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仰躺在驾驶座上,用书盖住着脸蛋,装出睡觉的样子,就像任何一个没事等乘客来的出租车司机一般等待着我目标的出现。

??为什麽要用书盖住脸?这样做的目的一来是遮住我的脸,二来也是不想启人疑心(X县的出租车司机大都是这样等候客人的)。

??做为暗黑复仇人的我,从来就深知道你越是平凡就越不会引人注意,这也是作为暗黑复仇人的原则第一条。那麽既然是扮演出租车司机,就必须当自己真的是出租车司机一般,我早就忘记了自己是暗黑复仇人的身份。

??哈哈!你问我什麽名字?嗯,这很难说,也许今天我是张三,可能明天就是李四。这没个准,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名字。

??唔,你问我暗黑复仇人是什麽职业?呵,这从名字上都可以看得出来,我是复仇者,来自黑暗地狱的复仇者,如果你有了不得的大仇人,而且你根本没有报仇的实力,又或者你仇人的势力太大了,只要你的仇人的确是罪恶滔天,你可以找我。当然不是电话,你可以用这个伊妹儿邮箱找我(xxxxxxxxxxx.com),时效只有一天,哈哈,不要笑,现在都什麽年代了,干我们这一行的当然也紧跟科技的步伐,要不然岂不是跟不上现代社会的节奏?

??这一次我的目标是一对婆媳,算是小弟我新娘子上轿头一遭。

??你问我怕不怕?嗯,这有什麽可怕的!虽然是第一次出手,可是在我充份地调查及准备之後,这绝对是小菜一碟。

??什麽,你要问我组织的情况?这绝对不能透露,我可不想受三刀六剐(通常泄漏组织机密的人都是这样收场)。

??好了,不要再多问了,再问我也不会答你的。你看,有客人过来了,你的目标会不会就是他?唉呀,你怎麽这样烦人!不是刚开始告诉过你,目标是一对婆媳吗?他自然不是目标,可是我现在是出租车司机,总是表现出一点召客的热情吧!

??我从眼角瞥见了一个看似有点发福的男人走了过来,自然是连忙把书拿开,将头伸了出去:「老板,要不要坐车啊?」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停在医院门口的出租车司机们忙着招呼,我自然也不会例外。

??就这样,通常地讨价还价的大戏就上演了。嗯,在经过协商……唔,这个词太过於文雅了,应该是说经过一番急论之後(基本上是出租车司机之间的叫价竟争),男人终於坐上了一辆车。

??他当然不能坐上我的车,我可是还要守株待兔的,不过如果来了客人也不招呼就不像出租车司机,这一点戏我还是要做足的。

??嗯,这次目标出现,可不能再像上次了,我是立马驱车冲了过去。

??是一个小腹微肿、看来是怀孕的少妇和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这跟资料上都对上号了;而且我虽然只看过她们的照片,但是凭我这过目不忘的记性,自然是能一眼就从人群中认出她们来。

??「外地佬这个色鬼只要一看见漂亮的女人,就像苍蝇见了血般直飞过去了,谁也没有他这番快法,而且又叫价奇低,好像是要色不要钱似的。」

??这是在那几个出租车司机之前对我的评价,也是我故意留给他们的印象。

??老实说,在这一个月的出租车司机生涯中,我还真的不止一次像发疯般跟他们叫过价,当然对象都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我跟他们争什麽?他们自然也知道我这个德性,自然也不会来跟我争,其实就算跟我争,他们也争不过,哈哈!这一点他们老早就领教过我的厉害了。

??「我说外地佬,你这番搞法,过不了多久就只能自己吃自己了!」

??「说的就是,这样的叫价,搞不好还要亏油钱呢!哥们几个自己识趣,也不跟你争,你那麽急干什麽?」

??他们对我冷嘲热讽,我全当没听见,只是热情地招呼着那婆媳两人坐在了我的车上。

??「去XX路XX楼,要小心一点,我媳妇有了,受不得震。」中年美妇鼻孔朝天,冷冷地哼了声後,像指使太监般对着我吩咐。

??我自然是闷声不响,只是在心中暗骂着:『这骚婊子,此时让你发发威风,待会儿就要你好看!』口不应心,我只得唯唯喏喏:「好,好,没问题,我保证开得又快又稳又安全。」

