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温暖

? ? 大丑到倩辉家,倩辉早在家等着呢。大丑一进屋,没等换鞋,倩辉便上前给他亲个嘴儿。一股香气在鼻孔萦绕,令大丑沉醉。那种亲吻给大丑带来的美感,更是难以言表。

? ? 倩辉掏出羽绒服,展开来,在身上比了又比,微笑道:“亲爱的,你真有眼光,这长短大小看着挺合适。不愧是我的男人。我没白疼你一场。”

? ? 大丑说:“你穿上试一试。”

? ? 倩辉听话的穿上,对镜子照照,又让大丑欣赏。大丑连连叫好,称赞不已。倩辉是位绝色美人,加上身材棒,穿什麽都是美的。只是如今怀孕,小腹微隆,使她多了母亲的气息。

? ? 倩辉穿上白色的,在娇艳,成熟,优雅之外,又多了份圣洁与洒脱。倩辉那双明亮的眼睛瞅着大丑,问道:“我的样子,还看得过去吧?”。

? ? 大丑点头道:“还行,勉强吧,不影响市容。”

? ? 倩辉笑骂道:“你这个混球,这麽不会说话,那春涵怎麽没把你一脚踢出门外。”

? ? 大丑笑道:“你都舍不得踢,她更不舍得了”。说着走上来,从背後抱住她的腰,倩辉顺势头枕在大丑的身上。让男人的气息在自己身上弥漫。她带着幸福的笑容,合上眼睛,双手放在他的手上。感觉自己在飞翔,飞向天堂。

? ? 一会才挣开身,脱下羽绒服,与大丑并坐沙发上。轻声问:“你来找我,不只是给我送衣服吧?”

? ? 大丑搂住她的腰,让她坐在怀里,一手轻抚着她的腹部,说道:“主要是来看你的。难道我除了麻烦你,我一点好处都不能给你吗?”

? ? 倩辉勾住他的脖子,笑道:“给了,在我肚子里呢。”

? ? 大丑见她笑得甜蜜,妩媚,便吻住她的嘴儿,倩辉很知趣,把嘴张开,让大丑享受。两条舌头缠在一起,亲密无间,唧唧有声。一朵朵灼人的爱的火花在两人心中闪烁,爱的波涛无休止地扑打着两人的敏感的神经。双方都得到欢悦的快感。

? ? 好一阵儿,两人才分开。倩辉已经轻喘,脸上绯红。大丑咬咬她的耳唇,说了不少情话,才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倩辉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还问:“你有钱吗?缺钱的话吱一声,这点钱,我有办法给你解决。”

? ? 大丑感激地望着她,说道:“钱的事,我已经有眉目了。不用你操心了。”

? ? 倩辉含情地望着他,说道:“跟我你不用客气。”忽然伸手拧住大丑的耳朵,大声问:“快说,又是哪个女人借给你钱了?”

? ? 大丑赶紧求饶,说道:“天地良心,这次可不是向女人借钱。哪有女人借我那麽多钱呢。你当我是万人迷吗?”

? ? 倩辉说:“那一定是向老李头吱声了。”

? ? 大丑点点头,说:“不是他,还有谁”。

? ? 倩辉提醒他:“你也不要太贪,人家对你很够意思了。见好就收。”

? ? 大丑说:“就这一回,下不为例。”

? ? 倩辉叮嘱道:“如果他那里不行,你再来找我。我不能不管你。”

? ? 大丑很响亮地亲一下她的嘴儿,夸道:“宝贝儿,你对我太好了。我感动得想哭。”

? ? 倩辉双手捧着他的脸,柔声道:“那你哭一个我瞧一瞧。”

? ? 大丑立刻皱眉鼓腮,并发出哭声。倩辉见了,笑了起来,说道:“比狗叫还难听。算了吧。别吓到我孩子。”

? ? 大丑将她从身上放下,让她躺下,自己蹲下来,把头贴在她的小腹上倾听。倩辉笑道:“你能听到什麽?别逗我笑了。”

? ? 大丑认真地说:“我听他在叫妈妈爸爸。”

? ? 倩辉很开心,说道:“以後你可得好好对我们母子,要不,老天都不会饶你。”

? ? 大丑说:“我要那麽没良心,你会看上我吗?”

? ? 倩辉笑骂道:“你要是个好人,你会强奸我吗?”

? ? 大丑皱眉道:“我多咱强奸过你?”

