出的一阵急似一阵的呻吟告诉我,她快要达到高潮了。

刚才那只手又回到我的屁股上,可是这次是一个圆滑坚硬物体压在我的肛门

上,我知道一定是罗丝或者凯瑟琳准备绑上假阳具来操我。

我喜欢被人在屁股上操干,所以,我摇动着屁股,充满着美妙的渴望。

那只手紧紧抓住我的屁股,假阳具用力挤进我已充分润滑、可随时接纳它的

肛门。

如果不是我的嘴被湿穴充满,我一定会叫出声来,在我後面,假阳具已缓缓

地进入我的屁股?,缓慢而又深入地抽插着、操弄着我。

在这以前,我从未与两个女人同时做这种事,这份刺激与兴奋让我浑身颤抖

。我想尽力让我舌头的抽插与在我屁股的抽插同步起来,噢,天哪,这感觉真是

太棒了。我知道我会很快地达到剧烈的高潮,我希望海伦也与我一同达到高潮。

就在这时,我感到又一只手滑入我的小穴,摸索到我坚硬肿胀的阴蒂,手指

便开始摩擦这个小嫩芽,这几乎使我立刻达到疯狂的状态。

海伦此时也大声地呻吟着并且呼喊着:“噢……啊……我要……来了……我

要……泄了……”

我也一样,我的阴穴和肛门都在痉挛,肌肉剧烈地收缩着。

我屏住呼吸,当海伦在我嘴?高潮时,我也爆发了出来,真是难以置信,从

她穴内泄出的蜜汁几乎充满了我的嘴,我尽力地吸食着她的蜜汁,同时,我感觉

到一张湿润的嘴对我做着同样的事。

假阳具慢慢从我屁股?拔了出来,我喘着气软软地倒在地板上,这才擡头看

了一眼,我看见罗丝站在我上面,穿着一副系带的假阳具。凯瑟琳斜靠在我身上

,亲吻着我的阴唇,她的嘴上和舌头上沾满了我的淫液。

海伦闭着眼睛,仍靠在墙边。我慢慢爬过去,完全地吻着她的嘴,给她尝尝

她的淫液。

她伸开胳膊搂住我,回吻着我,轻柔地、锺爱地吻着我,“干得漂亮,安波

儿。”说完又继续吻我,更深更热情地地吻我。

罗丝和凯瑟琳帮我站起来,用熟练的手将我弄干净并抚平我的衣服,罗丝用

纸巾在我大腿间擦拭我的淫液和凯瑟琳爲我戴上乳罩以样子,充满了色情与淫糜

穿好衣服,三个女人都一边轻拍着我的屁股、乳房和阴户,一边轻轻地吻着

我。

“该回到你的座位上去了,安波儿。”海伦说,“我们希望你在飞行中获得

了享受,我们还希望你能把这次小小的头等仓经历写一个小文章。”海伦微笑着

说道。

我答应我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