??「嗯……」好似做足了大人物的架式,她先把媳妇送上车,然後就自己坐了上来。我帮她们关上了车门,然後再走回了我的驾驶座,发动了车子。

??『成了,哈哈,进了这车门就算是入了牢笼了,看这婊子知不知死活!』我在心中暗爽着,手故意按了一下前面的录音机释放键。

??哈哈!倒也,倒也。在满车的乙醚气中,婆媳两人都晕了过去,而我的车也绝尘而去,飞快地驶出了县城。

??当她俩再度恢复知觉时,已经身在我精心为她们安排的牢笼里了。不过婊子就是婊子,除了那孕妇有点害怕之外,中年美妇仍是死鸭子嘴硬:「你把我们弄到这里来干什麽?你知不知道道我老公可是X县里的公安局长,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赶快把我们给放了!」话的威胁气还比较浓的,可惜是碰上了我。

??「老子没操他十八代祖宗就算对得起他了,你这婊子还吱吱喳喳的!」我一脸凶神恶煞,狠狠地说着。

??「你是要钱是不是?这没问题,没问题。婆婆,不要再跟他争了,让他开口吧,到底想要多少?」媳妇倒懂得「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

??「怕什麽?不用怕,如果他不马上放了我们,就会有他的好看。」

??「这死婊子,就是嘴硬,看来官太太做得久了,竟忘记了自己是什麽德性了吧!」我倒在她火上浇了一把油。

??「你……」直气得发抖,中年美妇的脸色可说是极不好看,看起来她就好像恨不得冲过来打我似的,不过这婊子大概也有自知之明吧,提起了的身又放了下来。

??「你到底想怎样?要钱的话,我们可以给你。」媳妇倒是一心一样只想我拿了钱後放她们离开。不过,若是我的目的仅止於此的话,又何必抓她们到我的试验室来呢?

??眼见着我不怀好意地走向前来,媳妇情不自禁地後退了几步:「你到底想怎样?不要乱来啊!」

??「我可不想怎样,钱我是不会要的,自然也不会放你们走。哈哈!我费尽心机捉你们过来自然是有目的的。」

??「有什麽目的?你不是跟我公公有仇吧?」

??「跟他?我跟他一仇二无怨。」

??「那你为什麽要捉我们来?」

??「你很聪明,应该想得到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麽?」淫笑着的我终於露出了狰狞面目,直吓得花容失色的媳妇连连倒退好几步:「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你想干什麽?我绝对不允许你乱来!」老婊子又横空插了一脚,鼻孔还不屑地「哼」了一声。

??「老婊子,你当你是谁啊?」我讥笑着她,一把把她拉了起来,「嘶……」清脆的声响划破了室内,老婊子的外衣已经阵亡了。

??「嗯,瞧不出你这个老婊子,一身白皮细肉的,一点儿也不显老啊!」

??「不要,你这个流氓,不要脸的,狗娘养的……」很难想到这些粗俗的话竟从这刚才还显得高贵不凡的老婊子口中吐出。

??「怎麽样,我可是帮你在凉快啊!看你穿着这种黑色的奶罩,一定是闷骚型的,接下就不用我来做了吧?」

??手遮住裸露出来的雪白肌肤,老婊子也大叫起来:「不要过来!你这个狗入的,你不是人,你是头畜牲!呜……」老婊子终於也意识到形势险恶了,她的权威在这种条件下是什麽作用也没有的。

??「婆婆,你没怎麽样吧?」嗯,看来她们婆媳间关系倒是挺好的,我的心头忽地冒出了一个念头。

??「你到底想要怎样?只要你放过我们,什麽都行。」媳妇此时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反而极力地安慰着婆婆。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也不会想做什麽过份的事,让你们演一场戏而已,只看你们愿不愿意合作了,撕破这老婊子的衣服也只是给她一个警告。哼,这老婊子当自己是老几啊?就算是国家主席来,我要操他的屁眼就操他的屁眼,这里我才是老大。」