? ? 倩辉说:“咱们第一次做爱。我不愿意,你就动粗。”

? ? 大丑恍然,笑道:“你那不是默许的吗?你当我不明白吗?”

? ? 倩辉怒道:“我有那麽淫荡吗?”说着坐起来。

? ? 大丑反问道:“难道你不淫荡吗?”说着,又过去抱住她,在她脸上一阵啃。

? ? 稍後,倩辉告诉大丑:“你知道吗,玉娇的情夫死了,就是那个老头子。”

? ? 大丑啊了一声,随後说:“这下玉娇解脱了,再也不用受人控制了。”

? ? 倩辉说:“总算老头子有良心,给玉娇留下不少钱呢。够她花一阵子的了。”

? ? 大丑说:“以後,她不用再傍大款了。可以自立了。”

? ? 倩辉笑道:“她是那种能闲住的人吗?”

? ? 大丑说:“出了这事,看来,有空应该看看她才对。好歹大家也是熟儿人了。”

? ? 倩辉娇声说:“何止是熟儿人?连人家下边都熟门熟路的。”

? ? 大丑得意地问:“吃醋了吗?”

? ? 倩辉说:“吃醋吃得过来吗?幸好你不是我男人,否则,还不得把我气死。那麽多女人,不得了。我不是管你,以後在这方面,你可得悠着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为了我和孩子,你还是多保重些。我可不想让我的孩子没爸爸。”

? ? 大丑在倩辉奶子上抓一把,哼道:“宝贝儿,你别咒我。我还想长命百岁。”

? ? 倩辉吃痛,连连求饶,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错了。让老天保佑,你长命千岁,万岁。”

? ? 大丑叫道:“你拐弯骂我是王八。看我怎麽收拾你。”说着便要动手。倩辉连忙叫道:“别碰到你儿子。”这话好使,大丑不敢造次。

? ? 倩辉得意地一笑,伸手掏出他的手机,说道:“还行,你还算有良心,没把我的送的东西换掉。”

? ? 大丑说:“怎麽会呢。我这辈子就用这部手机了。”

? ? 倩辉点头道:“等这个不行了,我再送你部新的。不过,别告诉你那些老婆,免得她们找麻烦。”说着,给手机关机了。

? ? 大丑眨眼道:“干嘛呀?”

? ? 倩辉脸上一红,媚笑道:“还能干嘛,关上了,省得烦。你来一趟,想拍拍屁股就走吗?不想给人家留个好印像吗?”说着,水汪汪的大眼很动人的瞅着大丑。

? ? 大丑担心地问:“你的身体行吗?会不会影响孩子?”

? ? 倩辉道:“你听我的话,便万事无忧。注意,得听话。”

? ? 既然如此,大丑还用客气吗?他牵起倩辉的手,两人向卧室走去。四目相望,心里都燃起爱火。

? ? 大丑迅速地脱光彼此的衣服。眼前一亮,倩辉迷人的玉体像艺术珍品般出现在眼前。她的细嫩的皮肤,高耸的山峰,肥圆的屁股,茂密的森林,晶莹的露水,每次都叫大丑神迷心荡。再加上漂亮的脸蛋,高贵的气质,多情而撩人的眼神,大丑就算是修行一世的老僧也会一扑而上。

? ? 倩辉坐在床边,双手後支,玉腿大开。大丑蹲在地上,伸过头,轻咬着那粒小豆豆,又是顶,又是含的。倩辉舒服得玉腿直晃,嘴里发出爽快的叫声。两只大奶子一颤颤的,画出迷人的轨迹。

? ? 像接吻一样,大丑把着光滑的屁股,卖力的亲着红唇。溪水涓涓而来,源源不断。大丑张口食用,不亦乐乎。他把全部的热情与激情都用在心爱的美人身上。

? ? 爽得倩辉浪叫不已:“亲爱的,好人儿,我爱你。你搞得我美极了。我感觉要上天了。继续。”大丑再接再厉,把技术发挥到极限,倩辉流得一塌糊涂,全身发软。双臂一弯,便倒在床上。

? ? 大丑就势抬起玉腿,使其弯曲,让那美妙的下体突起来。这下不错,小洞开了口,屁眼更为显眼。屁股的形状呈现出最淫糜最撩人的姿态。

? ? 大丑伸出舌头,像吃奶的孩子一样,贪婪地拼命地永往直前的冲上去。似乎要舔干倩辉的所有的泉水。

? ? 倩辉手抚乳房,忘情地叫道:“亲爱的,来吧。你来操我吧。我要你。我要你使劲操我。我要你操屄。里边好痒。”

? ? 大丑笑道:“宝贝儿,你叫得真好听。你再叫两声。我还要听。”

? ? 倩辉骂道:“你这个混蛋,总想折磨我。还不快操,再不听话,我让别人操了。”

? ? 大丑叫道:“你是我的小骚屄,不能让别人操。

? ? 倩辉笑道:“我老公还经常操我呢。你管得了吗?”

