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要跟同学去唱KTV,我特地穿上大露背的小背心,让我ㄧ向傲人的白皙滑顺美背整片露到腰部再下去一点点,拿出昨天买的黑色光滑皮短裙,两边还开衩到几乎到大腿底部^_^,套好小格网袜,黑色铆丁高跟鞋,坐在镜子前花了半小时化了美美的大眼烟燻装,很庞克风的出门了。

在KTV门口碰到了同学,他看到我就大喊:「吼吼吼!小敏你今天好庞克好SEXY耶!想到喔!?」我笑笑的说:「当然啊好不容易能出来唱歌,当然特别一下罗。」他马上介绍了旁边三个男生过来:「这是阿庆,阿国还有大笔。各位,这是我同学小敏。」我左右打量了三个都穿牛仔裤跟格子衬衫的新朋友,说:「今天只有我一个女生啊?」同学马上补上道歉:「喔喔可能耶,抱歉,我还有两个女生朋友但是她们说可能要晚点才会到,我们先进去吧?」我想了想:(等等还有女生要来,应该不会太尴尬吧。)所以甜甜笑了一下,就跟着一起进去包厢了。

前面的20分钟我都坐在旁边低头看着歌本,阿庆跟阿国在萤幕前面又唱又叫,过了一会儿,大笔拿着一整盘饮料推门走了进来:「来喔大家来乾杯!」他帮我们把杯子全部斟满,大家趁歌曲换档时间乾了一杯,这酒味道并不浓,透明的宝石蓝,带着点哈密瓜甜味,我好奇问了一下大笔:「大笔这调酒有名字吗?」「这叫做神秘惊喜啦!」「嗄?这名字由来是?」大笔又帮我斟了一杯,说:「喝几杯那种感觉就像是惊喜一下很开心的。」我听到以後就又跟着乾了一两杯,然後坐在沙发上翘着长长双腿继续看着歌本。

盯着歌本才不过几分钟,视线越来越模糊而且全身发热头也发晕,我带着含糊的语气:「唔???嗯嗯???借过???」走进包厢洗手间,把门关上,双手靠在洗脸台上面,大口大口的喘气。热感不断的延烧,全身都不太对劲???我的美背沿着墙壁无力瘫软的往下滑,「碰」的一声跌坐在地板上,这时候朦胧之中似乎有人竟然推门走了进来:「啊哈!!???庞克小辣妹,你感到惊喜了没有啊?」照这个声音听起来是大笔,「你刚刚喝的那个神秘惊喜,是对我们来说是惊喜,因为今天刚看到你的时候就惊喜到没想到可以玩到你腿这麽长背这麽美的小骚货!」他蹲下来观察着瘫软在墙边的我,用手抓住我的下巴左右左右甩:「哼哼,看来你已经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了嘛,这种药效也真的特快。」「唔???嗯哼???嗯哼???」我无力的只能从嘴里吐出这几个字,他看到我迷茫的眼神,说道:「接下来换我给你惊喜了。」脱下牛仔裤,直接秀出又长又大的机巴,似乎已经蓄势待发,用手掐住我两边的脸颊把我的小嘴挤压成O字型,直接就把肉棒贴了上来:「惊~~~喜~~~~来~~~~罗~~!!」接着一口气就这样塞进我嘴里,按住我的头好一会不动,然後像台开始运转的火车一样,慢慢干送我的小嘴,一进一出,一进一出,我的粉色唇蜜在肉棒不断来回经过嘴唇之下乱的一蹋糊涂,好些唇蜜都沾上了大笔的肉棒,火热的在我嘴里不断来回而且加快,「唔???呜呜???嗯嗯???唔唔???嗯咕???嗯咕嗯???」想抵抗的声音透过了被堵死的小嘴,竟然转化成了催情的呻吟,大笔低头看着我,笑着说:「好爽???小敏你嘴又软又滑,真适合吹喇叭。怎样,这个惊喜很好吃吧?大力点吸,庞克妹。」语毕他腰一挺,整根又热又硬的机巴直挺挺的往我喉咙里卡,一动也不动,我无法呼吸又无法吞的更进去,快窒息的只能发出「嗯嗯嗯嗯!!咕呜呜呜呜???呜呜唔???!」的声音,他愈罢不能的堵吞我的小嘴,还用手朝着我被肉棒塞的又鼓又圆的脸颊「啪啪」两巴掌来回:「喔耶,你娘咧,送啦。再来,再来???」我再也受不了,眼泪啪拉啪啦的不断流满整脸,他松开肉棒,我抓住机会疯狂的大口呼吸:「咳咳!!呃咳!哈啊哈啊哈啊!!咳!!」