??「好了,不多讲了,老实跟你们说吧,听话会少受一点罪,像那老婊子般不识擡举,那就不好说了。嘿嘿……快点决定吧,我的耐心可不是很好的,时候一过,嘿嘿!就没有什麽好说的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麽?」

??「你有没有耳朵啊?我不说要你们演一场好戏吗,不然就表示你们愿意选其它的路。」

??「什麽其它的路?」

??「嗯,这可难说了,也许是几十个人轮奸,也许是让狗来奸,也许是裸体在街上跑,也许……」

??「不要再说了,你是个疯子……」媳妇大概是越想越害怕,竟就这样一屁股软了下去。

??「疯子,说得没错,我就是疯子,说话也说点有点语无伦次了,嘿嘿……说不定我还会干出什麽出格的事来呢!」

??我当然知道我不是疯子,可是如果装作是疯子的话,只会让人更害怕,因为对疯子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他什麽事都能做得出来,就好像在老婊子老公的势力范围来抓她们,这也的确只有疯子才做得出。有些人也许认为是只有聪明人作案才不会被人抓,但是一个聪明的疯子,做出极不合情理的事,才是真正让人想抓也抓不到。

??「不要说了,我们答应了。」听到我自认是疯子,老婊子已经不敢再摆弄她的权威了。而对着我这样的疯子,她只有老老实实地认输,乖乖地听我的吩咐。

??「你们答应了什麽啊,是让十几个男人轮奸吗?我就知道,像老婊子这种淫妇是绝对会选这种的。」

??我故意装傻,但是老婊子却听得心惊胆战起来。明白到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在知道我不会乱来之後,心里也有一丝定了下来,但是如果真的让我胡来,她是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不是的,我答应你演一场好戏。」

??「哦,明智的选择,老婊子你真可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我冷嘲热讽,转身去拿来了我为她们演戏特意准备的道具。那是一根冰做的假鸡巴,晶莹透亮得就像一块宝玉,又大又粗又长。

??「嗯,那麽就准备吧!你过来,把你婆婆的衣服全脱光。」指着老婊子的媳妇,我下着命令。

??她迟疑地看了一下婆婆,但在我凶眼直瞪之下,只能乖乖地去替婆婆宽衣解带。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只要我不过去,你就放心的脱光吧!嘿嘿,还有你也替你的媳妇脱光。哦,忘记了提醒一句,不要遮着,要不然就只有让十几个男人来安慰你们两个了。」

??两个女人生怕被轮奸,连忙都照我的吩咐做了,光溜溜的站在那儿,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哦,老婊子身体不错,看来蛮会保养的;小婊子身材也不错,虽然小腹是胖了点。好了,现在我手上有一根冰鸡巴,你们其中一个要拿这个塞在另一个骚穴里,我则在一旁拍下来。快点决定吧,你们哪一个要享受这根冰鸡巴?」

??慑於我的凶威,她们都想张口欲言,但终於还是忍了下来。

??「媳妇你拿这个,你身体有孕,会受不了的。」脸上有点红,老婊子对着小婊子道。

??「婆婆,可是你年岁大了……」

??「没事儿,没事儿,你就照着他吩咐地做吧!」眼内闪过怨毒的一眼,老婊子躺在了地下,张开了双腿,而小婊子则拿着我递过去的冰阳具。

??我转过身去,打开了自动摄录机:「好了,小婊子,把那冰阳具插到老婊子的骚穴中,把这场好戏开演吧!」

??小婊子有点犹豫不决,可是最终她还是走了过去,艰难地伏下身,把冰鸡巴颤抖着伸向自己婆婆的骚穴。老实说,老婊子的骚穴还算蛮不错的,虽然是黑了点,阴毛也长得茂盛了一点,两片又肥又大的阴唇更是好像被使用过度般变成了深黑色。