? ? 大丑说道:“可现在你只能让我操。”说着,两手握腿,站在床下,把硬邦邦凶巴巴的家伙向大门挺去。那家伙独具只眼,一目了然,在腚沟里,在泉水上蹭了几下,便准确地顶进神秘之门。

? ? 大丑挥动利器,缓缓地使其尽根。紧紧的嫩嫩的软肉,像温柔的小手握住的大丑的肉棒,其间还有泉水来润滑,来凑趣,爽得大丑直喘粗气。

? ? 大丑一边插着,一边问:“宝贝儿,你感觉怎麽样?”

? ? 倩辉说:“真好,还是那麽大,那麽硬,像插到心里了。”

? ? 大丑高兴地抽动肉棒,看着红唇在自己的动作下一吞一吐,阴蒂一动一动,淫水闪闪亮亮。听着熟悉的扑滋声,美女的甜美的呻吟声,畅快的浪叫声,他深感自豪。做为一个男人这才是最快意的乐事,最骄傲的成绩。

? ? 插着插着,忽地把肉棒拔出,凝望秘处;那秘处像个圆洞,淫水淋淋,衬着周围秀丽的绒毛,十分性感与可爱。大丑兴奋地跟它亲个嘴儿,然後挺起肉棒,又唧的一声,干了进去。

? ? 倩辉哼道:“亲爱的,你真会逗人,每回都逗得我心痒痒的。你操得好,我爱死你了。”

? ? 大丑意气风发,温柔而不失激情的干着倩辉,使倩辉这阵子的干渴的心得到滋润,升高的欲望得到回升,激动的情绪趋向平和。大概干了有三百下,倩辉便涌出一股暖流来,给龟头沐浴一下。

? ? 倩辉叫道:“亲爱的,我死了。好舒服呀。”

? ? 大丑说:“我会让你复活的。”说着,肉棒继续动着。

? ? 倩辉轻声说:“亲爱的,让我休息一会,好吧?”

? ? 大丑笑道:“下边可以休息,上边不行。”

? ? 没等倩辉再说什麽,大丑拔出肉棒,跳到床上,跪下来,把肉棒向她红唇挺去。倩辉很乖,张开嘴巴,把肉棒含入。美美的亲几口,便侧卧,手握肉棒,用香舌一下一下的,时而温柔,时而猛烈地对付起大丑的家伙来。倩辉的口技一流,又很卖力,因此,大丑得到的享受也是不同凡响,难以形容的。

? ? 他呼呼地喘着气,伸手抓住倩辉的奶子,像玩玩具一样摆弄着,又像得到宝贝儿似的,在奶头上频频捏着,拨弄着,挑逗着。两只乳房像花朵一样,为大丑盛开着。

? ? 大丑的努力没有白费,使倩辉得到更多的快感。她把肉棒舔得滋滋响,香舌翻飞,激情四溢。龟头在爱的洗礼中涨得特大,红得发紫。在倩辉眼前一跳一跳,像要做恶一样。

? ? 大丑的手又探入倩辉的下边。在森林中徘徊着,在小溪内漫步着,在菊花上舞蹈着,每一下都像在弹琴,弹琴的结果,是小溪泛滥成灾,使女人更像个女人。

? ? 大丑被倩辉啯得销魂蚀骨,忍不住挺动屁股,一下下的插着倩辉美丽的小嘴儿。倩辉配合他,一边束住嘴唇,一边用舌头舔着,顶着,尽量让情郎得到更多的美味。

? ? 当大丑感到有射的征兆时,便抽出家伙,干进倩辉的肉洞里,深吸一口气,努力使射精的那一刻来得晚些。他咬着牙,操了倩辉几十下,便在倩辉肉洞的压迫下,扑扑地射出滚烫的子弹。每一下都打在倩辉敏感的花心上,令倩辉激动不已,舒服得直叫。

