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坐大腿上的芸,身体微微後仰,手掌撑我膝上,缓慢而规律地前顶後移,每到深处敏感带,触电般震颤、抿唇、皱眉;俯趴胸膛上的佳,秀发凌乱散落,舌尖舔我乳头,两片雪白翘臀任我把玩,每回触摸湿润处,中邪似抖动、吐舌、呻吟。

工作金钱全面分享

在这间点着浪漫烛光,燃着淡香精油的少女雅房,一个30岁的男人,两个20出头女孩,忽快忽慢时急时缓地玩着情慾游戏,男吻女、女玩女、女骑男,没有嫉妒没有争宠,女孩们默契十足上下左右照顾我这唯一的男人,而我则手脚并用左搓右揉抚弄着取悦我的她们。一小时前,我冲动,闯入了佳,芸从旁抚蛋助性;此时此刻,芸想要,骑上了我,佳在侧灵舌催情,三人全心投入这美妙的情慾游戏……

佳是我的正牌女友,肌肤白皙脸蛋俏丽;芸是佳最亲密的死党姊妹,丰胸长腿,古铜肤色。两位女孩平时白天在专科上课,课余兼职网拍模特儿,而我就是在一次公司参加的展览中,认识了替我们产品促销的佳。单亲家庭出身的佳,外型抢眼男人缘极佳,展览期间吸引大批男性观众在我们摊位驻足拍照,但熟络之後发现她对男人有着高度的不安全感。尽管我努力追求,尽管早已肌肤相亲同床共眠,她对我还是只说喜欢不说爱,甚至问我是否愿意让她最好的姊妹加入我们的床上游戏,因为她们不论什麽都分享,从工作、再课业、到金钱、还有男人。

以为女友存心试探

在好奇心驱使下,一方面想从她姊妹口中了解,这样美丽的年轻女孩怎会愿意和他人共用自己的男友?另方面也是男人「多多益善」的劣根性作祟,想会会她口中那妖娇动人的手帕交。

三人行的开始并不顺利,因为我仍有所顾忌,搞不清楚女友是真的乐意分享,还是心存试探?再者,我在感情与性爱上,始终保持一对一的关系,同时面对两女,会紧张到不知从何开始。起初我只有和佳互动,芸帮忙手抚口爱或声音辅助,直到我慢慢熟悉放松之後,才在佳的带领下,和芸有比较亲密的肢体接触,而第一次进入芸的身体,还是佳一手握住我的根,一手搂住我的腰,对着芸的湿穴猛催硬推才勉强完成。

破碎家庭不信男人

有了起头,之後的恩爱就顺利多了,看着佳和芸自然流畅的配合与亲腻,感觉得出来她俩是床上的老搭档;几次狂欢後装睡,偷听两女的私密对话,我才渐渐了解她们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麽?原来,她们都是来自破碎家庭,从小父亲就抛妻弃女和他人远走高飞,所以心中的阴影无法消除,认为美貌留不住男人,迟早被甩开,与其败在别的女人手中,不如把机会留给自己的姊妹,而且两种魅力两个身体,可以让男人多留恋、待久些。

大战後的我疲累瘫在床上,两个小妞蹦蹦跳跳进了浴室冲澡,边洗边闹边叫边笑,我坐起身,叹气惋惜这两个美丽的女孩,错把感情当成慾望,误将认真看做游戏;然而,她们成长过程中亲眼见到的都是些负面例证,说太多劝太凶,浪费口水还伤感情。我比较忧心的,是芸目前没男伴,加入我们无负担、不麻烦,但如果她有了对象,还跑来和我们同乐,甚至找佳去配合……唉!没的事,别多想。

齐人╱台北(电玩业)

转载自2010年05月24日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