??小婊子大概也算是第一次看到除了自己之外女人的骚穴吧,她的眼中有点好奇。若是在其它情况下,她们大概是打死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这样赤裸相对,而且还在我这个男人的面前,只不过此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可奈何的她们也只有认命了。她们也怕我真的叫进来十几个男人来轮奸她们,反正只是两个女人假凤虚凰,我也不去打扰她们,虽然是在一边旁观着,这也不算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老婊子的眼神也有点好奇地看着自己媳妇的穴,虽说是媳妇,大概也没有这样亲近地看过,尤其是媳妇那粉红的穴就好像被她的眼神看羞了似地,蠕动了起来,更是让她嫉妒万分。她的肌肤也许不会比媳妇差多少,但是这里的颜色却一比就明了,她的那阴户已经如同漆黑般,而媳妇的阴户却是粉红的,这或多或少让她有一点嫉妒。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我却觉得非常有趣,让这两个婆媳之间裸裎相对似乎也带来了一种奇特的感觉,尤其待会儿媳妇要拿冰鸡巴插婆婆的骚穴,这更是让我有点兴奋。

??『嘿嘿,看婆媳间乱伦这种想法,大概也只有我这种天才才能想得出吧!』想到这里,我的眼光开始在两个女人的身上巡视着,贪婪地观察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两人在看了骚穴之後,彷佛还觉得不够似的,又互相打量起对方的身体在作着比较,我故意地咳了一声,才算把她们惊醒过来。

??小婊子好像生怕我着恼就会让她遭怏似的,连忙用手指分开了婆婆的肿胀的阴唇,把冰冷的冰鸡巴塞了进去。我看她手法麻利,也没有多说什麽。老婊子火热的肉洞突然被塞进一根冰鸡巴,我想她一定会很爽吧!哈哈,这个片子录下来後,我的客户们一定会满意我这种恶作剧的。

??老婊子刚开始还不觉得什麽,可能再过一会儿才会有反应吧,於是我朝着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的媳妇大声道:「让你的婆婆觉得舒服一点吧!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我这样做可是为你们好哦,增加了婆媳的关系,又享受到了。嘿嘿嘿……」

??冷笑好像已经成了我的招牌,让这两个婊子一听之下立刻升起了寒意。说真格的,我虽然并没有侵犯她们,但是这种屈辱也许比真正的屈辱来得更要厉害,尤其是老婊子,平时作福作威惯了,现在终於也嚐到了被人压制的痛苦了。

??媳妇已经开始舔起婆婆黑黑的乳头来,而且还好像生恐我迁怒於她似的,在很买力地舔着。我把摄影机拿近了一点,正对着那被深深地插入老婊子体内的冰鸡巴。

??藉助於她体温的影响,冰鸡巴已经开始慢慢地融化了,我一边拍着一边对着老婊子说:「老婊子,你的阴户都松成这样了,好像是使用过度了,难怪你的丈夫一点儿也不想干你这宽穴。忍忍吧,我这也算是为你好,热胀冷缩的效果你应该知道吧,多用几次冰鸡巴插穴,你的宽穴一定会收紧的,到时你老公又可能会爱干你这个老穴了。」

??她自己丈夫是个什麽料,她自然清楚,可是平时总是开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自己也假装不知道,但是我这麽明白地对她说,这多少让她有点受不了。委曲的泪水流了出来,老婊子静静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啊,应该有感觉了吧?里面会不会收紧呢?这麽长又粗的鸡巴你都能塞进去,看来要搞好你这种毛病还真得费一番心力啊!啊,我都忘记告诉你一件事实了,你想不想听呢?」

??「什麽事?」老婊子的牙齿已经在打抖了,原本就娇嫩的穴被如此残酷地对待,她的下半身已经冰得快要没有知觉了。

??「哦,真惨啊,不过为了收紧骚穴着想,还是多多忍耐一番吧!」我故意偏离了正题,注意到那小婊子也看到了老婊子的阴唇已经冻得发紫了。

??「不要紧,你到底想要说些什麽?」

??我故意沈吟了一会儿:「是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哦!说出来好吗?也许你不太想知道这个事实!」