? ? 干完事,擦个干净,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拉来一张被盖上。大丑抱倩辉,像夫妻一样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很香,大丑还做个好梦。梦里,大丑也没闲着,对美女照操不误。只是被操的对像不是倩辉,好像是春涵那妞儿。

? ? 休息好了,两人相视笑着。心里都甜蜜蜜的,深感对方是真爱自己的。大丑这时精神多了,昨晚便没睡好,又连番激战,此时,精神上来了。幸好比较年青,不然真有点吃不消。

? ? 大丑这时显得非常体贴,主动来给倩辉穿衣,又是宝贝儿,心肝儿,娘子,老婆地乱叫。叫得倩辉幸福得想欢呼。从没想到做女人会做到这个份上。

? ? 大丑忽然问:“最近,被那两个男人干过几回?”

? ? 倩辉摇头道:“什麽两个男人?我那个情人跟我分手了。”

? ? 大丑问道:“他不是很爱你吗?怎麽会舍你而去?”

? ? 倩辉回答:“不是他不要我,是我主动要求分开的。”

? ? 大丑手抚倩辉的奶子,说道:“为了我,跟老情人白白,真是太让我感动了。”

? ? 倩辉笑骂道:“去去去,这麽厚脸皮。与你有什麽关系。我是想,彼此年纪都大了,都该为家庭负责。做事也应该为家里考虑考虑。不能像年轻那阵儿那麽胡来了。如果相爱的话,把爱放在心里也是一样的。我不想再影响他家庭,使他老婆受委屈。况且,他的身体也不像以前那麽强壮了,身体要紧。那事,还是不做了。这样,对彼此都好。”

? ? 大丑问:“那他同意吗?你老公知道这事吗?”

? ? 倩辉叹息道:“他当然不同意。不过,在我的劝说下,最终同意了。一个那麽有为的男子汉,一听说要分手,眼泪都要下来。”

? ? 大丑说:“这说明,他是真的在乎你的。难得他对你这麽真心。”

? ? 倩辉说:“这些年,他一直对我真心实意。常跟我说,他要离婚,什麽都不要,只要跟我在一起。”

? ? 大丑说:“那你能干吗?”

? ? 倩辉皱眉道:“怎麽能那麽干呢?那样做伤害好多人的。人不能那麽自私。再说,为了爱情,舍弃现在这人上人的生活,我总觉得不值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说我说的对吗?”

? ? 大丑沉吟道:“你说得很对。人活着,不只为了爱情。你还没回答我那个问题呢。”

? ? 倩辉说:“我老公已经知道我和他分手的事。嘴上不说,我看得出,他很开心。那天,他特意请我出去吃火锅。”

? ? 大丑说:“那是了。以後,再不用戴那人给的绿帽了。”

? ? 倩辉恨恨地瞪着他,哼道:“可是,你还在给他戴呢。”

? ? 大丑笑了,说道:“你要愿意的话,我以後不再给他戴了。”

? ? 倩辉横了他一眼,说道:“想甩了我,没门。你敢甩了我,我就告诉你家春涵,他老公把我肚子搞大了,看她怎麽处理你。”

? ? 大丑说:“那她一定说,我老公好偏心,自己老婆还没事,情人的肚子先鼓起来了。她一定会让我加班工作的。”

? ? 倩辉格格直笑,说:“你别吹牛皮了。那姑娘如果真嫁给你,你要让她知道你在外边常干女人。她还不把你废了?”

? ? 大丑说:“看来,我不能娶她了?”

? ? 倩辉说:“你要想老实的过日子,娶她真不错。你要是想家花野花一起采,还是别娶她。她会受不了。不过,那姑娘如果让别人得手,你一定会心疼死的。”

? ? 大丑摇头道:“看来,这还真是个难题。”

? ? 两人闲谈一阵儿,大丑看太阳已经在西山上了。想起春涵还在店里忙活,自己却在这儿风流快活,有点心里不安。便向倩辉告辞。

? ? 倩辉腻在他怀里好一会儿,让大丑又亲亲,又摸摸,又强调一些为人处事的的规则等等,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他走。大丑保证,有时间便来看她。

? ? 下了楼,大丑打开手机,上边赫然有春涵的号码。原来刚才她来过电话。那是什麽事?大丑急於知道,便拨通春涵的电话,想问个明白。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