就在大笔又准备把肉棒往我嘴里塞的时候,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大笔ㄟ,你???」是阿国进来,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穿着网袜迷你皮裙瘫坐在地上,穿着高跟鞋两腿内开正被大笔压着头的我,这时我带着楚楚可怜的眼神向阿国求救,希望他能够帮助正在被强奸中的我。他盯着我的眼睛两秒:「她这麽快就这样啦?哇靠,正妹,你看看,两条又性感又长又细的美腿,还穿着网袜,不操你我不是人噜。」带上门以後他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头:「正妹,今天要把你当成母狗一样干的汪汪叫!哈哈!」说完手就过来把我露背小背心的钮扣一个一个解开,顿时我上半身防线敞开,连内衣也被一口气扯烂,阿国用手掌捧着我的34D酥胸,又秤又玩,来回把弄:「好软的大奶子,腿长人正奶子也美。喔喔???又弹又抖的好淫荡,嘿嘿」说着说着大力的一次抓住我两支乳房上下左右乱摇,我根本无法做任何抵抗,此时大笔的肉棒已经再次放入我的嘴唇,继续操干着。「咕呜呜???唔???嗯哼嗯哼???咕嗯???呜呜呜呜???」怎麽会变成这样?没有人来救我吗?我同学去哪了?我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他放我ㄧ马,但是这刺激着他压着我的头机巴更快的抽送着我的蜜桃小嘴。

阿国没碰我的高跟鞋也没管我的网袜,他把我的迷你皮裙往上翻,拿出一把小刀直接割开两腿中间的袜网,再熟练的挑断内裤两边,扯下我的紫色小内裤一把甩进垃圾桶。「正妹,你毛好稀疏小穴好粉好诱耶。你看看~~你看看~~」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指头贴着我的蜜贝上下不断震动,不知道是不是药效的关系我三两下就湿透一片,他也掏出自己的武器,撑起我两腿往他的腰部方向一挺就进来了。「呜呜呜!!!咕呜呜!!!」我睁大双眼惊恐的想叫却叫不出来,大笔见状松开了肉棒:「你想说话嘛?」我好不容易嘴巴被放过,立刻哭叫:「不要啊!!呜呜呜???别这样对我拜托!!拜托了啦???放过我好不好????呜呜呜」难道今晚我就这样变成这两人的猎物?但是过没几下我热烫的身体就让我快感连连,哭求声慢慢变成浪叫:「啊啊???嗯啊???喔喔???喔喔啊???这???啊啊啊???」阿国的肉棒开始随着我的浪叫声规律的挺入挺出小穴,力道慢慢的加成,我的两条长腿一左一右的瘫在他大腿上颤抖,颤抖着。大笔握着肉棒拍打我的脸颊,我只能淫荡乱叫:「呜呜???!好爽!!肉棒???肉棒好爽喔!!讨厌??呜呜!???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咿喔???哼呜哼呜???」「正妹爽不爽啊?」「唉啊???爽死人家了???身体好热???啊啊,喔,喔喔喔???要被你干死了,要被你大肉棒干死了啦!!咿喔???」「阿国你看她被我的肉棒打的有多HIGH」「呃啊,咿啊!喔喔???呜呜我受不了,我快受不了了!!唉唉???呜呜,啊啊!!???」一边淫叫一边哭着,我就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被阿国的猛棒给顶上了高潮:「呜呜,啊啊啊???要掉了,要掉了啊啊啊啊!!!~~~」两条长腿忽地直成一条线疯狂的颤抖,过了十几秒以後又无力的垂了下来瘫在阿国的大腿上。

阿国看着眼神已无力的我,「换我了,干死你这小母狗,嗯哼,哼哼???喔赞!哼哼???」继续的狂干猛操着。经过了酒精,春药以及高潮刚过,这时的我已经完全无力,眼球往上翻白,小嘴半开流着口水,两手垂在旁边,玉腿也瘫死在阿国腰上,任由他无情的肉棒继续抽插,抽插,抽插,脑中只能想着自己怎麽这麽可怜,被干被玩的这麽惨。「小正妹,你怎麽松啦?」阿国一边机巴没停下来一边问我,「你刚刚夹那麽紧都是装出来的喔?淫荡的贱女人,现在没力了就原形毕露吼?鲍鱼好松???没关系我加减用」机巴毫不松懈的摩擦奸操着我已经泄满蜜水又松软无比的蜜穴。大笔也趁机又进犯我半开的小嘴,我无法思考,没力挣扎,就这样像只充气娃娃一样任由两人玩逗我的奶子,强奸我的小嘴和小穴。过了几分钟,大笔颤抖了一下,两手按紧我的头(他其实也可不用,我已经无力把头转开),大力大力的把又热又烫的白液喷射在我嘴里。松开以後还握着鸡巴在我脸上又涂又抹。阿国过了几分钟後也准备缴械,一手死抓着我的左乳,一手环住腰,下半身紧紧的贴着我,任由精液尽情轰炸狂射在小穴里。两人使用完毕站起来以後,拿出手机对着两眼无神,嘴边垂滴着白液的我,拍下这惨样,接着脱下高跟鞋放入他们的包包,回到包厢中翻出我的皮夹,拿走了钱,手机,扬长而去。留下我ㄧ人全身只有被割破的网袜,被灌满精液,瘫坐在洗手间里,服务生来清包厢时发现我,报警送医。

过了两天我碰到同学,他说他那天被阿庆早早找去说要续摊,就提前离开包厢了,而且另外两人其实都是阿庆的朋友,他根本不认识。我ㄧ听差点没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