??这下子连小婊子的好奇心也被我引出来了,不过她仍然不敢停止舔吸乳房的任务,只是耸起耳朵准备随时接听我要说出的秘密。

??果然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听到我要说出大秘密,她们似乎也忘记了敌对的身份,老婊子一听也更加好奇了:「不要买关子了,有屁就放吧!」

??「嗯,不要着急嘛,先理顺呼吸吧!」

??女人真是一种简单的动物,我已经有预料在说出这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之後将要发生的事情了。嘿嘿……我黑暗的心又在狂笑了。

??「是有关你家的大事,跟你们都有关系,不过如果你们真的想听得的话,那就先把这出戏演完吧!」

??「好啊,还要我们再做什麽?不,你是不是在玩我们!」老婊子的本性又出来了,唉,难怪人家说,猪,牵到北京还是猪。

??「我可是说话算数的,只要你们把戏演完,我就会告诉你们的。来吧,你们摆个69姿势,互相玩对方的穴吧!」

??「可是,那根东西插在那里,可不可以先拔出来?」

??「好啊,小婊子,你过去帮她拔出来,再插到老婊子的屁眼里去。」

??「不能这里,好了好了,不要拔出来好了。」

??「那可不行,我是导演,你们都要听我的。我现在命令小婊子把冰鸡巴拿出来,插到老婊子的屁眼里。」

??我一意孤行,小婊子自然也不敢怠慢,她左手分开婆婆已经冻得发紫的小阴唇,右手拿出了那根已经减少了不小的冰鸡巴。

??「唔,已经融化了不少了,现在已经很细了,你的屁眼应该可以承受吧!」

??「请饶了我,我不想再这样了,我要冷死了,求求你了。」

??「哦,要麽就用你自己的手把它插到你媳妇的骚穴内,要麽就让十几个男人来干你,或者也可以在县里裸奔什麽的……」

??「不行,不行,求你了,我受不了了,这样下去会死的,我会死的。」

??「老婊子你怎麽可能这麽轻易就死?你的老穴已经久经阵战了,想当年你可是陪过县长、县委书纪等很多人才让你丈夫当上公安局长的,被那麽多杆枪操过的你都没死,怎麽就怕了这麽一根冰鸡巴?」

??隐私被揭露,而且就在自己的媳妇旁边,老婊子只能低低地啜泣:「不要再说了,我什麽都肯干。」

??「那就好,小婊子来吧,准备好了。」

??媳妇用着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婆婆,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婆婆居然是这种人,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直到我叫她才唤醒了她。

??「啊,这……这……」有点语无伦次起来,小婊子只是傻傻地盯着我。

??「不要这样看我,那些都是她自愿的,为了让丈夫能够向上爬,她可说是费尽了所有的资本。这些都是事实,我只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如果连这个现实都面对不了的话,也许我要说出的大秘密会让她吓死也说不定。」

??「得了,你也不用再装哭了,好好的演戏吧!只要一演完,我就会告诉你们所有的秘密。来吧,我们继续,小婊子,拿冰鸡巴插进你婆婆的屁眼。哦,告诉你,不用担心,她的屁眼早就被人操得其松无比,这种东西可说是不在话下。来吧,老婊子,拱起屁股,用自己的手把屁股蛋儿扒开。」

??这样的狗交式,也许换作是大姑娘、小媳妇是不敢作的,但是此次的对象是这个老婊子,她倒是知道抵抗也没有用,在我将她精神的防守全盘催毁之後,她已经再没有任何自尊可言了。

??我看着还是有点犹豫的小婊子,大喝了一声:「还在磨磨蹭蹭做什麽?快点给她插进去,然後赶快把戏演完!」

??冰鸡巴倒是毫不费劲的插入,小婊子长吁了一口气。

??「快点伏下,用69姿势,你们两个用力地舔,而且脸上要带着笑容。」

??已经到戏的重点部份了,真正的好戏要开锣了!两个女体纠缠在一起,刚开始时她们还有点犹豫,但是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很快地两个淫妇已经大舔特舔起来,不时发出「啧啧」的水声。我的镜头从各个角度拍摄着她们淫乱的场面,哈哈,乱伦见得多了,又有谁见过婆媳之间的?

??这种时候,她们大概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了,在我拍摄的过程中,她们居然还主动把对方的穴扒开,让我的镜头仔细地摄下所有的片段。

??哇!这两个女人的口技不直不是盖的,如果真的吃是男人的鸡巴的话,也许会被她们搞得精尽人亡吧!只见她们龙虎精神,你来我往,把阴户舔得是没有一丝地方漏过,而且精彩的高难度动作更是让我瞠目结舌。

??这是什麽,是性技表演吗?还是两个淫妇的本能?尤其是小婊子,都已经挺着个肚子了,可是动作的熟练度绝对没有任何降低。哇啊!我称赞着,用摄录机忠实地记下了这些。

??两人的喘息大了起来,可是却没有谁首先放弃,她们都在坚持着,用手指、用舌头、用嘴唇刺激对方的阴蒂、阴门、阴唇以及任何可以刺激的东西,也许刚开始是被我逼的,但是此时即使我逼她们分开也是不太可能的了。

??两个淫妇,倒是真的凑成了一对,我看着心头真冒火,可是也没有办法,只能强忍下来,继续用摄录机拍摄着,毕竟还是生意第一嘛!

??《婆媳之间的不伦关系》,我已经为这个片子想好了标题,如果真的能够发行的话,我想大概会赚得很多钱吧!尤其是演员之一,一看就知道是个孕妇,嘿嘿……这可是难得的珍藏。

??极力地掀开对方的阴唇,用手指、用舌头、用嘴唇,任何可攻击的地方都绝不放过,女人之间的战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她们的阴唇都被吸得肿胀了起来,虽然一个是深红色,另一个是黑色的,可是看起来都好像一样。因为同为女人的关系,彼此都知晓女体的任何敏感之处,这场战争也许永远都是半斤八两,只便宜了我这旁观的人大览春色。

??「要你死,啊……呜……不行了,用力一点……」美妙的呻吟从她们的口中传出,彼此吸引的女体在抵死缠绵着,心花开了又放,放了又开,就好像没完没了般地延续下去。

??真是盛开的疯狂之花啊!脱离了人世间一切障碍的人们正在享受着极乐的果实。她们体内洋溢着的激情浓得化不开,特别是老婊子的屁眼内还有一根快要消失的冰鸡巴,更是让她如痴如颠地享受着屁眼被充实的感觉。

??「啊……好舒服啊!太爽了,呜啊……」迷离的性器在狂乱地绽放,被春情推动的两人体内涌出大量的爱液,整个房间内都充斥着淫乱的气息,一切看来都将继续下去。

??起起伏伏,时沈时落,肉慾高涨的婆媳间的纠缠永无休止。在她们之间似乎也可以感觉到浓浓的爱恋,彼此间的关系像是消失了,再也不存在任何隔膜。世界变得更宽、更大了,两人就好像淋浴在纯洁的圣光之中,灵魂得到了净化与升华。

??积聚的能量在腰间爆炸,把她们的意识炸成了无数片,飞散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永恒地漂浮在那儿。蓝蓝的海水包围着她们,圣歌在她们耳边奏响,纯真的天使也在欢迎着她们来到了天堂。穿越过无数的高峰,再堕入无底的深渊中,体内乱窜的电流唤醒了漂荡的灵魂,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

??她们的脸上呈现的是完全的满足,而我的摄录机也记下了一切。

??就在她们从娇喘中恢复过来时,我走了过去:「表演真的精彩极了,两位女士,让我来告诉你们这个秘密吧。嘿嘿,历史又在重演了,明白我的意思吗?」

??两张满足的俏脸刹时变得花容惨淡,眼神也黯然下来了,留下的只是无言!

??「哈哈……想不到吧?你的儿子根本就不是你老公亲生的;同样,你媳妇的孩子也不是你的儿子亲生的。你们的身体通过漫长的时光重叠在一起,一切都像是在开玩笑般,也有可能是被诅咒吧。嘿嘿……」

??永久的无言……